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出奖金400余万元、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张伯礼却说“只是沾了全国医护人员的光,沾了中医药的光”

佚名 2020-08-29 浏览:

捐出奖金400余万元、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张伯礼却说“只是沾了全国医护人员的光,沾了中医药的光”

捐出奖金400余万元、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张伯礼却说“只是沾了全国医护人员的光,沾了中医药的光”

2014年9月22日,张伯礼在医院问诊。(由天津中医药大学提供,资料图)

疫情袭来,他临危受命,古稀之年逆行出征武汉,因胆囊炎发作而接受胆囊摘除手术,成无“胆”英雄;抗疫“战场”,他冲锋在前,指导中医药全程介入新冠肺炎救治,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为疫情防控作出重大贡献。

“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他在抗击“非典”时立下的铮铮誓言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又一次兑现。

他就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8月11日,他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沾了全国医护人员的光,沾了中医药的光,被授予的国家荣誉称号不是给个人的,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分子。”张伯礼一如既往的谦逊。

临危受命 为中医药战“疫”不遗余力

“晓飞江城疾,疫茫伴心悌。”今年72岁的张伯礼“出征”武汉时填词如许。

“疫情来了,医务人员必须上前线。”1月27日,农历大年初三,正在天津指导疫情防控工作的张伯礼飞赴武汉,作为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投身抗疫最前线。

疫情初期,病毒猖獗。

张伯礼回忆道,刚到武汉时,疫情形势正值最严峻的时刻。医院里人满为患,各类患者交织在一起,极易交互传染,情况远比想象得严重。

深入了解疫情后,张伯礼和专家组认为,要迅速采取措施,对疑似、发热、密接和确诊等四类人进行分类管理、集中隔离。

他们同时认为,隔离而不治疗,只成功一半。一是有可能延误病情,二是增加恐慌情绪。要采用“中药漫灌”方式,让患者普遍服用治湿毒疫的中药汤剂。

严格的隔离加上普遍服用中药,四类人中确诊新冠肺炎的患者比例逐步下降,有效控制了疫情蔓延。

“一定要有中医药阵地,有阵地,就能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尽快拿出治疗方案。”张伯礼说。

在张伯礼看来,整建制承包方舱医院,按中医的理论指导治疗,可以观察出中医药疗效特点和规律,更好地指导治疗。于是,他与同是中央指导组专家的刘清泉写下“请战书”,提出筹建一家以中医药综合治疗为主的方舱医院。

2月12日,张伯礼率领由来自天津、江苏、湖南、陕西、河南等地的350余名医护人员组成的中医医疗团队进驻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

身着写有“老张加油”防护服的张伯礼问诊患者,看舌象、摸脉相,对症拟方……他白天指导临床会诊巡查病区,晚上召集会议研究治疗方案。

因连日劳累,饮食不规律,张伯礼胆囊炎发作,于2月19日凌晨接受微创胆囊摘除手术,他调侃道,“这回我把胆留在了武汉,更加与武汉市民肝胆相照了。”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领导劝说张伯礼回天津休养,但他回绝得很干脆:“仗刚开始打,关键时刻怎么能撤离前线呢?”

手术结束的当天,张伯礼就在病床上架起了小桌办公,“我要指挥战斗,虽然不能到现场去,在这里也一样。”

住院期间,张伯礼还拟诗一首,以表情怀:抗疫战犹酣,身恙保守难,肝胆相照真,割胆留决断。

截至3月10日休舱,江夏方舱医院共收治的564名患者中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复阳。

“在某些临床关键环节,中医药能有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张伯礼说。

在张伯礼的推动下,中医药全过程介入新冠肺炎救治:武汉16家方舱医院累计收治患者超过1.2万人,每个方舱医院配备4至8名中医药专家,同步配送清肺排毒汤、宣肺败毒等方剂,中药使用率达90%。

3月19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新增疑似病例、现有疑似病例首次全部归零。这一天恰逢张伯礼72岁的生日,“学生们不知从哪儿寻来一个蛋糕,其实‘武汉清零’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祝贺了。”

医者仁心 救死扶伤从一家乡村卫生院开始

20世纪60年代末,医学院校毕业的张伯礼来到渤海之滨的一家乡村卫生院工作。在那里,他看到老中医用普通的中草药配方治疗病痛,并取得了较好的疗效,让他对中医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虚心向老中医学习。

70年代初,张伯礼又在中医班脱产学习了二年半,上午上课,下午跟师门诊,晚上集体讨论,从此真正走进中医药的殿堂。

1978年全国恢复研究生考试,在中医药领域刻苦钻研多年的张伯礼顺利考上天津中医学院的首届研究生。

查看全文
2
11
0
0
1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