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乱投医呵,未准上市的药物都给川哥用上了!

司马南 2020-10-07 浏览:

有病乱投医呵,未准上市的药物都给川哥用上了!

司马南

有病乱投医呵,未准上市的药物都给川哥用上了!

  【传播链应该是从特朗普高级助手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开始,她在白宫与川普关系最密切了...... 图源:环球时报】

  本人当过“三天教授”的那所大学的王文院长,前一段时间有文章提出向美国学习,有人不高兴,指责王文这话不合时宜。

  王文说的是对的,当然要向美国学习,今天依然要向美国学习。要学习美国那些对的东西,好的东西,咱还不会然而有用的东西。任正非老先生亦持这个观点。

有病乱投医呵,未准上市的药物都给川哥用上了!

  这两天给我川哥用上的“抗体鸡尾酒”咱国目前有没有?我不太清楚,但美国人临床创新意识极强,这款还没有批准上市的,仍在做三期临床的药,居然给总统用上了。

  国外媒体有公开报道。

  我滴个乖乖呀,这不是把总统当小白鼠么?

  这个东西到底有效没效?只能说可能有效。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副作用?副作用有多强?只能说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很清楚。那就敢往总统身上用?

  是的,没得用啊。着急呀,有病乱投医呀。

  媒体报道在川哥身上还用了另外一种药一一瑞德西韦,这个药物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一些人认为是治疗新冠的首款神仙药,曾经拿到中国武汉鼓捣了一阵子,结果不了了之。世界范围之内的疗效似乎也没有那么明显,所以在使用了瑞德西韦的同时,给川哥上了抗体鸡尾酒。

  同时用两种药治疗新冠,临床上极为鲜见,可见着急到了什么程度。

  现在的症状是:咳嗽、发烧、鼻塞、全身无力,还没有转成重症,这是最佳治疗期。

  还记得前几个月总统先生逢会便讲一种神奇的药物,他自己在服用吗?对,羟氯喹。福奇博士及业内人士多次讲过这款药没有用,但是老头儿比较固执,把疗效吹上天,说的眉飞色舞。现在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没事儿的时候瞎吃羟氯喹,真有事儿的时候偏偏没有用羟氯喹。诸位,这说明了什么呀?

  谁说我川哥不信科学不讲科学,进了医院,住进总统病房,很讲科学嘛,不仅羟氯喹药物没用,消毒水也没有用。

  世界范围之内的统计规律,这次新冠病毒,年纪越大病情越容易加重,美国新冠死亡病人中65岁以上(妈呀,我在这里边)占了80%。

  《柳叶刀》杂志,对中国数百名患者所做的比较报告披露,必须入院治疗的患者中,10~19岁的只占0.04%,70岁到79岁这个年龄段的高达16.6%。

  如果超重的话,后果极其严重,我们这个川哥身高1米9,体重110公斤,身体质量指数为30.5,属于肥胖型,这个肥胖增加了危险性。

  肥胖和糖尿病和高血压相关度比较高,现在不知道川哥这两个指标究竟怎么样,我们不便做猜测。

  新冠病毒染上之后,到底病情怎么发展,还和遗传前期病史及其他的健康问题有关系,比方说,如果你有心脏病,或你的免疫系统比较虚弱,那就比较麻烦了。

  川哥这方面的情况保密很好,外界也不太清楚,去年6月份的时候,川哥有一次下台阶,踉踉跄跄迈着小碎步,离了歪斜,引发了人们的猜疑。还有去年的11月,他曾经突然到医院(就是本次住院的这所医院,全名叫华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接受检查(对外没有公开这个行程),让外界猜测,他有微中风的风险。

  公知编造的关于塔国人人平等的神话太多,好多人误以为总统副总统到医院看病也跟其他人看不多差不多。华特里特医院有专门照顾全塔国核心VIP几个人的部门,名字有点奇怪,叫“医疗评估治疗部“,只负责一正几副的大官。当然条件最好,设备最好,且满足对隐私和安全绝对需要。

  上个月总统医生反驳说,川哥从来没有中风啊,也没有急性心血管问题,他的身体非常健康。他自己则喜欢对外说,没有人比我更懂我的健康状况,我的健康状况良好。为了显示他健康,他故意不带口罩,故意在人前挺胸迈大步,谁知这么健康的人这次不幸染上新冠,行动多少有点蔫儿。

有病乱投医呵,未准上市的药物都给川哥用上了!

  【配图是这所医院总统病房】

  祝这位老先生好运,希望他们两口子都能早点痊愈。对医生来说,没有好人坏人只有病人。从自然人的角度来说,我们当然希望这位74岁的很有喜剧感的老先生能够健康长寿。

  但这并不等同于我们忘记了美国第一政客的野蛮、粗暴、无礼、残酷,对其所推行的踩踏中国底线,取消中国人生存权发展权的行为,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并希望他的那些政策和行为早日寿终正寝。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1
0
0
4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