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后沙月光 2020-09-17 浏览: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后沙月光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CCTV4《海峡两岸》栏目一位颇具亲和力的女主持人--李红,这两天成了小岛风云人物、话题女王。到今天,那个百年老党的政客们还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说“悲愤”,因为他们被“求和”两个字“伤心”了。

  他们被民进党摁在地上摩擦时不悲愤、被民进党查封党部时不悲愤、被民进党没收党产时不悲愤、被民进党口诛笔伐时不悲愤,现在却倒突然“悲愤”起来,不合常理的小题大作,令整个气氛都变得诡异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股妖气不是来自别处,就是来自国民党内部,或者说某些政客宁可借题发挥中断这次两岸论坛交流机会,也要拼命扮演小岛尊严捍卫者角色,拓展某种政治空间。

  捡芝麻丢西瓜,是国民党传统特色,既无格局,也无大局,历史已经用各种各样事实给它们做出了结论。鲁迅先生说过:“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国民党不正是如此?对民进党躲躲闪闪,对李红则张牙舞爪。一帮大老爷们,政治人物,这算什么?不觉得丢人?

  除了这些劣根性,它们还有“双标”,台湾省媒体对祖国大陆的诋毁、歪曲、嘲讽的言论,包括疫情期间对武汉的歪曲报道、冷言酸语,要多少有多少,他们道过歉吗?我们也只能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们表演。

  而他们对自己的恶言恶语,则心安理得,国民党的理由:这里是“民主”社会,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一句话把蓝绿责任都给甩了。

  现在对一位女主持人群起而攻之,那帮老男人不觉得无聊?不觉得无耻?

  双标到这种地步,不来也好,因为存心找茬的人,就算来了,说不定为了饭菜口味也能闹情绪,要厨子道歉。

  历史照射未来,别看今天国民党装出一副“委屈巴巴”样子,当年,它们在岛内可是有着极其凶残的一面。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2000年,马英九与龙应台站在《1950年仲夏的马场町》特展照片前。

  望着喝着断头酒的中共地下党员们,不知心作何想?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香港报刊对吴石将军案的报道,在台余则成们(红色特工)及牵连人员共两千多人被杀,监禁不计其数,国民党将其在逃离大陆前那一套血腥手段又带到了台湾省。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1950年6月10日吴石将军的副官聂同志曦就义前留影 .毫无惧色,从容赴死。他和“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以及陈宝仓将军、 朱谌之(朱枫)等人, 都是在同一天被杀害的。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陈宝仓将军,“国防部”中将高参 1949年受中共华南局派遣,随国军入台。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1950年6月10日他被枪杀于台北马场町 ,其骨灰后来从台湾运往香港又运至北京。1952年,毛泽东主席亲笔签署《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授予陈宝仓革命烈士称号;1953年李济深主祭,宣读长篇祭文;其骨灰安葬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朱枫,1905年12月出生于浙江镇海。先后在武汉、上饶、桂林、重庆、上海、香港等地从事地下工作,1948年,奉调香港,在即将回内地与亲人团聚前夕,于1949年11月毅然接受华东局指派赴台。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1950年大年初二由于叛徒出卖,被捕,在定海被关押期间曾吞金自杀。被抢救回来后,毛人凤知道事关重大,派专机接她回台湾。朱枫不降不招,最终被杀害于台北。

欺负红红算什么?当年它对台湾“余则成们”更是凶残无比

  吴石将军,“一号密使”

  1894年8月出生于福建闽县;

  1916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后任北伐军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

  1929年赴日本陆军大学留学,以第一名成绩毕业;

  1934年回国从事军事理论和情报工作;

  抗战中任第四战区参谋长、军政部主任 ;

  国防部参谋次长。

  1944年他看清了国民党消极抗战的真面目,对反动派彻底绝望,做出了重大政治选择,站在了人民的一边。

  淮海战役前,解放军得到的最重要,最全面情报就由吴石将军提供的。

  他的身份是最高机密,毛泽东主席可以直接向他询问一些军事细节。

  他在从福建撤往台湾时(绥靖公署副主任),用拖延战术,1949年8月18日,将由他负责保管的298箱军事绝密档案完好无损地留给了解放军,为后来各地剿灭数十万武装残匪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并毅然带着妻儿前往台湾省,继续为解放台湾而努力。

  1949年11月,朱枫同志抵达台湾后,与吴石建立了联系。

  不久,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暴露被捕,一开始蔡孝乾并没有供出吴石,但他笔记本里记载过“吴次长”(这是违反纪律的做法),被毛人凤发现,接着蔡孝乾彻底叛变。

查看全文
2
2
0
11
9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