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给自己颁发荣誉勋章,他的羞耻感、罪恶感和道德底线在哪里?

李光满 2020-05-22 浏览:

特朗普给自己颁发荣誉勋章,他的羞耻感、罪恶感和道德底线在哪里?

李光满

特朗普给自己颁发荣誉勋章,他的羞耻感、罪恶感和道德底线在哪里?

最近,特朗普给自己颁发了一枚特别荣誉勋章,让人深感美国是一个没有羞耻感和罪恶感的国家,因为这枚荣誉勋章是以美国150多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9万多新冠肺炎病亡者的伤痛与亡灵铸成的。

5月19日,特朗普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美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全球最高可以视为一份荣誉。我认为这是荣誉勋章,真的,这是荣誉勋章。在很多情况下,我并不认为这是坏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检测要好得多。当你说我们在确诊病例数量中领先时,那是因为我们比其他任何人都更经受考验。如果你对1400万人进行检测,你会发现更多的病例。”】

我们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道理,一个国家的总统竟然不把该国确诊和死亡数全球第一视为一种耻辱,视为一种压力,而是视为一种荣誉,并要给自己颁发一枚大大的勋章,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明道德传承?更为奇特的是,有这样想法的人还受到了这个国家大量民众的欢迎,在民调中的支持率还并不低,那么这些支持这位总统的民众必定与他一样,几乎失去了道德感和羞耻心。

美国人缺少道德感和羞耻心主要基于两大因素,一个是驱赶和屠杀印第安人,从欧洲非法来到美洲大陆的白人视这片本来属于土著印第安人的土地为上帝给他们的应许之地,屠杀和驱赶印第安人成为了自然的合法行为,这使得这些欧洲移民在屠杀并将这些印第安人剥皮、用印第安人的人皮制作高筒靴为一种非常自然的行为。另一个是蓄奴制,美国是近代以来世界上少数长期保留奴隶制的国家,鞭打、奴役、买卖奴隶十分心安理得,将奴隶视为一种私有财产,拥有奴隶越多越荣耀。美国的建国史、扩张史就是一部野蛮的屠杀史、奴役史、罪恶史,受这种文化浸润而来的美国文化自然是野蛮的缺少罪恶感的。

随着美国的日益强大,美国的这种强盗文化经过国家的包装、宣传,经过美国大片、学者专著的传播,最后变成了学者福山笔下的人类文明的终结者,美国文明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最高价值体现。

然而,当特朗普视美国人生命如草芥,当特朗普将美国病亡人数全球第一视为一种荣誉的时候,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印第安人被屠杀时白人没有丝毫怜悯和同情的情景,我们仿佛听到了大批像动物一样被白人驱使劳动的奴隶们哼唱的非洲歌谣。

在美国人的内心一直存有一种优越感,美国人认为美国是山巅之城,美国是人类文明的灯塔。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之后,美国人心里的那份优越感开始膨胀,老子天下第一,想打谁就打谁,想炸谁就炸谁,美国的法律比国际法更有效,用美国法律长臂管辖其它国家,处理国际间事务,使用美国法律对其它国家公民非法拘押和审判。

现在我们就能够理解美国为什么可以不经联合国授权而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并绞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美国为什么可以对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进行轰炸,美国为什么可以授意加拿大拘押并审判中国公民孟晚舟,美国在干这些坏事的时候,没有任何羞耻感和罪恶感,哪怕这些事既不合法也不符合道德,他们也会以极其自然的心态、心安理得地去干。

看看美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都知道特朗普将美国民众的生命视为草芥,把控制疫情当作儿戏,每天看到特朗普以极佳的心情通报疫情,几乎每天都表扬自己在控制疫情中的上佳表现,视自己为抗击疫情的英雄,几乎要作呕,可特朗普的感觉很好,美国人的感觉也很好。更可耻的是,特朗普将自己在控制疫情中的不作为乱作为致使疫情失控的责任裁赃给中国,要对中国发起独立调查、追责、索赔,这一行动还得到了许多美国人的支持,这就是没有道德感和羞耻心的美国。

最近美国专门修改相关规定,断绝中国华为全球芯片代工来源,决意打垮华为,以美国的长臂管辖权绝杀华为,破坏全球产业链,这种事同样既不合法也不合规,可特朗普就是要这么做,你能怎么样?美国第一,谁要威胁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垄断地位,美国就要绝杀谁,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只有霸权。

5月18日,在世卫大会上,欧盟、俄罗斯、中国等140多个国家磋商并就大会决议草案达成共识后,阴谋没有得逞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即给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写信,公开威胁称,如果世卫组织不按美国要求进行改革,不对中国进行独立调查,美国将永久中止支付经费,并可能退出世卫组织。当其它所有国家都要求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成功之后,全球各国作为公共产品、在全球公平分配、让各国负担得起的使用的时候,美国却坚持要求优先供美国人使用。美国人的这种自私无耻的表演虽然滑稽而令人不耻,却被美国一些人认为十分自然,得到了这些美国人的支持。

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没有羞耻感和罪恶感的历史,美国人的霸道不仅仅在于他们有着强大的实力,更在于他们的文化里有一种野蛮的基因,无论做什么缺德的事,无论做什么有罪的事,他们都没有内心的愧疚,没有心灵上的不安,就像他们用印第安人的人皮做长筒靴、用鞭子抽打奴隶干活一样,认为那是极自然的事,他们没有想过,就是动物也会比他们更为慈爱。

查看全文
3
0
0
2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