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前瞻,及特朗普万一连任的展望!

董玉振 2020-09-20 浏览:

美国大选前瞻,及特朗普万一连任的展望!

董玉振

  特朗普这个人的运气看来不错,今年的疫情本来是他的致命败笔,经济表现不能指望,本来提前判了他的“死刑”。但黑命贵运动走向极端化,民心思稳,似乎又成功的为特朗普加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睡不醒的状态,加上那个实在无法给人好感的副手搭档,这些都变相为特朗普加分。甚至说,现在特朗普的竞选态势在三个月前都是不敢想象的,他确实有连任的可能。

  美国大选似乎已经台湾化——选民不得不在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不太烂的。

  如果投票一切正常合规,那么,特朗普这次连任是大概率事件。

  “如果”不合规呢?

  这次民主党发明了邮寄选票,为一切准备了可能。所以,特朗普能否连任,还有着一些不确定因素。考虑到共和党高层(包括布什家族)很多人都转投拜登,精英阶层要是干起坏事或允许干坏事,那小老百姓的选票就民主不起来了。

  考虑到希拉里前些日子呼吁拜登在选举当日,即使败选也不要认输。似乎为民主党准备玩阴的埋下伏笔。如果邮寄选票的统计拖延太久,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离谱点想,1月20日还难以确定谁胜选(不知道是否民主党能玩到这个程度。反正特朗普败选也未必会痛快承认,这次大选在尖锐对立下,要和平收场,难!除非得票差太远),那众议院议长就只好暂时代理总统之职。那道“美丽的风景线”就会遍地灿烂了。

  总之,这次美国大选非常重要,也会加剧国内的阶级及种族矛盾,不论谁当选,美国社会的撕裂都无法弥合。特朗普当政以来最大的“贡献”就是将美国国内矛盾表面化。但对中国来说,我和众多专家的观点相左,特朗普当选对中国不是好事(参考:检讨中国对特朗普定位的误判及建议)。拜登扶不上墙,只能靠在共和党精英阶层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民主党施展魔法(美国政治中的魔法太多了,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美国干不出的)来灭特朗普了。对中国来说,特朗普连任还埋伏着更大的凶险因素。

  假如特朗普真的能够当选呢?

  特朗普第一任期和最近接二连三地促成中东和东欧国家与以色列建交,可以看出特朗普讨好犹太资本和媒体集团的用心。很难想象,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总统,为了连任不得不临时扮演以色列外交部长角色,白宫变成编外以色列外交部,也真够可悲的。但很多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却在为特朗普叫好,不明白您激动什么。(美联储和特朗普一直不和谐,现在都放话认可特朗普,也是投桃报李,归根结底,美国决定性的权力力量是盎格鲁-犹太资本集团。所谓民主,就是屁民们院子里过家家。真要登堂入室玩真的,谁给你民主的机会?我一向认为,让老百姓一人一票选一个中等以上国家领导人,在理论上是荒谬的,结果上是不靠谱的。)

  但特朗普连任后,更大的挑战可能来自内部。

  很少有人关注副总统彭斯这个人!

  2018年,《纽约时报》刊登匿名高阶官员投书, 指称美国总统川普的行为损害国家,而川普政府内部有一大票人在对此进行「沉默抵抗」。当时被怀疑是白宫深喉咙之一就包括彭斯,他在公开场合虽然对川普恭敬有加,但他野心勃勃。有人指出,投书中有「北极星」(lodestar)这个少见的词,而彭斯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用这个词。

  还有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特朗普已经公开挺自己的女儿伊万卡成为美国首任女总统。2024年,伊万卡43岁,是再等8年至51岁参选,还是趁热打铁,2024年就接着老爹竞选下任总统?43岁这个年龄不算太年轻。肯尼迪参选总统时也是43岁!

  如果是伊万卡51岁时才参选,那么特朗普的继任者会否推举彭斯?

  总之,彭斯必然会根据特朗普的规划来判断自己的得失和机会。如果彭斯看到自己已经不可能获得特朗普支持参选下任总统的话,那么彭斯是否就甘于做八年绿叶然后离开政治的中心舞台?难!

  既然正常渠道走不通,那只有走不正常渠道了。除非特朗普连任失败,否则,只有特朗普第二任期内失去行动能力,就成了彭斯唯一机会。而特朗普并不合美国某些利益集团的口味,则可能为彭斯提供了某种非正常渠道的可能性。

  今天爆出彭斯的一名前高级顾问在17日由“共和党修正和改革政治联盟”公开的视频中批判了特朗普只关心自己的连任,而未能在新冠疫情中保护美国民众。并公开支持拜登。这是否是彭斯的操作,比较难说,但这个敏感时刻跳出来,很值得玩味。彭斯不希望特朗普连任,至少是符合他本人的政治生涯规划的。

  我还记得特朗普第一次参加大选时的两个承诺:一个是审计美联储,一个是重新调查911。这两个在第一任期都没碰,其实也碰不得,否则,他想连任就彻底没门了。但第二任期是否敢碰,不好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想碰其中的任何一项,他就会立即失去行动能力。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政客,但条件是,怎么折腾都行,就是不能碰美国核心利益集团的红线。

查看全文
6
0
0
0
4
0
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