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史研究:必须彻底戳穿“阴谋论”

周 军 高戈里 2019-10-03 浏览:

​把“阴谋论”颠倒的西路军史再颠倒过来

——建议召开西路军史分歧意见交流会

周  军  高戈里

西路军史研究:必须彻底戳穿“阴谋论”

1937年3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明确指出:“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半个世纪后,上述历史结论被某些人推翻,西路军渡河西进乃至于“进退行止,都经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这一结论在史学界似乎成为主流。随之,又衍生出“阴谋论”,并在客观上与境内外敌对势力颠覆中国革命史遥相呼应。

鉴于对西路军史的学术分歧已经演变成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我们提出以下意见:

一、翻案结论颠覆西路军渡河西进的关键史实,需要澄清

1. 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是先斩后奏迫使中央追认的。因为共产国际援助武器的交货地点在北面的定远营(今内蒙古巴彦浩特镇),会师中的红一、二、四方面军则处于“南北两敌之间,非击破南敌无法向北”,所以中央在部署宁夏战役时特别强调“集中三个方面军全力选择有利机会,给南敌以打击”。然而,张国焘却“畏敌过右”,屡屡对中央的兵力部署釜底抽薪,致使聚歼“南敌”之胡宗南先头部队的战役计划流产。在此期间,中央在获悉红三十军已经在渡的情况下,批准其西渡黄河,但红四方面军总部却在战役第一阶段尚未“击破南敌”时,率方面军总部直属队及红九军、红五军先后跟进渡河,迫使中央不得不追认既成事实。

2. 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核心意图并非为了“获取国际援助”。徐向前、陈昌浩率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后,于1936年11月2日致电中央,在共产国际交货地点还在北方定远营之时,提出“我方决先向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而后带(待)必要时,再转来接主力过河”,将进军方向左旋至通往新疆的西方。对此,徐向前在1982年8月14日接受访谈时承认:“过河后,中央决定打定远营……我那时是积极主张西进的。”

3. 翻案者向中央推卸责任的关键依据是后补的。徐、陈“11·2”电报的次日,共产国际致电中共中央,将交货地点从北面的定远营改在西面新疆的哈密,才补给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理由,也给几十年后翻案者得以欺上瞒下的关键“依据”。

4. 西路军“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张国焘右倾机会主义包括退却路线﹑军阀主义和反党行为三大内容,其中基于对中国革命形势的悲观估计,主张向中国西部荒僻地区实行无限制的退却”,是张国焘“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实质”。也正因西路军“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张国焘另立中央私刻的伪印才被带过黄河,后来在青海西路军万人坑内出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中央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1937331日)》,《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的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版,第952954页。

   2《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关于同意红二方面军北渡渭水致朱德等电(193610214时)》,《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1167页,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通庄静会战役计划》(1935928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解放军出版社19955月版,第11601163页。

   3《徐向前、陈昌浩请示行动方针致中央军委电(1936112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长征时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858859页。

   4《徐向前关于红四方面军历史上的几个重要问题的讲话(1982814日)》,《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下)》,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29244页。

   5《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致中共中央书记处电(1936113日)》,转引自杨奎松《苏联大规模援助中国红军的一次尝试(19341937)》,《苏联、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的关系新探》,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年版,第321页。

查看全文
49
0
0
4
3
0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