咄咄怪事,贵州铜仁冒出个贾平凹文学馆

秋 石 2021-03-05 浏览:

谈谈九成以上铜仁人持异议的贾平凹文学馆

 

咄咄怪事,贵州铜仁冒出个贾平凹文学馆

本文开始前,请读者们和笔者一起重温一下八年前的一则新闻。

标题:铜仁贾平凹文学馆建成开馆 免费向公众开放

时间:2013-09-22 09:13

摘要:921日,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紧张建设,铜仁贾平凹文学馆正式建成开馆,免费向公众开放,贾平凹参加开馆仪式并揭牌,这是陕西省之外唯一的贾平凹文学馆。

“城在山窝子里的多,但江从城中穿过的少,竟然三江穿过,城分为四,十三桥卧波的只有铜仁。凡到各地,差不多的都自撰有八景,最不牵强附会,其景雄沉阔达,能销魂摄魄,又全绕着城郭的,也只是铜仁……”2010年时,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应邀为铜仁创作了一篇《说铜仁》,后被刻于铜仁城内三江公园的文化墙上。2011年,贾平凹被聘为铜仁市荣誉市民;2012916,由南长城企业集团投资1000万元、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的铜仁贾平凹文学馆动工建设。

铜仁贾平凹文学馆选址在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铜仁市中南门古城内陈家巷旁,为明清,仿古砖混结构。整个馆为两层,10间工作室,中间环形展厅两层,一楼有纪念品厅、会客室、中间为环形展厅及天井,二楼中间为环形展厅等,展览面积400平方米,主要陈列贾平凹的手稿、出版的近四百种著作版本、创作的钢笔画及近百项获奖证书,并配以根据其文学作品改编的影视剧播放等。此外,还有贾平凹《说铜仁》的手稿展示墙以及开馆时陕西各界名家所题贺的书法绘画作品展示区。

据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贾平凹文学艺术馆负责为该馆设计布展及提供长期展品,该馆将免费向公众开放,并将开展各种文化艺术交流活动。 (寇中秋)

在这里,先行说明一点:以上文字是当年贵州网所刊新闻原汁原味的引录,并非本文作者的胡乱编造。

从这条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出,与西安远隔千山万水的铜仁,之所以为贾平凹建立文学馆,起因是贾平凹“应邀为铜仁创作了一篇”“能销魂摄魄”的《说铜仁》。请注意了,是“应邀”,显然是经过官方的某些权势公职人物点头或“批示”的。

据同一贵州网披露,自占地540平米建筑面积800平米的贾平凹文学馆建设至落成以后相当一段时间,在铜仁400万人民中,投反对票的占据了九成以上。而在极少数公开高调力挺的人中,以碧江区的统战部长和时任省作协主席为最。他们胡扯什么开放包容,引进什么时代先进文化等等,纯属无稽之谈。还有强词夺理的,竟然进—步胡扯说,贾平凹早就对铜仁有所奉献与交集,其理由与“事实”实在荒唐、可笑。贾平凹此前应邀撰写了能够提升铜仁在全国知名度的《说铜仁》,及“被聘为铜仁市荣誉市民”——毋庸置疑,此举是铜仁市政府所为!真是胡扯之极!傻瓜都知道,“应邀”写“能销魂摄魄”的《说铜仁》,是要付费的,而且是重金支出!更何况是付给闻名文坛内外的贾平凹的高额酬金了!为此,笔者敦请铜仁市有关部门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这高额酬金,还有“刻于铜仁城内三江公园的文化墙上”的丑字《说铜仁》的所有费用,花的是国务院下拨的专项扶贫基金,还是受国务院,江苏省人民政府委托对口扶贫支援的苏州纳税人的钱(含俺们昆山市对口扶贫碧江区的血汗钱)?

是哪些决策者铁了心,要为与400多万铜仁人毫无关联的贾平凹树碑立传?

请查一查,查一查!

众所周知,多年来,铜仁是榜上有名的贫困地区。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安排,自本世纪初以来,一直是由江苏省苏州市对口扶贫。在前几日中央举行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苏州、昆山两级对口扶贫铜仁、碧江区的工作组赫然在列。

报道说“南长城企业集团投资1000万元、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的铜仁贾平凹文学馆动工建设”,那么,我倒是要问问,南长城公司为什么不替国家分忧担责,把钱投向更为需要的关乎铜仁400多万人福祉的脱贫事业,而是投向了书写满纸淫荡、污染读者心灵的《废都》的什么贾平凹文学馆?

铜仁人的脱贫,首先得益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深切关怀,得益于苏州人民昆山人民卓有成效的扶持。而贾平凹文学馆的存在对于铜仁人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从经济上说,从其成立那一天起,它只能给铜仁人民带来新的贫困——它的维护、运转是需要用金钱去铺垫的。贾平凹本人非但不会投入一文钱,而他及他的随行人员的每一次莅临和吃喝拉撒的“视察”,花的还不是铜仁纳税人的钱,或者是对口扶持的苏州昆山纳税人口袋里的钱?从文化上说,外界会认为铜仁人不辨良莠、美丑、香臭。把这样一个八杆子够不到的淫书写手请来铜仁供奉,这不是给勤劳朴实的铜仁人民抹黑吗?这不是在消解铜仁地区的文化软实力吗?

笔者浅浅地认为,苏州、昆山人民对口扶贫铜仁市、碧江区,估计这么多年来投入的也有亿元之巨了,那么,为什么不将苏州、昆山的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与成果设立一个展览馆,作为自己的学习样板呢?为什么不把晚年定居苏州的宋代爱国大贤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明末清初爱国志士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句镌刻于铜仁城内三江公园的文化墙上呢?还有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的昆曲,哪怕在铜仁什么地方搭一个小戏台展示也行啊!或者留下一个永久的念想,岂不更为妥当?

请问,上述应当考虑的内容,你们考虑过吗?

相信我的上述彰显正能量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诉求,1075万苏州人,175万昆山人,是不会持任何异议的。

倒是贾平凹的糟粕文化在铜仁成了一道不应有的风景线!

可叹,可悲,可耻,可愤!

最后一个问题,有关“铜仁贾平凹文学馆选址在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铜仁市中南门古城内陈家巷旁,为明清,仿古砖混结构”的布局,请问,经过了国家或省的哪一个相关部门的批准了吗?

笔者坚信:以贾平凹的为人为文之道,是决非能与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为邻或等同的!相信99%以上的国人会赞同我的这个观点和立场的。

笔者要向某些不以党和人民利益为核心、不从实际出发的当权者猛喝一声:

类似铜仁建贾平凹文学馆此风不可长!

倘若全国其他地方都像铜仁这样邀请贾平凹写一篇《说X X》或《X X吟》,岂非泱泱华夏大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的人民江山,都成了“贾天下”了吗?

最后,笔者尤其要强调一点,今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是按照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去指导、建设先进文化,还是……?

请贵州铜仁的决策者三思。

僵梦醒来是早晨!

亡羊补牢,是到了该醒悟的时候了!

202132江南春光明媚时

(作者单位:江苏省苏州市昆山日报社)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5
0
0
3
4
97
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