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中国行动”来势汹汹

张梦旭 张 旺 李司坤 2020-07-31 浏览:

渲染“中国威胁”,成了塞申斯传给巴尔的接力棒。出生于1950年的巴尔是美国历史上首位两度正式履职的司法部长。上世纪70年代曾在中央情报局工作,也在里根政府供过职。从1991年到1993年,巴尔曾在老布什政府担任司法部长一职。此后,巴尔一度离开政府,在美国弗莱森电讯公司担任首席律师,还加入过律师事务所。因巴尔多次批评“通俄门”调查,特朗普对他的评价是:“他在最初就是我的司法部长头号人选。”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是在本届政府一系列反华主张的基础上形成的,以“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等名义强化美国国内的反华气氛。现在看来,美国司法部的最重要职责,早已不再是“司法”,而是利用其近乎无边界的司法权力打压中国。

“服从美国现政府的整体对华规划”

7月23日,美国司法部发布有关“中国行动计划”报告,再度渲染“中国威胁”,如“美国司法部提起的经济间谍诉讼约80%与中国有关,约60%的商业机密盗窃案件与中国有关”。报告列举了从2018年4月到2020年7月,司法部处理的50起典型涉华案件。《环球时报》记者翻阅案情简介发现,司法部似乎将所有与中国有关的案件都打包列入“中国行动计划”之中,如华为孟晚舟案等都赫然在列。记者梳理发现,这些案件主要涉及中国军人隐瞒身份在美国大学做访问学者、中国黑客窃取美国数据隐私、中国窃取美国公司商业和技术秘密等、美国学者(包括华裔)向雇主隐瞒参与“千人计划”、美国(前)情报人员被中国策反等。

除了具体侦办这些与中国有关的案件外,近来美国司法部门似乎已经公开参与并影响美中关系。威廉·巴尔7月16日在位于密歇根州的福特总统博物馆发表对华政策讲话,指责美国硅谷的一些公司向中共进行“企业绥靖”,要求私营部门更加坚决地抵制“中国通过欺骗和霸凌手段接管全球经济的腐败行为”。

美国前劳工部长、现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赖克6月28日在英国《卫报》网站撰文说,特朗普的“连任策略手册”中可以采取撒谎、欺骗、滥用职权等25种方法。其中,第3种方法是任命一个更忠于自己的司法部长,把司法部政治化,这样一来,司法部就会对总统更加效忠,而对特朗普的敌人则毫不手软,可以下令对其不喜欢的行业展开调查。第4种方法是,解雇正在调查特朗普的司法部雇员。第13种方法是,制造各种替罪羊,妖魔化或指责包括中国在内的对象。

美国司法部最近两任“掌门人”的对华强硬言论值得警惕。在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看来,“不管谁在美国司法部长的位置上,都得这么干,否则就会被特朗普一脚踢开”。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司法部长必须服从美国现政府的整体对华规划,如果态度不同“就走人”。包括巴尔在内,美国现在一些行政部门的高级官员,对很多中国学者来说,“显得有些陌生,很难说其中有些人此前对华就有多大仇恨或偏见,但他们到了现在的位置,就必须做出对华强硬的姿态”。当美国领导人说“中国学者学生都是间谍”或白宫又抛出什么奇谈怪论时,他们也得跟着采取一些举措。

在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的过程中,美国司法部扮演了什么角色?袁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司法部就是美国现政府的帮凶。”他表示,美国想要打造一个全政府甚至全社会的对华强硬态势,但美国社会是多元的,很难做到上下一体,所以现在就更强调全政府、各部门的步调一致。袁征说,美国这样做,是觉得自己在“学”中国,认为“中国对美就是各部门协调一致”,所以美国也要建立从上到下、甚至包括国会在内的各个部门统一的对华政策。这其中,司法部是实施对华强硬政策非常重要的一个部门。比如最近两年,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等机构密切配合,重点调查“千人计划”的参与者。

吕祥认为,美国司法部“中国行动计划”开始于2018年11月,但其针对中美两国科研人员的调查和指控行动却在2020年,也就是在美国的大选年进入高潮。其7月23日发布的相关报告表明,司法部愈发成为现任总统的政治动员工具。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该报告看,司法部现在针对的是两个人群:一是通过合法途径在中美间进行正常学术交往的两国科研人员,二是他们随意认定、根本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所谓在中国境内从事对美网络入侵的人员。尤其在后一方面,荒谬性一目了然。美国西东大学法律系教授陆梅吉(Maggie Lewis)近日也表示,美国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有悖美国民权精神。

查看全文
4
0
0
0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