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修昔底德陷阱”是学术烟幕弹 美学者想阻止联合反霸

戴旭 2016-09-16 浏览:

戴旭:“修昔底德陷阱”是学术烟幕弹 美学者想阻止联合反霸

中国不会停止捍卫自身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正当举措,图为中国空军主战飞机赴南海战斗巡航。(资料图片)

在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两国集团”(G2)消停之后,如今中美不少学者又开始议论“修昔底德陷阱”了。笔者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无论是在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方面,还是战略指向及发展设计上,中美都与当时的雅典和斯巴达相去甚远。中美自清朝末年发生联系以来,直至当下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围堵中国,都是美国对中国的单向度覆盖。中美从未发生过单独的、为争夺势力范围而进行的势均力敌的对抗。以前如此,当下及未来亦如此。

为霸权行动寻找正当性

2500多年前,斯巴达与雅典在希腊城邦体系内双雄并立,同时又都在地中海周边进行殖民扩张。由于地理邻近,且双方都奉行扩张政策且扩张方向重叠,终于形成一山二虎般尖锐的霸权对决。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的斯巴达的恐惧”,而这被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曲解,从而提出了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

美国一些学者以此描述中美关系,不由分说地将中国强行定位为崛起的挑战者,而美国出于恐惧被迫采取行动,一旦发生战争,中国应该负责。

其实,稍加分析就不难看出,美国学者用这一新创名词描述中美关系的不当。在世界历史和政治的一般叙事中,斯巴达以军国主义著称,而雅典则被描述为民主的典范。显然,这和美国一贯的宣传标榜对不上号。美国一直把自己定位为“民主国家”,同时却把它的对手贬为专制和破坏和平的形象。如果美国严格地接受“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它首先应该承认自己是斯巴达式的军国主义专制国家,而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则是崛起中的民主国家。美国会接受这样的学术定位吗?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被美国学者有意忽略了,那就是“斯巴达的恐惧”。斯巴达为什么恐惧?它担心雅典发展的政治效应引发内部“黑劳士”的暴动,换言之,斯巴达恐惧雅典带来颜色革命的效应。那么问题来了:今天用“修昔底德陷阱”描述中美关系的人,能否回答美国对中国的恐惧是什么?是担心中国取代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还是担心中国的发展引发美国内部的暴动?尽人皆知,今天在世界上到处搞颜色革命的是美国。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美国学习历史的精神是有益的,但切忌囫囵吞枣张冠李戴。至于中国学者,就不要跟着煞有介事地凑热闹了。如果中美关系简单到可以拿历史上的故事随意套用,中国的《东周列国志》是现成的,志在一统天下的秦国形象更适合美国。我曾经就此跟美国的白邦瑞先生切磋过,他对此反应激烈,不同意把今日美国与当年的暴秦并列,却认为今日中国很类似武帝时的汉朝。以史喻今不是不可,但要做到大体精当其实很难。

美学者想阻止联合反霸

进一步分析可以看到,“修昔底德陷阱”有着基本的前提:那就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国家必须地理相近,都奉行扩张政策,而且扩张方向对撞。其中地理相近是最主要的因素,这是一切战争的基本前提;在它面前,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实力因素反而不那么具有决定性。西汉帝国和欧洲罗马帝国实力相近,也都带有扩张性,但由于地理遥远,所以双方没有发生决战;而西汉和匈奴,经济实力相差很远,但地理相近,所以还是发生了战争。

在世界历史长河中,还可以看到因为地理而不是经济总量相近导致战争的更多类似情形:在东亚,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千年恩怨纠缠不清。日本要向大陆扩张,必然先控制朝鲜半岛,而大陆势力要打击、威慑日本,也必然以朝鲜半岛为前沿。所以,在历史上,两国围绕朝鲜半岛的较量延续千年而不绝。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中国应该更早地主动发起消灭日本的战争。不幸的是,事实正好相反。

如今,虽然中美都在联合国体系内,但中美经济、军事和政治实力并非势均力敌,中国只是地理上的亚洲大国,而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布全世界,控制着地球上几乎所有的重要海峡,牢固地掌控着太空、网络等全球公共空间。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奉行和平发展的国策,绝不进行领土和势力范围扩张;而美国则采取全球扩张政策,力图通过控制欧亚大陆进而达到控制世界的目的。

因此,21世纪世界的主要矛盾是美国称霸和全球反霸。中美之间的矛盾,只是这一世界主要矛盾中的一个方面,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第三世界与美国、俄罗斯与美国之间。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与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朗核问题一样,都是美国的战略家们和政治学者在上兵伐谋阶段,精心炮制出来的学术烟幕弹,目的是降低受害国的警觉意识,减少其反抗阻力,阻止联合反霸,以便各个击破。

中国不能缺少“防人之心”

查看全文
戴旭
戴旭
空军现役上校、军事专家
0
0
0
8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