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后应该留意什么局势?

王裕庆 2020-11-23 浏览:

美国大选后应该留意什么局势?

王裕庆

美国大选后应该留意什么局势?

  随着美国2020总统选举结果,拜登的当选出炉,我们会发现今年美国总统的选举已经呈现美国社会内部的意见分歧,不过在笔者看来社会上认为所谓美国会为此发生内战或暴乱的论调,是完全没有根据的,那是因为特朗普虽是现任美国总统,但事实上特朗普并未完全掌握美国的党政军特等系统,而美国党政军特系统的国家机器也不是任何执政者能随便可以碰触的,然后其国家机器也是自动运行。换句话说,我们社会上的很多分析,就完全是以中国制度来思考美国制度的走向,而未了解美国制度的游戏规则与现今美国清治系统在网络社会上快速布建解决的问题情况。所以,我说美国的国家机器是小地方可能糊涂,但在国家利益之前恐怕就不会糊里糊涂,而是充满政治计算的。极绝对不是一些评论那样,思考肤浅或绝对押宝哪方。当然,未来中美关系虽然会有一定的改善,而且拜登的当选也会对两国经济很有帮助,不过在台湾问题上最多是少卖点武器,少对抗中国点,因为本质未变。然后在外交的相处上或许好一点,至少是回归读书人的游戏规则,但我们还要小心美俄关系与中东问题在美国外交上的变化。因此,我们得小心拜登,看起来他有点是扮猪吃虎,常常装笨来骗取对手上当,所以大家得抓住机遇也要顾好朋友,防止美国攻击我们时,遇到孤立情况。

  鉴于这局势发展,笔者有几点观察与建议:

  首先我们得慎防特朗普会在离开白宫交接前可能给世界的“意外”与“挖坑”给新总统跳的情况。尤其是美国这几个月内部仍然会常出现很多荒腔走板的新闻,特朗普会继续一边挑衅各种国际问题,另外一边可以仿照1960年底“黑白冲突暴乱”的案例,出动军队镇压最近“黑命贵”与反对自己的暴乱游行,企图利用“紧急状态法”与《叛乱法》推翻和弱化美国宪法,搞紧急状态的类戒严,完成他延续担任总统职务的目的。而且,美国的防疫仍然会在大选结束后,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失败,而美国国内因新冠的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也会爆炸性增加,不论是疫苗出台或不出台,美国防疫已经因政治人物没有“爱民之心”而无药可救了!此外,特朗普还会在最后时刻对台海与南海周边做出更多恶劣的行为,以企图激怒大陆武统台湾,然后他就可以“师出有名”的对华做出更多制裁与具体军事上的动作。例如美国政府可以会突然让美国军舰军机停靠台湾港口与机场,或宣布与台湾“虽无建交之名,而无建交之实”的“类建交”模式,提升美国驻台办事处的层级。甚至,还可能出现突发性在台海或南海周边领海与领空发生军事对峙或冲突。当然,我们更得小心美国会突然侵犯中国南沙或钓鱼岛周边海域领空,骚扰中国海军与空军的生存,或是突然接管台湾在南海的东沙岛,作为他们军事训练或情报训练,针对干预南海与接应支援港独分子的中间基地。因此,我们必须谨慎应对特朗普当局最后的疯狂,适当联合俄罗斯与欧洲友邦和美国内部友华的政治人物对特朗普的轻举妄动,会很有反制牵制作用的。

  之后,明年新任总统拜登如顺利完成交接工作后,基本上国际社会马上会有松了一口的感觉,而且国际社会也会开始一起研究如何共同防疫与复苏经济, 然后大陆也可以开始展开“互利共赢外交”,因此我们不需要太过如现在很多评论分析的那么悲观。只要中国可以坚持好“互利共赢”的战略,基本上全世界(包括美国)也会因需要而与中国重修旧好的。当然,在台湾问题上,两岸关系会因拜登当选,会先局势缓和半年以上,甚至会有不短时间的蜜月期,但由于美国在亚太的发展与利用台湾来牵制大陆的企图本质不变,故而不能不提防。尤其是台湾当局近几年可能会利用所谓“台美军售”大搞所谓的“军民融合”产业链,甚至很多军武需要的“关键技术”,也是通过民间企业的交流获得,然后再发包给台湾当局官方的军武研发与制造单,来“国机国造”或成为亚太美制武器装备的“4S维修与零件供应店”。甚至这“军民融合”军事产业供应链,也会拉动台湾的经济与各阶层的工业发展,还会开始逐渐不稀罕大陆能给的“观光”与“农业”的红利,而开始在经济发展上与大陆“半脱钩”。换句话说,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如果今天台湾当局能出售自制的“F16V”或其他美制武器装备的零件,或欢迎周边各国的美制武器来台湾维修,请问他们从武器供应与维修产业链获取的大批利润,会在乎大陆不出观光团或农产品采购,甚至青年创业里所谓“文化创业”的产业吗?毕竟台湾的经济本来就不是以服务业或农业为主发展,而是依靠工业制造起飞的产业结构,其他产业都会因工业制造的起飞而拉起发展,或得到更多的“补贴”。所以,笔者在某次谈话性节目上,就已经提到这观察,我们真的不能再忽视再宣传“台美军售”仅是“破铜烂铁”的生意,而应料敌从宽的深入研究里面的奥秘。

查看全文
2
0
0
0
1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