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从毛泽东宪法,到习近平法典

司马南 2020-05-25 浏览:

从毛泽东宪法,到习近平法典

司马南

本文提要

从毛泽东宪法,到习近平法典,新中国的法治建设,从最初打下基础,到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彻底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命运,标志着中国伟大的历史性的进步。

隔壁王奶奶是一个建国前的老革命,耳朵有点背,常大声说出惊人之语。她直称这部民法典应该叫习近平法典,因为法典编撰工作是十八大之后重新启动完成的,体现的是全面依法治国的最重要成果,天天说的那句话“提高治理体系治理能力建设”,民法典横竖都是重要遵循和抓手。

如果说宪法旨在集中体现各种政治力量对比关系、保障公民权利,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中国各族人民奋斗的成果,规定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那么,民法典即为中国人民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写照,是民族精神文化的集中体现,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随着这部法律的颁布施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入到了民法典时代。

一一一一一

看电视剧,人们议论民法典将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阅读历史,我更侧重民法典的奠基性开创性意义。

民法典重新启动是2012年之后的事儿。

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编纂民法典。

两年后十二届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明确,民法典编纂工作启动。中央提出来,人大立法,涉及全体国民所有百姓一一这件事再鲜明不过地体现了#党领导人民依法治国# 中国政治制度的根本特点。

这里的重点词是“党、民、法”。

与起草一般法律不同,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编篡的民法典,隔壁王奶奶直称习近平法典,她的根据,一会儿我再讲。

编纂民法典,首先是要制定民法总则,如同盖房子一样,先构筑基本框架,2016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第21次会议初审了民法总则草案,算是迈出了第1步。接下来便是全面整合所有的民事法律,这是巨大的工作量。民法典的核心要义是老百姓生活的所有方面都可以在这部法典中找到依据,由此可见工作之浩繁,由此可见,参与立法工作的所有的专家学者工作任务之艰巨。

请大家记住一个日子:2017年315,《民法总则》2017年315那天由全国人大通过,并于当年国庆节起施行。印象中那次晚会曝光了互动百科,称其最大虚假广告垃圾站,曝光了日本核辐射地区食品流入国内,这是题外话了,但一同载入了历史啊。

房子只起了一个大框,是没办法住人的,两年前,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当时人们广泛关注的是删了一条关于计划生育的内容,增加了一条离婚冷静期的内容。其内容之浩瀚,民法典各分编工作之复杂,外人通常不解。计划生育从原来的重中之重,变成了今天的可有可无,计划生育从原来的少生孩子变成了今天注重提高人口质量,鼓励人们适度多生,所以这一条没有必要单独设立了。离婚冷静期这事儿很重要啊,刚结婚的时候,连同我们两口子在内,胡同里各家各户都打架,有两家不打的,后来也开打,有一家始终不打架,据说总是举案齐眉都不红脸儿,后来知道是虚荣心作祟其实照掐不误。锅里搅勺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但不能动不动就离婚,设立这个冷静期非常有必要,我跟老婆一冷静就过了一辈子。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耽误了全国人大召开的时间,今年第1季度民法典草案即已提请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了。

研究法典不能不提拿破仑,一说这个名字,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那个能征善战创造许多奇迹的统帅,那个把共和国变成帝国的法兰西皇帝,那个后来囚禁在一个小岛上被毒死的悲剧人物,那个身高1.68(跟司马南身高一样)的小个子强人,那个不尚万千宠爱偏偏痴迷一个寻常胖寡妇的男人,这些信史野史给人们的印象极为深刻,但更深刻影响法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却是那部拿破仑法典。你可以忘记拿破仑,也可以鄙视他,但是那个时代的人不能不遵从拿破仑法典。正是这个法典完善了世界法律体系,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

《拿破仑法典》又称《法国民法典》或《民法典》。《拿破仑法典》总共分为三大部分,光是法律条文就有2281条。第一部分是人法,其中都是有关民事权利的规定;第二部分是物法,是有关各类财产所有权和其他物权的规定;第三部分是获取各类所有权的方法的规定,具体包括继承、遗嘱、还债、赠予、夫妻共同财产等相关法律条文。

说到这里,大家就理解了,如果没有2007年出台并实施的私法性质的物权法,就出不来今天的民法典。圈子里面通常所说的财产法、强行法、普通法、固有法都是从不同角度刻画物权法的特点。不出台那个物权法,好比浇筑钢筋混凝土的材料不齐全,房子的大架构没办法搭建起来,今天的中国民法典是没有办法出台的。

人家拿破仑法典,牛就牛在他是资本主义国家最早的一部民法法典。其最重要的奠基性意义是破除了封建的立法原则,按照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的意志结构法律,自然成为欧美各国的立法规范,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物权法出台的时候不是有一些争议吗?不是争论的还很激烈吗?那是一部私权法,没法不争。社会主义的方向,社会主义的大原则与私权法之间如何理清楚说明白,并在实践中贯彻没有违和感,这是个天大的难题啊。

查看全文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6
0
0
2
27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