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 走中国自己的政治道路

张树华 2017-03-23 浏览:

突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 走中国自己的政治道路

张树华

当前,国际上围绕民主问题正进行着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西方国家早已设下重重陷阱,将民主作为西化、弱化、演化他国的工具和手段。民主问题已不仅是概念问题、话语问题,更是国际政治斗争的焦点,关乎国家主权安全和政治安全。

一、西式民主:西方大国打压别国的思想政治工具

二战结束以来,民主问题一直是国际政治领域争论的焦点,也是西方世界打压他国的武器和工具。20多年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落入西方设下的民主、自由、人权等陷阱而分崩离析的。冷战结束20多年来,国际上的意识形态斗争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激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人权等旗号,对外大肆输出民主、煽动街头政治、策动颜色革命。西方大国凭借对民主、人权、自由等话语的垄断,推行双重标准,肆意打压其他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如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较之“东方—西方”“北方—南方”“发达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的差异,所谓的“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西方自由世界与非西方世界”之间的对立色彩更加鲜明。

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垄断了“民主概念”的解释权,将他们演绎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说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西方运用这套标尺时是有选择的,对他们百依百顺的国家、跟着他们跑的国家,他们可以对其政治状况不闻不问,而对那些不听命、不顺从他们的国家,他们就要挥舞价值观念的大棒进行打压,进而策动“颜色革命”,甚至不惜动用武力来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权。

可见,国际上民主问题之争,既是话语之争,又是理论之争、思想之争,更是制度之争和道路之争,背后还隐含着传统地缘政治之争。只有打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才能避免在思想上迷失、在实践中迷路,才能避免制度改旗易帜、道路改弦易辙、国家和政权分崩离析,才能有效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

二、西方国家输出民主已成当今世界乱源

20多年前,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大国自认为在东西方较量的大棋局中不战而胜。经过二战后40多年与西方的军事对抗和政治较量,以苏联为首的阵营最终败下阵来。苏共的垮台与苏联的瓦解,首先是因为苏共在民主这一关键性的政治问题上犯了大错。戈尔巴乔夫陷入民主迷思,落入西方设下的政治陷阱,最后缴械投降,将政权拱手相让。总体而言,政治上的失败是苏共垮台的首要原因,苏共在民主问题上的混乱导致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苏联走向解体。

在西方战略家和谋士们的眼里,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工具功不可没,它们是摧毁社会主义、赢得冷战的政治利器。20年多年前,冷战结束伊始,西方智囊和知识精英们鼓吹,意识形态的争论就此终结,西式民主将永远站在人类历史的尽头。于是乎,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西方政要和精英们弹冠相庆,高呼西式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模式站上了历史巅峰并将一统天下,自此西方可以高歌猛进,无往而不胜。

在第三波民主浪潮汹涌的国际背景下,西方政治谋士们连出三招。首先,在理论和概念上将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模式泛化、神化,认为西方模式是普世的、超民族的、横贯人类历史的。其次,在实践上将推广西式民主外交政策化,大肆对外输出民主,策动颜色革命,造成国际上又一轮的地缘政治争夺和恐怖动荡周期。再次,在思想和舆论上将民主意识形态化,鼓吹和煽动民族、文明、宗教间的冲突。它们声称西式民主既为西方社会和西方文明所特有,又是普遍适用的。为谋求政治和国际话语霸权、掩盖其地缘政治私利,西方媒体和学术界接连抛出一系列的信条和口号:“民主万能论”“民主速成论”“民主国家不战论”“民主和平论”“民主同盟论”,极力推行“价值观外交”,打造“自由和民主之弧”。

西方国家推广民主有两种手段:武力强行输出和策动他国内部改弦易辙。当然,有时外部暴力推翻和内部和平演变两种手段并用。美军先后武力攻打伊拉克和利比亚,开启了美国绕过联合国、公然纠结一些“民主随从国家”用武力推翻一国合法政权的先例。俄罗斯学者称之为“炸弹下的民主”。随着黎巴嫩“雪松革命”、格鲁吉亚“玫瑰花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等街头政治的爆发,西方国家得以通过策动颜色革命而兵不血刃地促动对象国家政权更迭,从而达到西方扩大政治势力范围、争得地缘政治优势的目的。

查看全文
张树华
张树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2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