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进藏无怨无悔,孔繁森: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高 杉 2019-08-14 浏览:

三次进藏无怨无悔,孔繁森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三次进藏无怨无悔,孔繁森: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孔繁森(右)在西藏阿里日土县过巴乡看望孤寡老人益西卓玛(资料照片)。

中国纪检监察报|孔繁森同志纪念馆馆长 高杉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党员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一直坚守这份初心,践行这份使命。回顾他的过往,每一名共产党员都能从中体悟到那份忠诚坚定的理想信仰,那份不畏艰险的拼搏精神,那份开拓进取的优良作风,那份心怀人民的公仆情怀,那份清正廉洁的高尚品格。

在奋斗的征途上,有艰难险阻的考验,有公与私的选择……由于坚定了初心,孔繁森经受了各种考验,做出了无愧于优秀共产党员的壮举。他留下的那句话,已经成为党员干部共同的精神财富:“一个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咱是党的人,咱得给公家办事啊”

忠诚干净担当是新时代共产党人应当具备的政治品格。忠诚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落实到每一次选择、每一次坚守中的勇气和担当。孔繁森曾做出的重大选择,尽显他对党忠诚、为党分忧、为党尽职、为民造福的政治担当。

如果一个结婚成家的男人,父亲70岁,母亲78岁,妻子身体不好,三个孩子尚在幼年,家庭主要经济收入来自农村种地生活,但组织上决定调他去西藏工作五年,这个时候他该如何抉择?面对党和人民的需要,面对组织的号召,孔繁森毅然承担起了共产党员的责任和使命,做出了必然的抉择,服从大局,把对家人的爱升华为对国家、民族、人民的大爱与对党的绝对忠诚。

1979年4月26日下午,孔繁森和15位聊城籍援藏干部踏上西去的征程。起初,孔繁森进藏是作为日喀则地委宣传部副部长选调的;报到后,地委领导通过考察,决定改派他到条件更加艰苦的边境地区岗巴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兼检察院检察长。岗巴海拔比日喀则平均高出几百米,含氧量不足50%,比日喀则还低15%左右,但孔繁森毫不犹豫地回答:听从组织安排。

第二次进藏同样是考验。上级让孔繁森作为山东省援藏干部的总带队再次进藏。一边是87岁、瘫坐在轮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老母亲,正处在升学节骨眼儿上的三个孩子,一边是比在内地更加艰辛的工作岗位,他该如何抉择?尽管有过犹豫,尽管很多人并不支持他去,但孔繁森经过深思熟虑,最终做出了再次赴藏的决定。他对别人讲:我二次进藏,完全是个人自愿和对藏族人民的感情。

孔繁森觉得对不起家人,不知如何对妻子说明这次选择的理由,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对家人的愧疚。他最放不下的是母亲。要走了,孔繁森默默地站在母亲身旁,轻轻梳理着母亲稀疏的白发,然后贴在老人的耳旁,声音颤抖地说:“娘,儿又要出远门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要翻好几座山,过好多条河。”“三儿啊,咱不去不行吗?”年迈的母亲颤巍巍地抚摸着他的头问。“不行啊娘,咱是党的人,咱得给公家办事啊。”孔繁森的声音哽咽。“那就去吧,俺知道公家的事误了不行。多带些衣服、干粮,路上别喝冷水……”孔繁森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扑通”一声跪在母亲面前,流着眼泪磕了一个头,恋恋不舍地踏上远去的征程。

“我在哪里发生不幸,就把我埋在哪里”

面对高海拔环境,面对恶劣的气候和复杂的交通,孔繁森不仅对身体所受的损伤无所畏惧,而且甘愿冒着随时可能遇到的生命危险,知重而担,知难而进,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支撑下,不惧艰险、不怕牺牲,勤勉工作。

岗巴县海拔4700米,空气含氧量少,下一次乡要一个多月,到最远的乡村需要走十天,有时一天也找不到一个村子。孔繁森像县里干部一样,吃糌粑、喝酥油茶,一开始并不习惯。由于缺乏维生素,他出现了头发脱落、口腔溃疡、嘴唇开裂、指甲变软、体重下降等情况。这些困难并没有阻挡孔繁森融入藏区工作生活的脚步。在给友人的信中,孔繁森写道,原来打一担水要休息两次,后来到400米外打水,可以一次挑到家。

从进藏第一天开始,他就把这片土地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参加藏语培训班,认真听,卖力读,很快掌握了32个藏文字母和当地常用会话。他克服高原反应,学会了骑马,很快适应了藏区的生活方式。

1989年11月,孔繁森在驱车下乡检查工作途中发生车祸。他在病房躺了十多天,还未完全康复就提前出院。在把别人送他的水果和营养品都送到敬老院后,他便带领考察组到北京、重庆、杭州、合肥等地的16所中学看望藏族班学生。病痛折磨着他,可他全然不顾。由于这次车祸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疗,孔繁森留下了脑震荡后遗症、右眼成像重影、颈腰损伤的终身残疾。

1994年2月,一场50年不遇的暴风雪,让还没解决温饱的阿里雪上加霜。雪灾增加了数以万计的灾民,五十多万头牲畜冻饿而死,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亿元。孔繁森带领工作队踏着齐腰深的积雪,深入受灾最严重的革吉、改则两县,把每户牧民的受灾情况一一记在笔记本上,挨家挨户地走访牧民、分发救灾物品和救济款。27日凌晨,孔繁森感到心跳加快,胸闷气短,天旋地转。有高原生活经验和医学常识的孔繁森,预感到死神的临近。他艰难地支撑着身体,在笔记本上给同行的小梁写下了遗书,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在哪里发生不幸,就把我埋在哪里。”

查看全文
1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