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政府的浪费有多惊人,你知道吗?

许春华 2016-10-08 浏览:

近年来,美联邦预算很难按时在101日新财年开始之前通过国会审议,国会只好先拿一个临时拨款法案出来顶几个月。3年前,共和党议员逼联邦政府砍预算不成,一度拒绝批准临时拨款,导致政府关门16天。最近,民主党坚持要将援助遭遇水污染的弗林特市的方案纳入临时拨款法案,共和党在最后一刻才放行。这个例子很能说明耳印拨款这类怪胎的出炉过程。 美国国没有钱修路建学校,因为财富都被希拉里这样的政客给浪费了。”926日首场两党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上,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这样讥嘲对手。或许因为特朗普被曝金主中有与制药公司存在大量现金往来,希拉里的矛头指向高药价。早在因肺炎中暑闹出当众跌倒风波之前,她就指责大幅涨价的加拿大制药巨头威朗敲诈美国消费者和病患,称当选后将追究其责任。
其实,不光是医疗福利跑冒滴漏严重,联邦政府的国防、教育等部门,以及为本选区争取拨款项目的国会议员,也都是花国家钱不心疼的急先锋。如今,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的开支接近4万亿美元,其中的浪费现象令人瞠目结舌。

10年错支6880亿美元

联邦政府负责的医疗和社会福利项目,被公认是浪费最大的。美国专门监察联邦政府效率的政府责任署(GAO)的报告指出,从2002年至2012年的10年间,政府共向不该领取款项的人开出了6880亿美元的支票。去世的人仍然领取社会保险、收入不菲的人继续领取社会福利,以及错误地支付医疗账单,等等,不一而足。负责老人医疗保险Medicare的单位承认,其出错率超过10%

201510月,发生一件轰动全国的新闻:弗吉尼亚州阿林顿市的一家4口,在近40年时间里诈领政府46万美元福利。这名叫Doreen Mitchell的女子,197815岁起便开始假装患有神经分裂症,向政府申领残疾人保险金,并以同样手段为两个儿子申请了同样的保险金。相关官员居然一直信以为真。

医疗骗保也频频发生。今年6月美国司法部宣布,该部2016年已起诉了涉嫌医疗保险欺诈的301名医疗机构管理者、医生等相关人员。《纽约时报》722日报道称,2009年以来,美国已经查获骗保涉案金额超过299亿美元。

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医疗欺诈案件,是佛罗里达州一个医疗欺诈团伙在过去14年间从两个最大的医疗保险项目医疗保险医疗照顾中骗取资金超过10亿美元。主犯菲利普开设空壳公司,通过向医生行贿给知情人付封口费等手段,向病人提供不必要和虚假的医疗服务,从而骗取了巨额医疗保险金。

过去10年间,美国已有2900人因骗取医疗保险金被起诉。司法部官员丹尼尔·莱文森称:很难准确估算医疗保险欺诈造成的损失,这对联邦医疗保险项目的稳定性造成重大威胁。

其实,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长期以来已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导致医疗服务价格一路攀升,为违规套取医保提供了便利。《华尔街日报》报道,现任和前任执法人员估计,医疗保险金总量的10%被违规套取。2016年联邦预算中仅医疗保险一项的预算就达近6000亿美元,而所有与医疗有关的开支超过1.1万亿美元,每年被套取的资金堪称天文数字。 

媒体披露,全美每月向医疗保险医疗照顾中心申请加入的服务主体超过4.5万个,司法部等联邦部门没有能力全覆盖进行监管。其中,医疗保险项目每天开具的账单超过450万份,系统自动审查功能不健全,人工审查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即使能够发现一些疑似医疗欺诈和套取医疗保险金的行为,美国医师协会等利益集团也会在保护医生权益方面拼出老命,使得追缴程序复杂,难度极大。2005年以来,60多万起有争议的使用医疗资金案例中,只有26%的资金追缴成功;62%的案例中,医生最后都赢得仲裁或审查。

国防、教育等部门的浪费

浪费的通病,在于政府机构的庞大臃肿和官僚做派。目前,美国联邦政府拥有272.1万雇员,还不包括同样庞大的合同雇员。机构庞大,雇员众多,很容易人浮于事,出现推诿扯皮等官僚主义的毛病,以及其他许多莫名其妙的做法。

美国国防部的浪费非常有名。1990年代以来,GAO已将五角大楼的武器系统采办,视为容易出现欺诈、浪费、滥用和管理不善的高风险领域,发布了阐述五角大楼存在着普遍问题的数百份报告,并提出了许多建议。

查看全文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