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什么可笑

吕景胜 2017-08-25 浏览:

少数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什么可笑

8月22日上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江天勇多次在互联网上发布和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发表大量攻击、诋毁我国政府、司法机关和现行政治制度的言论,通过蓄意策划、插手炒作敏感案件,肆意歪曲事实,煽动他人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滋事以及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利用舆论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员仇视政府等方式,攻击和诽谤我国宪法确立的基本制度,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行为,严重危害了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江天勇当庭表示认罪忏悔,对其在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的谣言予以否认,并承认自己是“谢阳遭受酷刑”谣言的幕后策划者。

这又让人想起 去年7月15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分别对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四人以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发展出少数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把一些普通案件炒成热点案件,把一些敏感案件炒成政治案件,开展推墙沉船颠覆国家体制,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和支持。

笔者尝试分析一下这些人的可笑荒唐无聊之处:

1、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者其实没有信仰。当年共产党人闹革命推翻体制重建国家是因为有信仰有初心,且百折不回、千难不惧、万死不辞,为底层普通劳苦大众寻公平、谋翻身、求解放。信仰的力量吸引了万千民众参与,翻天覆地形成了巨大社会变迁。而今这些少数人打着“民主”旗号闹事不是信仰而是买卖、生意。通过闹事获取社会知名度吸睛拓展业务,或闹大引来国际关注,获取海外各种反华组织经费,俗称“狗粮”。目的不同出发点不同,肯定成事不同,结果不同。前者成就丰功伟绩,一个神话;后者自取其辱遗臭未来,一个笑话。

2、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者没有为信仰而牺牲的坚贞不屈。有信仰自然坚贞不屈,为信仰不惧流血牺牲。看看建党、建军、建国大业中那些浩若星辰、光芒四射的英雄人物、普通民众为信仰义无反顾,抛家舍业,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早上一睁眼就想着革命,意味着一睁眼就会流血牺牲。前脚踏出家门就没想着后脚再踏回家门,每一天都可能是对世界的告别和生命的终止。而这些闹“民主”的“斗士”,进去就怂,还没刑讯逼供严刑拷打,还没渣滓洞老虎凳伺候为获取宽大处理就认错认罪忏悔,即知现在何必当初?人家共产党人忍饥挨饿三过雪山,长征二万五千里,香港挑事“占中”那三个家伙不到一个月就嫌累自己开溜休养,利用学生当工具装点自己的“民主”理想。

3、不懂中共的特殊历史地位、价值、作用。看中共不能只看九十几年,应该把中共放在1840年以来,甚至更为久远的历史时空中看待。历史给了各种政治力量机会只有中共干成了今天人人皆知的事,这已不用理论演绎不用争论,答案和结果已摆在这儿。未来的中共有谁能替代吗?虽然有蛀虫侵蚀她的机体,有败类败坏她的名声,但初始信仰和精神力量的传承仍是她的大格局、大框架、大走势、大未来。

解散取缔中共的结果也不用繁琐的逻辑推演,俄罗斯、乌克兰、阿拉伯等国家就是最好的示范和案例。这些国家如雨后春笋般产生出几千个政党、政治组织之结果有目共睹。不理解中共与国家民族民众的融合度、关联性,不理解中共的凝聚力、组织力、控制力、领导力,意淫取代之推翻之,能否成功、成事?建议先去有关心理诊所或安定医院做心理咨询或精神状态诊断,再来探讨和回答这个问题。

4、不懂社会主义对中国的重要性。社会主义有其自身局限不足应完善发展,并吸收借鉴资本主义体系下的合理因素,即必要且并行不悖。但想颠覆这一立国、建国、强国之基础之根本需弄清,社会主义凝聚了国人和民族反抗异族压迫外辱,建立新中国,解决了大多数人的生存问题、公平问题,集中国力完成工业化取得今天强国大国地位。且比较目前西方社会的各种弊端仍见社会主义合理因素对拯救人类社会的未来曙光和导引,所以近年西方政治生态、政治格局中也屡现社会主义因素、呼声。各国大选中政客们也屡屡以社会主义主张作为筹码吸引选票。社会主义对于中国立国、建国、强国的历史选择和逻辑必然归宿已有诸多理论论述。意淫动摇国基、国本,颠覆之,不是蚂蚁拦路便是癞蛤蟆挡车。

