吴恩远丨俄新编历史教科书:把被颠倒的历史又颠倒过来

吴恩远 2020-07-29 浏览:

二、新观念、新标准

俄罗斯编写新教科书首先面临两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一是以什么思想观念统率教科书的编写?这好比是新教科书的“灵魂”,为此提出了教科书的“新观念”。二是选择什么样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进入教科书?这好比是构筑教科书的“血肉和骨架”,为此提出了教科书的“新标准”。

早在2007年普京第一次会见历史学家、商讨历史教科书时,就提出编写教科书需要统一的标准,强调新标准的实质是适应时代要求,立足于对学生思想的培养。2013年2月19日,普京提出编写教科书需要“统一的观念”:俄罗斯历史是合乎逻辑发展的不间断过程;其中每一个历史发展阶段都是相互影响的;必须尊重国家发展的每一页历史;俄罗斯国家的命运是由不同民族、传统和文化融合而成的。这使“新观念”的内涵更加具体化了。

受总统委托,俄罗斯历史学会制定了俄罗斯统一历史教科书的“历史文化标准”。“新标准”是学校历史教育内容的依据,既适用于基础教育,也适用于深入研究历史和人文学科的职业教育。它主要包含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要求学生通过历史教学接受的基本原则是:公民社会的价值(法律至上、社会和谐、国家稳定、自由与责任等);俄罗斯历史发展各阶段的传承性;近现代历史上妥协和相互尊重是处理国家与民众关系的必要条件;明确掌握俄罗斯历史知识的意义,等等。

第二,对俄罗斯每一历史阶段列出了主要资料清单,规定了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的内容。例如,新标准列出了从古代到近现代历史的章节内容,每一章也列出了需要编写的主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这就意味着,自此以后,不是什么书都可以称之为“历史教科书”,对于俄罗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及重要人物,写什么、不写什么,都有了国家规定的标准。

第三,提出了对一系列引起社会激烈争论的“历史难题”的基本观点。苏联解体后的一段时期里,对于苏联时期几乎所有重大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的评价,社会上都存在不同的甚至是针锋相对的观点,给许多教师造成教学上的困难。围绕这些“困难问题”,俄罗斯历史教科书工作小组在学界组织了多次讨论。丘巴里扬院士代表工作小组向普京汇报了对20世纪俄国革命的看法。第一,1917年二月革命、十月革命以及后来的国内战争,较之其他国家类似的革命,完全可以称之为“伟大的革命”,大多数人都能够接受这个观点。第二,对于怎样评价苏联社会,较为一致的意见是:20世纪30代苏联选择了一条现代化道路,其中既存在积极因素,也由此产生了某些消极影响。第三,关于苏联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包括中亚国家、高加索地区加入联盟,某些人认为这是俄国殖民化过程,工作小组认为,不仅要注意到统一多民族的特点,更要注意这些民族加入联盟的结果,从其经济的发展、政治声望的提高、国民意识的增强等方面看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发展成就。

普京对此总结道,对某些历史事件的评估,如彼得大帝改革和卫国战争的代价的评估当然是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要看到这些事件的结果和影响。一些人认为,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欧国家陷入斯大林体制的黑暗之中;但是,如果德国法西斯在这些国家胜利了,那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可以说某些国家将不复存在。普京强调:编写历史教科书的目的在于,不仅使我们的民众了解国家的历史并知道如何客观评价历史,更重要的是,通过历史的学习,每一个人明确自己对我们现在生活着、并且将来仍将生活着的国家,应该担负的责任。

三、新编教科书的结论

在俄罗斯教育科技部、国家历史学会和历史教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2016年俄罗斯新版历史教科书通过国家审定,正式成为俄罗斯学校统一使用的教科书。涉及20世纪俄罗斯历史的有两个版本:一是教育出版社发行的《俄罗斯历史10年级教科书》(托尔库诺夫院士主编),共3册;二是大鸨出版社发行的《俄罗斯历史10年级教科书》(沃洛布耶夫院士主编),共1册。之所以称它们为俄罗斯官方认定的教科书,是因为它们具有两个非常鲜明的标志:

一是扉页上明确写道:“本书经过俄罗斯教育科技部推荐”;

二是封面或扉页上明确注明:教科书按照国家统一规定的“历史文化标准”编写。限于篇幅,本文着重介绍由托尔库诺夫主编的《俄罗斯历史10年级教科书》(从1914年至21世纪初),该教科书对学界比较关注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都作出了新的结论。

1.关于十月革命的意义。

苏联解体后,有一种看法,把苏联解体归咎为十月革命的“原罪”。如俄罗斯政治学家Д.А.沃尔科戈诺夫说:“苏联历史的悲剧是由列宁的社会主义实验预先决定的。”

查看全文
14
2
0
3
16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