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赵皓阳 2021-04-08 浏览: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赵皓阳

  我在去年分析美国大选的一系列文章中,不止一次提出过这个观点:特朗普固然是危险的敌人,但是他打过来的子弹都是明面上看得见的,比如贸易战、加关税、制裁高新技术企业等等;而民主党人一贯喜欢玩阴的,喜欢和平演变和意识形态输入,喜欢培养其他国家的买办势力和美国人的亲儿子,玩一出“堡垒从内部攻破的把戏”。

  最近的美国政客频繁炒作新疆问题就很有代表性,第一,无非是为打压中国找一个借口,就像当年制裁华为一样,没有什么理由,就说华为侵害了他们“国家安全”,说制裁就制裁,典型的流氓嘴脸。这一次因为全球疫情,制造业大量向中国转移,尤其以纺织业为最多。现在美国和欧盟已经借用新疆棉花的话题,禁止大量中国纺织品进口,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第二,之所以选新疆问题,还是因为西方传统管用的“民族叙事”“种族叙事”,而缺乏“阶级叙事”。讲道理哈,你要是说富士康强迫劳动血汗工厂,或者说华为搞996我们要抵制他,中国的“打工人”们还能多多少少有点共情,你扯个新疆的事想骗鬼呢?真当中国人没几个去过新疆?

  当然,他们不是骗鬼,他们骗的是本国民众,是挑拨中国与欧洲的关系。我在《黑人、同性恋、难民:被政治正确绑架的西方文明》《失传的屠龙术:美国黑人运动与“黑豹党”的往昔荣光》这两篇文章里分析过,西方没有阶级叙事,他们只有种族叙事。你要说什么种族迫害、民族压迫,欧美老百姓们马上就明白了——哦哦这我懂,我们老祖宗干过。

  我就有那么两三次机会跟傻逼欧洲人聊过新疆西藏问题,能把人给气死。你跟他们有理有据的辩论,告诉他们什么是农奴制,什么是宗教贵族,什么是解放什么是现代化,能把他们驳得哑口无言。但是你能看得出来这群逼们就是不服气,看得出来他们牙缝里面还藏着什么多元文化、民族自决之类的屁话来。他们长时间就处在信息茧房之中,固执与傲慢让他们不想去接触其他角度的言论,变成了一个个偏执的蠢货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要打压中国,只不过民主党的招数更阴险:特朗普虽然凶狠地打压中国,但是他一己之力证明了普世价值的虚伪与荒谬——他先破除了美国的理论自信;而拜登上台之后,修修补补“普世价值”这面旗子又要立起来了,他们又要用这面大旗对我们进行价值观输入了。特朗普是明面上的坏,民主党人是暗戳戳的坏,大家只需要记住一点——打压中国崛起是美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今天我们选取2011年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来看看当年美国民主党人对我们丧心病狂的渗透。之所以选择2011年,首先因为距离现在整整十年,正好是一个周期;其次2008年奥巴马上台后,美国理论自信道路自信达到了一个峰值——看我们选出了一个黑人总统,普世价值多么伟光正啊——相比而言特朗普好就好在这里:把普世价值的虚伪自证的一干二净。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2010年12月阿拉伯之春爆发: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开始,美国“普世价值”煽动下的抗议浪潮迅速席卷埃及、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巴林、甚至美军占领下的伊拉克。“阿拉伯之春”先后导致140多万人死亡,并给基础设施造成近1万亿美元的损失,1500多万人沦为难民。而被认为是“阿拉伯之春”典范的突尼斯,并没有因为推翻旧政府而走上新道路,该国GDP增长自2010年以来一直停滞不前,人均GDP甚至一度从4000美元下降到3600美元,失业率约高达35%,大片国土都成为了恐怖分子的温床。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参加阿拉伯之春的当地武装分子合影)

  当然这一期都是后话,彼时普世价值借助阿拉伯之春的东风,一时间在全世界风头正劲——而这一股妖风,也自然吹到了中国。2011年堪称是中国意识形态之争距今最近的一个大漩涡,让我们再来完整地回顾一下当年的历史,感受一下曾经暗流涌动与山雨欲来的和平演变:

  2011年1月6日元旦刚过,《新京报》就隆重推出了社论《为民企说话,也是为老百姓说话》,公然混淆概念,为资本家张目。要知道,和平演变的排头兵,就是买办资产阶级、媒体人、自由派教授、网络公知,《新京报》的这篇社论,无疑可以看做一年中轰轰烈烈和平演变的一个缩影。

  2011年1月11日,李际军、罗毅等解放军将领,上书呼吁在2013年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时播出十年前被封存的电视剧《抗美援朝》,因为相关外交口人员的反对,最后这一呼吁不了了之。我国公开大范围高调纪念抗美援朝一直等到了去年——2020年。这些也可以看出当年我们面对美国关系时的纠结。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1年1月19日,钢琴表演艺术家郎朗在中美领导人的国宴上演奏了电影《上甘岭》主题曲《我的祖国》,引发了美国反华媒体和互联网公知的一篇抨击。你很难想像:一位中国钢琴表演艺术家演奏深入人心的“一条大河波浪宽”,竟然会引发国内一众公知狂吠,他们表示当着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面表演抗美援朝歌曲实在“不合时宜”,上演了一出当代荒谬的“友邦惊诧论”。对此郎朗回应:“《我的祖国》是中国人心中‘最美的歌’之一。别把艺术的选择泛政治化。”

