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正义还是主导正义?

孙锡良 2020-11-20 浏览:

跪求正义还是主导正义?

孙锡良

  最近,据说沈某某又活跃起来了,借抗美援朝纪念活动的热度,他和他的所谓学术圈即时把反对声音也掀起一阵新热潮。

  沈这个人,因为反毛,因为反对抗美援朝,因为手握所谓的秘密档案,被学术江湖抬得极高,在某些文章中,他被描述成“聪明绝顶”之人,被看成是朝鲜战争的权威作家。

  然而,不管借“学术”之名还是借“历史”之名,大事件始终需要用大视野去观察,大战争必须用大格局去理解。就目前而言,任何人想凭一己之力去虚构大历史都不可能成功,顶多也就是拼死留下点杂料。

  沈及其同类的研究方法是什么呢?非常简单。那就是先下绝对结论,再费尽心机地去寻找零星的、碎片式的证据来为结论做注解

  沈的结论是什么?也很干脆:毛主席同意抗美援朝是错误的,毛主席的一生都是错误的,中国参加抗美援朝是受骗于斯大林的结果,是非正义的,给中国的发展大局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

  观察和评判国家出现以后的历史有很多视角,如果你只是从紧扣细节中简单给历史事件下对与错的结论,恐怕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历史研究者,人类从古代到现代,所有的历史最后都要回归到结果对国家的整体影响上面,从来就没有孤立于国家主体的所谓文明史。

  我们该如何从朝鲜战争的结果来分析中国参与抗美援朝的对错?不外乎两个方向。

  中国袖手旁观,不参与朝鲜战争。结果就是:美国全面控制朝鲜半岛,即使美国略做让步,那也是美苏共同控制朝鲜半岛。

  中国主持正义,主动抗美援朝。结果是:自甲午战争以后,朝鲜半岛又重新纳入到中国影响范围内,并且持续到今天乃至以后。

  两种不同的结果,参战,不参战,正反影响一目了然,没有必要再纠结于某些人搬出的“细节”和“绝密”,更不要被他们的诸多负面“假如”所迷惑。

  反毛和反抗美援朝的一帮文人歇斯底里地唱反调,其思想依据是什么?是所谓的战争正义性。他们认为朝鲜打了第一枪,违反了联合国规定,中国出兵抗美援朝,是在纵容非正义一方,所以,我们的战争行为也是非正义的。

  既然提到正义性,今天我就跟他们聊聊国际间的正义性问题。

      谁来为中华民族的百年屈辱呼唤正义?

  自1840年至1945年,中华民族,一直处于被奴役状态,香港割租了,琉球丢失了,圆明园被烧了,台湾送日了,皇帝慈禧流浪了,东北变异了,外蒙独立了,南京被屠了,国军逃渝了,三千万同胞送命了……

  四万万人民的哭声,谁在乎过?

  一百年的炮声,何曾停止过?

  南京城几十万流血的尸首,谁又忏悔过?

  孟姜女哭倒了长城,四万万后人连一个列强都未曾哭动过。

  侵略者不反省历史、歪曲历史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就是侵略者的本性。

  中国的精英,为侵略行为涂脂抹粉是不可理解的,把“侵略战争”假借西人之口定义为“文明战争”,这是在中华民族局部群体存在的一种耻辱,它们不能代表民族整体,但确确实实地毒化了民族灵魂,还在潜移默化中传递。

  一百多年,没有一个侵略者为它们的非正义行为道歉过,只有中国存在那么一批狗奴才在假惺惺地研究侵略历史的国际正义。

    “大国干预”是否等同于国际正义?

  沈及其同类否定中国抗美援朝的正义性有一个特别看重的所谓正义支撑——联合国指定美苏托管朝鲜半岛。

  抬出联合国,似乎有确凿的法理支撑。然而,沈自己都忘记了,他在讨论外蒙古独立时,又完全忘记了这一立场。沈把外蒙独立的责任归咎于毛主席,他说蒋介石政府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外蒙古独立,在雅尔塔没有承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上也没有承认。

  那问题来了,宋子文不肯在莫斯科签字,蒋介石撤换掉宋而用王世杰取代他难道是假历史?外交部长王世杰的签字难道是替身所为?《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主条约仅八条,都是原则性表述。在其附件《关于外蒙古问题之换文》中写得非常清楚: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时间是1945年8月14日,签字人是外交部长王世杰。有关“大连协定”、“旅顺口协定”、“长春铁路协定”及“苏联对日作战及东三省协定”就不作赘述了。

  毛主席之后主导的《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对外蒙古独立的承认如果被认为是祸首,那蒋政府的签字就没有责任?蒋介石不正是根据雅尔塔协定的原则精神办事吗?假设雅尔塔协定整体上是非正义的,要说屈从非正义,也是蒋政府在先,新中国政府顶多也就是接受了“既成事实”。如果认定大国分脏机制从一开始就非正义,那由美苏来主导朝鲜半岛的民族自决同样是非正义,中国介入朝鲜半岛是重新定位正义边界和原则,没有任何国家比中国介入朝鲜问题更具正义性。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9
0
0
0
1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