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党性原则”中找回“群众路线”!

王维佳 2020-02-13 浏览:

请从“党性原则”中找回“群众路线”!

王维佳

请从“党性原则”中找回“群众路线”!

【导言:肺炎疫情彻底暴露了媒体致命的缺陷,我们的媒体已经不再是社会雷达,不是社会的眼睛,社会的耳朵,而变成了纯粹的宣传机器,成为政府的喇叭,成为政绩的展示墙。一味强调“党管媒体”,使得媒体只会粉饰太平,宣扬和谐社会,我们的媒体病了,但是为什么呢?问题出在哪里?
回顾中国革命的过程,一手枪杆子,一手笔杆子,媒体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时的党媒为什么能够得到人民的拥护,而现在却为什么与群众离心离德?在这篇文章《“党管媒体”理念的历史生成与现实挑战》中,北京大学王维佳老师将追溯“党管媒体”的理念,文章指出,“党性原则”和“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理念的重要部分,但是“群众路线”才是最根本、最核心的,离开了“群众路线”这个灵魂,“党性原则”将无法获得合法性,群众路线才是“党性和人民性统一”的关键。
所以,媒体必须重拾“群众路线”这个中国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灵魂,而不能只强调党管媒体。忽视群众路线,只会让媒体脱离群众,媒体也将不再是人民的媒体。只有重新回到群众,成为人民的眼睛,人民的耳朵,人民的嘴巴,那么,媒体才能真正获得公信力,影响力,传播力、引导力。】

对舆论进行管理和调控,一直是现代社会治理中富有争议的问题。大众媒体在公众舆论和思想塑造方面具有强大影响力,舆论管控的核心任务是如何限制和规训媒体权力、特别是商业媒体的权力。在西方政治思想领域,这是社会文化共识、公民教养等共和主义诉求与个人权利至上、自由竞争市场等民粹主义思想之间的矛盾。从19世纪晚期开始,随着新闻业成为一个成熟产业,新闻操作也树立了自己的行业伦理和自律规范,完成了专业主义转型,对媒体进行社会管理的争议因此进一步复杂化。

在发展中国家,情况则有所不同。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在民族解放、去殖民化的历史中,树立现代国族意识和防止外部文化殖民成为新兴民族国家发展传媒事业的一项重要诉求。这带来了两方面影响:其一,政党政治主导的媒体通常在大众传播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二,面对国际传播力量不平衡的实际状况,对媒体的管控多了文化主权和舆论安全的考虑。

因此,文化多样性和自主性等理念常常成为“第三世界国家”治理大众传播的合法性来源,这充分展现了启蒙思想内部的矛盾性。正如不能把成熟市场新闻业简单地冠以“自由”之名一样,也不能把对媒体舆论的管控简单地冠以“专制”之名。认真地分析传播治理模式生成的本土历史背景和政治思想源流,才是理解媒体行业社会调控方式的稳妥路径。

具体到中国的现实,虽然“党管媒体”的政治语汇并没有被替换,但历经近百年的历史,在政治目标和社会环境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党和媒体的关系也在不断地调整。在媒体行业高度市场化的消费社会中,如何理解“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这样刚性的政治约束要求?这些传播治理理念的缘起、发展和现实中面对的影响、挑战,都是非常值得认真分析的问题。在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理念中,“党性原则”和“群众路线”是两个最常被提及,也是最为核心的概念。这两项要求的统一,或许是新闻业“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基本合法性所在。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宣传工作是最为核心的任务,媒体传播被要求为整个革命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看待。此时,党的宣传事业整体规模十分有限,政治家所办的报纸,目标和职能都十分清晰,思想和舆论的统合力基本算不上一个问题。相比之下,如何了解基层、发动群众、塑造共产主义理念中的革命主体,才是宣传工作最重要、最明确的目的。在传播实践中,从事新闻工作的知识分子面向劳工、走向基层、服务大众,与社会底层相结合,由此形成的“群众路线”传统是党办媒体中最重要的政治特色。

在这段时期,《每周评论》、《新青年》、《共产党》月刊、《劳动界》、《劳动音》、《劳动者》等刊物都开始大量关注劳工问题,他们不仅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工人传播共产主义理念,而且展开与工人生存状况和抵抗运动相关的调查,更可贵的是,这些媒体都开辟专栏让工人发表自己的作品,表达自己的思想。在农村,沿着同样的方式,中国共产党负责组织农民运动的机构主办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批农民报刊,宣传农民革命的墙报、传单、标语、漫画等宣传品更是到处可见。

查看全文
8
0
0
3
0
0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