  2011年2月19日上午,海南文昌市龙楼镇毛泽东主席的雕塑被房地产开发商推倒,图片被愤怒的群众发布至互联网,引发轩然大波。事后海南亿隆城建投资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姚璃琪表示,毛泽东雕塑被推倒,属施工人员操作不当造成。然而当地愤怒的群众表示:开发商推到主席像后,根本没有安排人善后或清理,雕塑碎块堆放在原地有五六天时间。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就在毛主席像被房地产商推到的一天之后,2011年2月20日,发生了那件非常非常著名的事件: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王府井街头参加了美分、公知、带路党等反华势力的集会,意图在中国复制“阿拉伯之春”。事后洪博培发表了那句知名的反华言论:take China down。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1年3月,知名新自由主义社团“铅笔社”发表文章《禁酒与毒品》,公然鼓吹交易毒品合法化。从此拉开了新自由主义的疯狂:2011-2014年间,铅笔社以网易、南方系为主要阵地,公然鼓吹性交易合法化、代孕合法化、持枪合法化、买卖儿童合法化。被解散后,“铅笔社”的主要成员们也“散是满天屎”,与当今的自媒体如大象公会、回形针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1年4月21日,《新京报》与搜狐财经搞了一个专题“三万亿外汇储备怎么花?”公然宣扬财富转移与买办学说,处处为美帝考虑,把中国廉价劳动力辛勤劳动吃苦受累赚来的宝贵外汇,又要给美国输血输回去。这个时候买办阶层已经彻底连脸都不要了。

  2011年4月26日,臭名昭著的公知茅某轼,在财新网博客上发表文章,用恶毒的语言造谣污蔑、攻击抹黑毛泽东主席,一时间激起广大民愤。5月,民间爱国人士组织了起诉团,前往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茅某轼,但被当地警察驱散。

  2011年6月28日,基辛格访问重庆。基佬又开始在中国的布局了,这一次找的点也颇为微妙,选在了彼时民族主义热情最高涨的重庆地区。

  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动车事故,公知趁机掀起了攻击国家的舆论风潮。南方系等媒体持续攻击铁道部,成为铁道部拆分、以及中国高铁发展延误的罪魁祸首,其危害遗毒至今。2021年的新闻系授课中,曾经的“神论”都被当做正面材料,继续洗脑下一代人。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1年7月30日,黑龙江省方正县为“满洲开拓团”立碑,引发网民声讨。愤怒的爱国群众前往黑龙江,砸烂了为日本侵华立的牌坊。然而在央视新闻报道中,名嘴白岩松在节目中批评群众“不理性”,孔庆东怒斥:“他一向崇拜当官的,美国就是白岩松的亲爷爷”。白岩松反斥:孔庆东就是千千万万暴民中的一个代表。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1年8月12日,骆家辉上任驻华大使。上任后积极与公知、买办、媒体势力相勾结,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与大地产商潘石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关系。随后奥巴马宣布了著名“重返亚太”“亚太平衡”的策略,美国对华的和平演变与意识形态入侵,进入了一个新高潮。

  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在《2020年第四次“毛泽东热”:他虽然离开,但他一直都在》这篇文章中讲解过,2011年不仅仅是美国和平演变最剧烈的年代,更是轰轰烈烈的第三次毛泽东热。

  2011年9月9日,民间自发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35周年的活动在各地频频出现,更有大量纪念文章、视频发布于互联网。CNN当年的新闻稿就评价说:“这是近年来前所未有的【毛泽东热】现象”。红歌会、座谈会、红色读书会在全国各地雨后春笋般成立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人民群众对于公知和精英们掀起的历史虚无主义、逆向民族主义浪潮最有力的回应。

以史为鉴:十年前的美国民主党,是这样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

  2012年开始,全国各大城市开始兴起唱红歌的运动,在2013年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时达到顶峰。此后,国家开始重视互联网舆论场,打击公知、美分、逆向民族主义者的反动言论,治理无良媒体和无良平台,舆论环境逐渐清平。

  如今十年一个轮回,以美国新总统拜登为代表的民主党重新执政,可以预见到他们将对中国采取一边拉一边打压的策略:拉的是买办势力、公知精英、媒体人,要把特朗普断的狗粮补上;打的是中国企业、全体中国人民,以及中国崛起的历史趋势。如今,国家越来越重视舆论场的治理,但是美国意识形态入侵又展现出了新形势:通过教会势力与NGO组织渗透,在民族宗教问题、两性矛盾、环保问题等多种角度入手。本文主要是回顾历史,日后我会详细些文章分析上述这些现实问题。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