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美国好?还是中国好?

孙锡良 2020-09-09 浏览:

美国好?还是中国好?

孙锡良

孙锡良:美国好?还是中国好?

  2020年,中美先后经历新冠疫情,中美又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相互较劲,两国人民之间的鸿沟正越挖越深,敌对情绪也越来越浓厚。在此背景下,我会经常被问及到底是美国好还是中国好?

  实话实说,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去过美国,自然就没有资格给美国的好坏下结论,如果下了,只能说我是在胡说八道。分析美国现象及美国政治本质属于宏观诊断,对一个国家的生活体验则以微观感觉为主,两者不能混淆。

  判定一个国家的好与不好,一方面要看国内标准,自己的人民多数说好,那也坏不到哪里去,另一方面,还可以看国际标准,如果世界多数国家的人都认可某国家,那这个国家恐怕也坏不到哪里去。就拿美国来说,世界各国仍然有大量精英奔它而去,证明美国仍有特别之处,即使不全面,必定有高处,“人往高处走”的道理中国人是懂的。

  此处要特别提醒一下,人流的吸引力只是一个方面,并不能代表这个指标就很科学,或者说对所有人都适用,流入美国的人,知识水平高的人和家庭财力厚的人都会生活得很好,一般性劳动者或难民跑到美国未必就能过得如意。

  中国有接近14亿人口,顶多也就百分之十的人去过美国,能真正全面了解美国的人占比极低。也就是说,包括我在内的中国人至少九成以上没去过美国,更不可能定居美国,美国的好与坏同我等是毫无关系的。

  站在我的立场,不管用理智的心态看中国还是怀着阿Q精神看祖国,我会坚定地认为:中国就是我心中的最好,最适合我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  

  比美国人贫穷难道也好吗?没有美式民主也算好吗?没有美国那般强盛也算好吗?

  好,不好,不只有发展指标,不只有实用认知,还有情感认知,认定一种事物的好,包含着每个人心中一种特殊的“爱”,当自己涉身其中时,爱的情感成分占据着相当大的比重。我认为美国没有中国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对它没有感情,且不打算投入太多感情。

  有些家庭,住着大别墅,开车大豪车,财务很自由,但夫妻常争吵,三天两头传绯闻,或者再传出严重的家暴。另一些家庭,住着普通的房子,过着普通甚至还有些紧巴巴的日子,但几代同堂,上孝下爱,勤贤相守,健康向上。两种家庭对比,单看局部指标,你能确定住别墅的家庭一定更好?

  民主好不好?当然好,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反对和拒绝。但是,美式民主是否就是终极民主?我看未必。有人骂特朗普防疫不力,美国死人多,全是他的失职。我倒是想为他讲句公道话,美国目前死亡18万多人,有特朗普的责任,更有美国制度的责任,特朗普连给个州长下命令的权力都没有,纽约州长动不动就警告他带军队去视察,否则安全不保。这样的国家,应对特大型疫情是没有好办法的,除了死人方面比较有优势。

  即使死人多,仍然会有很多中国公知吹“民主死人更光荣”。

  我想再反问一下:假如中美换个位置,是中国死亡18万多,而美国只死亡几千人,恨国党们是不是还要骂中国?会不会又要骂中国民主是劣质民主?

  很多年前,我对民主还有另一个描述:民主是药,不是粮。粮食,天天吃是必须的。药,只能在生病的时候吃,或者说防病的时候吃,不能天天吃,不能乱吃,乱吃,会无病而致病。民主,用于维护社会向更好的秩序规范化,那就是良性的,如果利用它来破坏社会秩序,那它就是劣性的。也就是讲,民主这副药也有正负两种作用。我讨厌任何人用格老修斯、洛克和卢梭来教训我,更反对有人用华盛顿来教训我。

  至于说到强盛,那也只能是个周期性定位,美国也许可以强盛一百年或者两百年,但它迟早也会有不强盛的时候,甚至有解体的可能,强盛指标无法对一个国家做固定的描述。中国也有强盛的时候,比如盛唐,比如西汉。再强盛,也有它管不住的地方,美国拿朝鲜和委内瑞拉也是无可奈何。盛唐的时候,一般国人认为是很自豪的时代,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高丽国的国境直接达到了中国今辽宁北部和吉林南部,唐太宗打到辽宁安市城(今盖北县东北)就攻不下去了。

  我讲美国好的时候,有人骂我是美狗,那是因为没有看到我怼美。

  我讲中国好的时候,有人视我是奴才,那是因为没有看到我骂官。

  好,是一个整体判断,整体好中间包括局部的不好,整体不好中也包括局部的好,当不谈整体的时候,就有可能表扬不好中的好,也有可能批评好中的不好,这是解剖麻雀。

  富强,民主,法治,是世界的追求,自然也是中国的追求,我看到了中国的不足,也了解美国的优势,硬要对比,我仍坚定地认为中国好,道理非常简单:我生活在中国,至少有90%以上的同胞也只能生活在中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不是愚忠,我不需要效忠任何人;这是真爱,离开这个窝,我可能活得更没有尊严。

  说中国好,到底好在哪里?  

  好在民意微循环并没有封闭。表面看,这不能讲,那不能说,俨然已经出现言路封闭的局面。其实不然,我现在可以写批评文章,很多人也都在提意见,网络上各类批评信息多如牛毛。单从个体看,我们的意见和批评未能得到直接回应,但实质上是有人在关注着,有机构在关注着,能改的地方,也在不断地改,可能慢了些,没满足我们的主观设想。主循环也可能还存在一些梗,但不可怕,必要的时候,还可以通过介入疗法,时间久了,就会起到一定的去梗效果。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5
0
0
3
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