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范畴

龚忠武 2018-01-13 浏览:

试论新时代的新范畴

龚忠武

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范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上作主题报告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独特精神zeitgeist,但一个时代更有一个时代的独特思维范畴。

范畴者,就是从高度抽象的角度,对复杂纷扰多变的时代,所构建的高度概括性的基本类化形式,也即范畴;以便据此认知其本质,从而据此说明并指导置身其中的人的行为,制定国家的发展政策和战略,进而指导文明建设、文化发展,以及同当时的其他文明进行互惠的对话、互释和激烈的竞赛甚至对抗。

质言之,精神是时代的产物,范畴也是时代的产物。古今中外的每个时代,无不依据其客观具体情况,而构建与其相应的主观思维范畴。所以随着习近平的新时代揭开了序幕,自然也不例外。

近代中国在面临中西文化文明猛烈碰撞时,晚清的一代儒臣张之洞承袭先秦古典时代,儒道二家在相对简单的时代,所构建的「内外」二元范畴,以及中世纪魏晋以下在面临佛教的挑战时所建构的「体用」二元范畴,构建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中体西用」(「体用」)二元范畴,作为当时朝野变法维新的改良思想和政策的指导依据。

这个范畴,自清末民初一直为中国史学界和思想界在解读叙说中国近现代史时所沿用。但自五四运动和俄国十月革命后,中国分别从西方的欧美和北方的欧俄引进了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后,学术思想界为之一变;质言之,就是由晚清的纯粹引进模仿转而将其中国化,内化为中国文化思想之有机部分;以胡适为代表的中国自由主义者,致力于前者的中国化,同时以李大钊为代表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则致力于后者的中国化。于是,中国文化在面临西方文明的挑战时,出现了三条道路的选择和斗争:新儒家、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

就体用的思想范畴而言,新儒家基本上遵循张之洞的「中体西用」(体用)二元范畴,自由主义者加工改为「中西互为体用」(包括李泽厚的西体中用)新二元范畴。马克思主义者,则大胆地突破此唯心主义的传统唯心论的思维框架,转而根据马克思主义的「下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唯物主义公式,扬弃中西学此疆彼界的藩篱,另起炉灶,创新构建了「上下」新二元思维范畴。这个范畴,一直主导了此后中共打天下、治天下两大时期的政界、理论界和学术界之思维,长达三四十年之久。

新中国的诞生,标志胡适互为体用的自由主义范畴为中国社会所扬弃,李大钊「上下」的社会主义范畴成为显学。五十年代中期,由于当时突出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问题,遂根据「上下」二元思维模式,并参照宋明新儒家的「内圣外王」的二元思维范畴,加工而成为「上红下专」的新二元思维范畴,或可称之为红色的革命范畴,可以视为是对传统的内外和体用思维范畴的一次革命性的创新加工。

这个范畴,美则美矣,但美中不足的地方是,没有明确点出其核心精神。所以,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和体用范畴的权威专家方克立教授,特提出了「马魂中体西用」的三元范畴,作为改革开放时期的思维范畴。「马魂」的新范畴,赋予体用范畴以核心精神,是方教授的神来之笔,颇得画龙点睛之妙,充满创意,但也有两点值得进一步商榷:即除了赋予「马魂」以思维功能之外,还赋予「马魂」本身所不具有的本体存在的含义;还有就是,由于改开时代的局限性,没有考虑到毛泽东主义在中国社会主义运动中所起的奠基性和原创性的重大理论贡献。

有鉴于此,本文特提出「毛魂马心上红下专」的四元思维范畴,作为习近平揭示的新时代的新思维范畴。当然,如果这个范畴,无法信服地解读、叙说和主导当代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领域的活动和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及应对当前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和人类未来的愿景,也难免流于玄谈空论,徒增纷扰。

首先以该范畴解说当今中国理论界学术界尖锐之思想矛盾,即习总所谓的「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之矛盾,也即毛邓路线的矛盾,作为范例之一,以资说明。

表面上看,毛邓路线形同水火,实质上则是对立统一原理的体现。习总发声说,两者并存,不要厚此薄彼,正是此意,但没有提出理论范畴作为其论点的依据。本文的四元范畴可以起到这种作用,盖「毛魂马心」是毛邓两派信誓旦旦、共同信守的基线,差异只在红专上面:

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范畴

张海鹏、笔者、方克立(由左至右),摄于方克立教授研究室

毛的前三十年

红:(毛主义主导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奠基事业

专:计划经济(集中有限资源办大事)

邓的后三十年

红:(邓理论主导的)社会主义的深化与世界接轨

专:商品市场经济

由此可得出下列公式:

中国的崛起 = 毛的「前三十年」政治奇迹 + 邓的「后三十年」的经济奇迹

于此可见,习总之并存论,具有历史唯物辩证的严格逻辑性,不容背离;以及两个互补的历史奇迹,不容否认。

其次,特引述习总的《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有关的标志性论述和概念,以资印证:

毛魂方面

鸦片战争后,中国陷入内忧外患的黑暗境地,……为了民族复兴,无数仁人志士不屈不挠、前仆后继,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斗争,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尝试,但终究未能改变旧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按:仁人志士上下中外求索,一直找不到打开解救饱受煎熬的国魂、族魂的真理之门的钥匙);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2
0
0
7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