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的亲戚挺过来了,纽约的叔叔却去世了”

佚名 2020-07-28 浏览:

“我在武汉的亲戚挺过来了,纽约的叔叔却去世了”

13年前自美返华的中国知名学者、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向来以“直言”著称。这两天,他的一篇文章又火了。

7月22日,《纽约时报》评论版刊登了饶毅的署名文章:《我在武汉的亲戚挺过来了,但在纽约的叔叔去世了》。

饶毅在文中介绍了自己至亲的命运:和许多老一辈知识分子一样,国民党败退台湾以后饶毅全家人天各一方,他的父亲留在了大陆学医,他的叔叔在台湾生活了20多年后、于1970年代去了经济发达的美国。

此后,美国的发达和先进吸引饶毅的父亲和饶毅前去留学,饶毅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美国公民。

一直以来,他们家都认为美国是更好的选择。但9·11事件以后,他开始质疑美国“民主灯塔”的地位,并于2011年下定决心放弃了美国国籍。

饶毅表示,他有12位亲人在武汉安然度过了疫情,而他在纽约的叔叔厚华却去世了。美国本有机会努力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汲取中国抗疫经验,但美国没有这么做。

开篇,饶毅就直言:中文的444似“死”,为坏数字。向来讨厌迷信的我,非常难过地于5月20日下午4:44分收到微信:纽约皇后区的叔叔厚华(Eric)逝于新冠病毒,享年74岁。

文末,饶毅又遗憾地写道,如果他的叔叔在武汉,也许他会活下来。在今天,美国不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我在武汉的亲戚挺过来了,纽约的叔叔却去世了”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图片来源:上海观察者网)

据上海观察者网梳理,饶毅在文中介绍,他的叔叔厚华是药剂师,可能是被取药的病人感染了。

3月感染病毒后,饶毅叔叔病了两个多月,上了呼吸机,但在最后十天被认为不可治愈后,他被纽约的医院放弃治疗,而呼吸机被用于救助其他人。

饶毅表示,他学医的父亲没有预料到,比自己年轻15岁的弟弟会逝于自己研究的呼吸系统疾病。

饶毅在文中介绍了自己家族的历史:国民党败退台湾以后,饶毅全家人天各一方,他的祖父和叔叔厚华去了台湾,他的父亲留在了大陆学习医学,随后叔叔厚华去了美国。全家未能预见1949年之后台湾和大陆将长期分离。

饶毅的父亲在南昌完成了医学学业,之后在上海和最好的肺科专家完成了研究生教育。

但在1960年代,他下乡到了一个只有他一个医生的村庄。1972年,父亲返回城市到南昌一个大医院工作。

饶毅表示,1970年代中期,他的祖父经由斐济向老家寄了一封信。随后他们家人收到了信,奇迹般建立起联络。很快,饶毅的叔叔就成为他们之间的主要信使。

饶毅的叔叔是他们家族第一位美国公民,他于1970年代后期到旧金山,被美国的发达所吸引,从未返回到大陆。

饶毅表示,发达的美国也吸引他的父亲前去留学。他的父亲在旧金山加州大学(UCSF)医学院心血管研究所进修一年,跟诺曼博士做肺水肿的动物实验,后在旧金山总医院随呼吸病和重症医学的权威约翰·莫里博士见习临床和ICU数月。

饶毅父亲将研究成果带回中国,他也一直非常感谢加州大学给他的培训以及美国人民对他的善良和慷慨。

回南昌后,他建立了全省第一个、中国较早的ICU之一。他还建立了分子医学研究所,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分子医学研究所。

饶毅表示,苏联解体后,美国模式似乎是唯一可行的模式。而饶毅本人也在上世纪90年代申请了美国公民。

饶毅的子女在美国出生。那时他认为,美国会是一个较好的选择——如果有幸能做出选择的话。

9·11事件发生以后,美国的一系列变化让他开始怀疑美国“世界灯塔”的地位。美国的政客将不合理的法律强加于伊拉克、关塔那摩湾基地和其他地方。而太多美国人也并不反对。饶毅表示,这些举动证明美国不是很多人以前认为的民主灯塔。

饶毅于2011年放弃美国国籍。饶毅称,这一决定随后被证明是对的。特朗普当选总统和特朗普主义,是9·11之后美国变化的自然结果。

饶毅表示,他们家在武汉有12位亲戚、大部分是母亲家的,他在纽约有6位亲戚、大部分是父亲家的。

饶毅全家在武汉的亲戚都安然无恙渡过了疫情,而饶毅在纽约的叔叔厚华去世了——死在了当今世界军事上最强大、经济上最富裕、医学上最先进的国家。

饶毅表示,美国有两个月甚至更多时间可以汲取中国的新冠病毒的应对经验,本可以做更多努力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

饶毅的父亲很难接受弟弟去世,部分原因是由于,他自己就可以救助弟弟:如果厚华在中国也许就被治愈了。而美国至今为止,也并没有和中国合作抗击疫情。

在文章最后,饶毅写道:现在,父亲和叔叔再度分离。而这一次,不能再说美国是更好的一方。

14
0
2
1
1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