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崔武年传:“赵紫养毒,崔武晒皮,图穷匕现”

徐亮 2013-05-02 浏览:

史记崔武年传:“赵紫养毒,崔武晒皮,图穷匕现”  

   

   

崔武年者,前中组部高官,食党与人民之俸禄,却挖党与人民墙角,挟假恶丑赵紫阳之余风,持党内极右势力之权重,公然于十八大前夕,向胡、习宣战,向共产党合法性宣战,于群丑龟聚之“粉碎四人帮三十五周年座谈会”后,发表“政改十三条”,图谋培植反对党,为赵紫阳招魂,挑衅宪法与法律,妄称共产党员,更遑论前政府高官。须知,党和政府发其俸禄,即便按市场经济逻辑,拿人民钱财,也应为雇主消灾,更勿论党与人民乃养其之父母,其生活起居,衣食玩乐,斗犬玩鸟,赏花弄草,均为全体人民之血汗。古谚云:“虎毒不食子,子不嫌母丑”,崔氏以虎子噬母,不仅有悖天道人伦,更为畜界所不容。此人作风,与叛徒何异?与民贼何别?  

一、叶帅后人、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爱思想诸辈,你们想干什么?  

1、干扰正确改革方向。  

有论者以为崔武年者,诚实可爱,其实不然,此是狗急跳墙之势,非情势不迫不得已而发其声。改开以来,党内主力,抑右反左,两边骑墙,早成骑虎之势,中间道路,已成死路。十八前夕,左转趋势愈显,重庆熙来,唱红打黑;美国华街,反新自由;世界各地,诉求平等。中国人民之呼声,乃是改善民生,追求均富,并重建大众民主,使“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2、党内极右图穷匕首见。  

人间正道是民本,与此相悖皆逆流。此时党内极右,眼见苏联剧变,党内极右蜕皮而成俄罗斯新贵,而赵氏余孽,坐等三十年,图穷匕首现,切断香肠而露白骨,覆辙苏联,复制剧变,已成黄粱一梦。  

改开三十年,资改派坑蒙拐骗,掠夺国有资产,瓜分百姓财产,股市、楼市、物价无不吞噬人民财富,百姓沉梦中已突然觉醒,极右眼见格局脆弱,企图建俄罗斯式官僚资本寡头式换旗,将党内路线错误归结为中国政治体制问题,呼唤西方主子,愿当殖民地,丧尽天良,谬绝人寰,并出奇招:“培植反对党”,可谓黔驴技穷,技穷而饮鸩止渴,渴不尽而吸毒,毒尽剖腹,连环杀机,层出不穷。  

 二、反对党者,台独、藏独、疆独、法轮、六四诸毒,将反攻大陆  

1、寄希望于党内戈尔巴乔夫  

“培植反对党”乃是人间之极丑怪物,其要义乃是赵紫阳余孽与胡分立,小姐出台,赶走正妻,鸠占鹊巢,流毒将贻害中华民族千年。叶帅后人、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爱思想诸辈,你们想干什么?试替他们回答之,曰推翻共产党,分裂中国,瓦解中华,向美献媚,争被殖民。  

崔氏将希望,寄托于党内大奸身上,“不信就出不了个共产党的蒋经国”,与之呼应,是为党内右阀探路,为党右夺权张目,赞扬蒋经国式和平演变,呼唤叶剑英式军事政变。  

“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是搞好我们这个党”的一贯思想精髓的。方向很明确:中国的政治改革,要面向党内,要从党内开始。我真的希望中国能再出一个蒋经国!台湾的民主改革,是蒋经国生前伟大的政治举措。“不信就出不了个共产党的蒋经国!”我深以为然。(引用自《十三条》)。  

 2、妄图分裂共产党、分割中国,引向殖民地化  

“反对党”焉用扶植哉?蒋经国台湾臭手一挥,台独民进党,返回美丽岛,兴风作浪,分割中华,媚日求主。  

大陆反对党,遍布美利坚、欧罗巴、印斯坦,旧有民国遗老遗少,又有六四洋奴爪牙,继有法轮愚毒,后有藏独、疆独、蒙独、台独及买办官僚绿卡派。党禁一开,各毒汇聚,瓜分大陆,势在必行,大好河山,顿失一统。  

三、攻击党和政府乃是“专制”,所受西化之毒力透纸背  

1、攻击党和政府专制  

崔氏宣称毛泽东文革“灭绝人的本性”,如此说来,崔氏之人性,早在文革中泯灭,何故今天不在疯人院养老,而出来疯疯癫癫,乱发诳语?此种逻辑混账之语,出自中组高官,实在荒谬绝伦。  

继续坚持“专制”,还是逐步实行“民主”?痛苦。荒唐。无奈。 中国是需要政治改革的,政治改革的对象主要是“专制”或曰“一党制”。(引用自《十三条》)。  

崔氏十三条,条条都言“专制”,所谓“百年老党”、“老大帝国”、“中央专制”、“一个没有前途的制度”、“清末民初”,连民主党派也不放过,宣称被“由统战部继续安排”,此种言论,比比皆是,其对我党与政府的仇恨,溢出千字小文,已成汪洋之势。  

“一党制”起源于前苏联,搞了七十三年,垮掉了。到现在还原汁原味地搞的,只有中国、朝鲜和古巴(引用自《十三条》)。  

2、西方为爹  

崔氏十三条,“美国是爹”嘴脸暴露无遗,如云我国政体“排斥普适价值观”,更引用美国马里兰大学教授奥尔森之言论以为圭臬,将中国诸多研究机构的核心所在归结为没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骏马,并发出愤愤不平之声“可怜啊,悲哀啊”。  

这么多“研究室”、“研究院”、“研究所”和“研究中心”,又是“部级”、“副部级”、“司局级”,可是谁又能跨上“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骏马纵横捭阖一番呢?可怜啊!悲哀啊!  

四、文化体制改革今日,舆论对极右放纵,令人发指。  

前几日,我党出台决议,力行文化改革,强调党的领导。然而决议未热,而右毒已出,向党挑战,无所畏惧。更可笑为当日监管部门,对维护党之言论,一味打压,而放纵崔氏伤害党与政府合法性,可谓是里应外合,共杀共党。  

试论,街人丑释放毒气,路不平者群起阻止,警察捕路人而任街人之妖寇肆行无忌。崔武年者,在爱思想等诸多网站授权发文,从“中国培植反对党,到公然为邓小平、江泽民以来对赵紫阳的否定评价翻案,以紫阳为宗师,用极尽之词语云:“赵紫阳真是高瞻远瞩!真是深谋远虑!真是忧国忧民!真是爱党爱国!”堪称十八大之前妖魔群舞乱象之卓著。崔氏《十三条》发出,迄今无人干预,相反乌有之乡等网站,遭遇压制,如此看来,崔氏之语“恐怕不会有第三个太平十年了”、“它没有独立思考,没有科学论证,缺少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基本依托”,对于评估如此僵死官僚,可谓亦是切中肯綮。  

辛卯年、戊戍月、甲寅日作,“寅不祭祀神鬼不尝”。  

崔类不除,国乱不休。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