5、不懂国情、社情、民情、民意,低估百姓的政治认知。中国最大的国情是如何稳定并解决近14亿庞大人口国民的生存和民生福祉,是实实在在的反腐、、脱贫、住房、医疗、升学、就业等等。这应该是一个简单的共识。可在公知推墙派哪里似乎他们心中的多党制、一人一票的竞选更重要,他们似乎从来不思考他们自己的政治幻想与百姓有何关系?网络时代民众获得信息的多渠道使民众有了自我认知、自我启蒙、自我教育的机会。如果民众通过网路认知的境外民主就是俄罗斯十几年前几千个政治组织整天在电视上夸夸其谈讨论政治,阿拉伯国家风雨飘摇的颜色革命,茉莉花的风暴、红衫军的喧嚣、香港占中的分裂,战乱中的国破家亡,民众怎么会认同、忍受、接纳这种“民主阵痛”?

“精英”们轻视百姓为愚民,而百姓恰恰不给“精英”意淫的政治正确以市场,网络时代话语权的多元化是“精英”难以垄断话语权。百姓自己的认知是民生福祉的获得、一切问题的解决不可能在叠床架屋的街斗和血流成河的动乱中铺陈。民众清醒的知道颠覆国家政权的后果。民众是社会政治稳定的压舱石。所以推墙派枉费心机,只能体尝游离于社会、国家和民众之外的失意落魄和边缘化。

6、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手段套路低俗卑鄙。总是以造谣制假、发酵是非、扩大事态、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歪曲事实、聚集滋事、污蔑丑化国家体制,干着与境外势力勾连互动,损害公共秩序,满足自己私利的勾当。某抗议人士在北京王府井当街撒了几把茉莉花,“招徕”大批西方记者和外交官围观“茉莉花革命的发生和被镇压”,后被嘲笑为“茉莉花革命的八卦行为艺术”。

上述行为的实质不仅失去道义基础且触犯国家法律。法治社会法治国家不允许任何人僭越法律,法律惩罚是必然的。任何国家都有持不同政见者,想当持不同政见者一是其行为要合乎法律约束,二是多点知识储备,具备多学科知识从历史、政治、社会、经济、国情民情、国际国内多元、理性看当下中国,也许能得出切实的诊断、靠谱的建议;三是要有最后底线。国家和社会需要客观理性、建设性甚至苛刻的批评,但不是恶意诋毁煽动颠覆。煽动颠覆解决不了现实问题却可能造成负面破坏性力量,而由此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对个人、社会和国家皆为不利。做理性的思想者不要做上蹿下跳的违法小丑,做务实的建设者不要做害己害人的破坏者,不要把言论自由搞成闹剧和喜剧,不要把知识分子的话语权搞成卡通和游戏。

7、高估境外反华势力对自己的扶持。以“民主、人权、宪政、普世”作为国家之间竞争、遏制、围剿的筹码和手段虽然屡屡在有些国家得手。但中国不同,无论文化积淀、历史熏陶、革命过程、立国建国路径、中共执政根基、执政党精神遗产、民众认知及凝聚力、国家政治生态与已经被颜色被颠覆的国家不同。西方对中国的颜色革命及和平演变屡屡不凑效所带来的挫折感、失败感,使西方政客们对中国带路党的失望与日俱增,对中国投入的颜色革命的资源和经费不见实效的愤懑一定会使西方世界对颠覆中国的带路党的信任、依赖和投入逐渐减少,今年初特朗普抱怨“狗粮”无效的无奈便是明证。

其二,西方世界目前自己焦头烂额,经济衰退、社会矛盾、种族冲突、恐怖袭击、贫富分化都自顾不暇,会越来越少有精力挥舞“民主人权”大棒干预中国内政。且要与中国发展经济做生意赚钱,英国、德国、挪威、捷克对中国所谓“人权”状况的态度转变是最好的说明。

其三,近几年国内带路党挟洋自重日益膨胀出严重的扭曲心态,认为说的做的越出格越离谱,越反共反华反国家越受西方重视,越能成为西方座上宾,越能获得西方利益,中国政府越不敢制裁其言其行其人。奉劝带路党收敛节约一点此种心态。颜色革命国家中的带路党事后成为被抛弃的棋子,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的一些持不政见者对此有深刻体会,且一些人晚年对自己给国家造成的损害作出忏悔,但为时已晚。中国大多数民众对此种挟洋自重心态的容忍有底线,中国法律对此种心态衍生出的言论和行为的容忍有边界,中国法治也不会看着西方的脸色来刻意把握拿捏尺寸来决定如何处理这些人。不信,前有案例,未来,拭目以待。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3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