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华:俄罗斯为何打响“历史保卫战”

张树华 2013-05-31 浏览:

  对前苏联的“挖根”、“掘墓”,割裂、否定历史,使俄罗斯痛感民族精神的丧失。普京说,俄罗斯应该保留自己民族精神的特点,俄罗斯民族不能迷失自己。

  2013年5月9日,在庆祝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阅兵式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讲话强调要传承俄罗斯精神。这和普京不久前恢复劳动英雄称号以及再次要求对青少年进行国家历史教育一样,普京回望历史再次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出现了政治紧张、社会冲突、阶层分裂和派别对抗的趋势。俄罗斯社会长期潜伏的民族、宗教矛盾开始抬头,在西方政治势力的插手和怂恿下,甚至有引燃和爆发的态势。外部压力与内部矛盾交织迫使普京当局未雨绸缪:一方面严格执法,强化对反对派的政治打压;另一方面积极倡导爱国主义和青少年历史文化传统教育。普京认为,应对思想和政治挑战,强化俄罗斯青少年的国家观、历史观和民族认同十分关键。而优秀的、统一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又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关键所在。

  汲取教训,纠正历史领域的混乱局面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在戈尔巴乔夫“公开性”和“新思维”政策的影响下,苏联境内外激进政治势力大肆抹黑苏共和苏联社会主义历史。戈尔巴乔夫大肆鼓吹“民主化”和“消除历史空白点”,酿成了苏共后期的“反思历史热”和“清算历史”运动。1987、1988年以后,一些苏联作家、记者和编辑热衷翻历史旧账、歪曲历史记忆,鼓吹“去苏联化、去红色化”,大搞历史翻案和社会复辟。他们借反思历史之名,趁机诋毁苏共,怀疑十月革命,否定苏联社会主义。照搬西方学术界“极权主义”等概念,污蔑苏联,怀疑和歪曲列宁,全面否定斯大林,妖魔化苏共。很快,苏共就像失去灵魂的泥足巨人,轰然倒下。

  在这股历史反思热潮中,当时的苏联各类学校的历史教学活动首当其冲,受到“肢解历史、改写历史浪潮”的冲击。1986年11月,戈尔巴乔夫指责苏联历史教科书存在着“公式主义、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要求重新编写教科书。而后苏联高校一些党史、国际共运以及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等纷纷改名或关闭,相应课程被迫取消,有的教师改行,苏联教育部不得不在1988年6月宣布取消该学期的中学历史课程的考试。

  叶利钦出任俄罗斯总统后,全面否定苏联社会主义历史,宣布“由一种意识形态占垄断地位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在教育领域推行“非政治化”、“非意识形态化”。实质上这是全盘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西化、自由化政策,而俄罗斯历史研究和教学领域继续混乱不堪。1994年12月,俄罗斯教育部提出:废除人文学科教学的统一的国家意识形态的垄断,实现研究历史概念方法的多样性,更新历史教育内容。之后“去苏联化”、“去苏共化”、“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书籍泛滥,否定历史、自我抹黑的教材大行其道。美国的索罗斯基金会也趁机给原苏联各国出资,赞助撰写符合西方口味的教科书去占领学校讲堂。

  应对外部思想侵袭,维系统一的文化空间

  苏共败亡和苏联解体之后,一些独联体国家为了巩固“独立”地位,纷纷寻找本民族的“文化根源”,独自编写自己的历史教材。在西方势力的支持下,这些国家在历史领域开始了“去苏联化、去苏共化”的进程,凸显“政治独立”和“西化”立场。一些东欧国家和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政治势力有意诋毁苏联和苏军在二战期间的历史作用,甚至把苏联红军与纳粹占领相提并论。波罗的海三国认定二战后是“被苏联占领”而非从纳粹铁蹄下“解放”。

  2003年以来,在积极支持和策划俄罗斯邻国的“颜色革命”的同时,西方舆论界掀起了一股批判俄罗斯的浪潮。2007年欧洲议会通过所谓“批判共产主义的决议”。与此同时,美国在华盛顿设立所谓“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支持格鲁吉亚设立苏联恐怖博物馆。欧美大国力挺东欧和波罗的海一些国家在历史问题上对俄罗斯进行挑衅。2007年夏天,英国《泰晤士报》称“这是普京在宣传自己的历史观”。而美国《华尔街日报》则指责普京“妄图改写历史”。

  面对苏联周边国家在历史和文化领域的“反俄”、“去苏化”行为,俄罗斯社会各界痛心疾首。一些有识之士指出,如今俄罗斯所面临的外交和文化困境,实际上是苏联解体的“后遗症”。正是苏联社会对自己“挖根”、“掘墓”,割裂苏联历史,否定苏共领袖人物,才导致今天的“自欺欺人”和别人的“忘恩负义”。

查看全文
张树华
张树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