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美国露出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底色

郭松民 2021-01-11 浏览:

美国露出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底色

 

郭松民

01

  美国的“一月风暴”即“占领国会山”的行动尽管失败了,但重创了美国的国家机器,使它冒出青烟,并发出可怕的“嘎嘎”声,有可能熄火,也有可能爆炸,再也不能像此前那样以一种雍容、高效的形象示人。

  这架机器的真正主人,由此必须亲自走到前台,对机器进行检修,甚至用手动模式直接操纵,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考察一下美利坚合众国政权的本质。

02

  “占领国会山”行动失败后,作为风暴的中心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即时受到了两个方面的限制:

  一是他掌控核武器的权力受到了限制,也可以说是被取消了。“CNN报道说,已有多名现任及前任的国防官员明确表示,美军并不会盲目地听从特朗普的命令。这些官员告诉CNN,为了防止总统非法下令发动核打击,美军已经构建了多层的制衡机制。”

  作为下级军官表示要拒绝服从美军总司令的命令,这居然不是叛乱或者政变?

  二是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个人账号被永久关闭。考虑到美国的主流媒体对特朗普都非常不友好,不可能完整、客观地传递特朗普的声音,这意味着,特朗普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言论自由。

  在美国的政治结构中,总统地位崇高!他是美国国家元首,对内对外代表美国,象征美国的尊严,同时他还是美国行政体系的核心,是美国政府首脑,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主持着美国政府“效率的部分”。

  今天,美国统治集团对特朗普的限制,使美国总统这一职位的尊严荡然无存。

  当下的特朗普,更像是一个战败国的首脑,比如麦克阿瑟管制下的日本天皇。

  特朗普的处境,不经意间,验证了一个曾被一些人视为过时的马列主义真理:

  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而阶级统治的本质是专政,要么是资产阶级专政,要么是无产阶级专政。

  尽管特朗普贵为美国总统,在美国也享有巨大的民意支持,但是,当他的所作所为违反了美国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的利益之后,他也逃脱不了被专政的命运——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遗憾的是,由于“多年不读马列”,国内很多主流精英并不能理解这一切,比如胡锡进就在惋惜他的精神家园的堕落:

  “总统不像总统,反对派不像反对派,政治斗争原本不该是这样的。它不是美国立国者当初设计三权分立时所希望的。”

  “原本”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三权分立”就不是资产阶级专政了吗?

  笑话!

03

  自从国家诞生以来,所有的国家,都是阶级统治的工具。

  但资产阶级和历史上的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空前地强大。

  在欧洲,当资产阶级开始从国王手里夺取政权的时候,已经在封建国家的外壳里发育得很成熟了:他们掌握着生产资料、掌握着最新科技、掌握着财政大权、掌握着媒体(也因此基本掌握着文化领导权)、他们整合的很好,也有比较一致的价值观,控制着大部分的上层建筑,等等。

  资产阶级民主(我指的主要是选举式民主),本质上是这种“成熟的资产阶级”选择的结果,这种形式对他们非常有利:便于他们用金钱和舆论操控政治,便于平衡资产阶级内部不同集团之间的利益,选举政客成为他们和无产阶级之间的一道防火墙……

  最重要的是,如果哪个政客胆敢违背资产阶级的利益,由于资产阶级亲自掌握着大部分的资源和舆论,可以很容易让他灰头土脸,寸步难行,乃至黯然下台。

  所以,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一般不太担心“中央出修正主义”,因为资产阶级可以作为一个阶级采取决定性的政治行动,来确保他们的专政和利益,总统不过是他们的工具罢了。

04

  一个国际共运史上“天问”一般的问题是:为什么十月革命之后出现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采取选举式民主?

  其实,只要和资产阶级略作比较就明白了。

  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时,远没有资产阶级夺取政权时强大和成熟:无产阶级没有掌握生产资料,也没有掌握舆论工具,甚至整个上层建筑都不在自己手中,大部分成员在政治上仍然处于“自在”的状态,离开了先锋队的组织领导,就无法采取有效的政治行动……

  所有这些因素决定了,无产阶级无法像资产阶级那样实行一种用民主形式包装起来的专政,而必须在先锋队的领导下实行一种直接的、没有“包装”的专政。

  但这种状态是不稳定的,从根本上说,无产阶级也必须成熟和强大起来,最终用民主的形式来实现自己的专政。

查看全文
郭松民
郭松民
《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
2
0
0
12
1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