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从基本事实和常识看美国

吴新 2020-07-31 浏览:

一些基本事实和基本常识

 

吴新:从基本事实和常识看美国

1.美国从建国开始就一直是别人打仗我捞油水。趁法国跟英国打得不可开交之机,利用、借助法国力量赢得了独立战争;趁拿破仑跟英国打仗最需要钱之机,购买了路易斯安那;趁俄国克里米亚战争失败之机,购买了阿拉斯加;趁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机,成了世界大国;趁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机,成了全球老大……美国的发迹史就是利用其他强国流血拼命之机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的历史,而不是相反。

2.要保住世界老大的地位,不仅必须防备世界老二,而且必须防备世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如果不惜一切代价赤膊上阵全力打击老二,赢也是输——两强拼命,杀人一万,自损八千,老二打掉了,自己的老大地位也没了,白白便宜了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大打出手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牺牲自己、打掉老二、把世界老大位置白送给老三老四?要是那样,这世界老大也确实当到头了。

3.美国之前的世界老大是英国。历史上,英国对任何坐大到足以威胁自己世界老大地位的国家,都是一个法子:打!法国坐大了打法国,俄国坐大了打俄国,德国坐大了打德国。打来打去打赢了一切对手,到头来却输掉了自己的老大地位。于是,美国就学精了,对能威胁自己地位的老二,不像英国那样亲自扑上去直接打,而是纠集同伙间接打。美国成了世界老大之后,马上把最有能力威胁自己老大地位的苏联定性为最大战略敌人,但决不直接出面硬拼打热战,而是把其他人都拉下水发动冷战,用经济、金融、意识形态超限战瓦解苏联。美国当了世界老大之后,如果是亲自出马,从来都是专拣软的打,只找绝对劣势(或者认为绝对劣势)的对手下手。对没有把握速战速决的对手,如伊朗、朝鲜、古巴等等都宁可采取非军事手段对付。原则很简单:不能给别人以美国之道反治美国之身、坐收渔翁之利坐大的机会。曹操一生断人粮道,最清楚不能给别人同样机会对付自己。美国一生靠别人打得两败俱伤之际自己发迹,最清楚不能给别人同样机会对付自己。

4.美国的最终战略目标是确保自己的世界老大地位。谁威胁了这个地位(或者被认为威胁了这个地位)就要打掉谁。中国如今被认为威胁了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所以被定性为最大的战略对手。打中国不是为打中国而打中国,而是为确保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而打中国。如果不能确保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打赢了中国也不算赢。这就决定了两大具体目标:既要打掉中国,自己又不能因此伤筋动骨丢了世界老大地位。

5.要同时实现这两大目标,就不能自己直接上阵玩命打热战,而只能间接上阵玩花样打冷战。可能的途径有三:

第一,让中国自己搞垮自己——内乱、分裂、内战、“颜色革命”……要让中国自己搞垮自己,就必须让心甘情愿搞垮中国的“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当权。要让“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当权,就必须让毫不掩饰要搞垮中国的政治势力——中国“公知”得势。因此实现这一战略途径关键的关键是“公知”。

第二,重复美国的发家史,借刀杀人,找几个替死鬼跟中国死磕,相互消耗,两败俱伤,自己坐享其成。实现这一条的关键,在于在中国周围忽悠几个不知死活却又自作聪明,以为能借美国势力挖中国一块肉的蠢货向中国叫板。但如今实现这一条也不大容易,历史的教训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让绝大多数国家的首脑都学乖了:二次大战前,欧洲几个大国都想玩借刀杀人、让别人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的把戏。英法想让德国跟苏联打,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苏联想让德国跟英法打,自己坐收渔翁之利。最后都事与愿违,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是英法苏联一起被德国打,让美国坐收了渔翁之利。历史的教训:没足够的本钱,没看透对象,别自作聪明玩什么借刀杀人、让别人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这种损人利己的游戏,硬要玩,到头来挨刀的是自己。如今为了这样那样具体原因敢跟中国叫板死磕的虽然不少,但当真肯真心实意死心塌地牺牲自己成全美国世界老大的蠢货恐怕比稀有动物还稀。

第三,纠集老三、老四等所有势力一起上阵拼命,要消耗大家一起消耗,谁也休想坐大。实现这一条的关键在于让老三、老四等所有势力都认定中国要跨,跟美国一起搞垮中国对自己有利无害或者利大于害,不搞垮中国自己反而要倒霉。

只要中国自己没有垮台的迹象,这一条就很难实现。

6.综上所述,最理想、最现实、最可能、最合算的既能干掉中国又不伤害美国世界老大地位的途径,是让中国自己搞垮自己。要让中国自己搞垮自己,就必须让“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当权。要让“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当权就必须让中国“公知”得势。搞垮中国的战略主攻方向只能是中国“公知”,中国最大最致命的威胁只能来自中国内部,只能来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和支持“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的社会基础——中国“公知”。

查看全文
6
1
0
22
7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