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将9月30日设立为亿万人民解放纪念日建议

徐亮 2013-05-02 浏览:

关于将9月30日设立为亿万人民解放纪念日建议  

徐亮  

 2009-09-22 .23.24  

解放纪念日,一种对解放者回归平等、正义身份的呼唤,一度成为今季的热点,也必将在未来成为政治的热度。 10月14日 是广州解放纪念日; 12月5日 ,是雷州市解放纪念日。2009年1月,西藏自治区第九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关于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决定》。  

解放,这个词,不仅意味着从现存秩序的剥削和压迫中解脱出来,还意味着一种进步的责任,以及发扬进步精神的人类普世价值。资本有它的普世价值体系,劳动群众也有属于他们的普世价值体系,这个全部体系的历史诉诸词语的表达就是“造反有理”。  

解放,这个词语,不仅适用于人民解放军,而且适用于一切还存在着压迫、剥削制度的社会。无论以何种理解维护、发展这种奴役制度,都是人类解放的公敌。有人为公敌翻案,正说明了其本人的汉奸、无耻政客的本质。  

一、创立解放纪念日,是对千万英烈忠贞为国的褒奖  

我们伟大的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于 1949年10月1日 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数先烈将生命交付给这样一个理想,天安门前的烈士纪念碑诉说着永垂不朽。  

人民英雄们,在强悍的白色恐怖下,坚忍不拔,视死如归。他们坚信理想必然能够实现,坚信未来属于共产主义和全体劳动群众,相信工农大众必然得解放的社会发展规律。他们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将献身视为归宿,不愧是我国的民族英雄,必然将流芳百世,标榜史册。  

《我的祖国》唱到:“这是英雄的祖国”,这是一个产生了无数英雄儿女的祖国。创立解放纪念日,是对千万巾帼须眉的崇高敬礼,也是一种国家祭奠。  

二、 1949年9月30日 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日  

如果将 1949年10月1日 看作现代中国的开始,那么 1949年9月30日 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日。在这一天里,长达两百年的列强肆意临辱、腐败官僚机构肆意掠夺的时代彻底结束。如果将 1949年10月1日 看作佛诞节,那么 1949年9月30日 就是驱傩(音Nuo)日。在这一天里,所有黏附在劳动者身上,妨碍劳动者作为一个人的尊严的所有蛆虫、毒虫等五毒被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领导的人民武装解放力量驱赶到台湾岛一隅,那些剩余的魔怪,则隐藏于人民群众中间、知识分子中间甚至党政机关内部,寻找着最佳的时机出来噬咬共和国的肌体。  

三、将西藏地区的解放纪念日延伸到全国,符合惯例  

法律有援引的惯例。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那么我们应该不限于一地一区,而将这种解放纪念日的精神由一部推至全国,创立全国劳动者在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解除被压迫和被剥削的三座大山,缔造人民国家的伟大纪念日。  

如果单纯只有西藏的纪念日,似乎只有西藏才得到了解放,而其他地区只是象日本人狡辩那样是“进入中国”。如果只有西藏的纪念日,那么这个节日的意义是不完整的。纪念解放不单纯是西藏农奴的权利,也是西藏那些靠压迫人为生、靠剥削人为生者的权利。正是解放,使农奴主成为自力更生的、有独立尊严的人,而不是寄生虫。宣扬旧日的农奴和农奴主握手言和,更象是解放者对压迫者、剥削者的道歉和让步,是对解放不自信的一种表现。  

百万农奴纪念解放,百万农奴主也应该纪念解放,全国人民也应当拥有纪念这种解放的权利。这不仅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权利,也是一个作为人的权利。  

四、资改派肆虐的今日中国,倡导解放的历史合法性非常重要  

从林权制度改革、绩效工资改革,到即将开始的2010年医疗改革,资改派正在将最后一点公共资源瓜分完毕。资改派悍然撕下所有温情脉脉的面纱,公开与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为敌。现在有价值的已经不是表面上说的注重初次分配的公正性,而是正在周密地筹划彻底完成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改造。  

资改派肆虐的今日中国,倡导解放的历史合法性非常重要。我们生活于当今中国,饮水思源。我们的世界来源于历史,来源于毛泽东领导的革命与建设。事实即便被一些人隐藏和掩盖了起来,也早晚将裸露出它的锋芒。沙子的肆虐,无法掩盖金子的光辉。黑云的遮蔽,无法阻挡太阳的光芒。  

否定解放和前三十年,就是否定我们的祖先,否定给予我们一切的存在。数典忘祖之辈,其作为虽猖獗一时,终不免为历史的铁帚扫出舞台。我们从1949年的黄金时代走到了白银时代,正在滑向黑铁时代。只有今天的无数人民英雄,才能够力挽狂澜,勒危马于悬崖之沿。  

五、为保护烈士名誉和革命遗迹立法  

理想的纪念,归宿必然体现为法制的建构。单纯的许诺和表演,丝毫没有操作的步骤,虽然能够吸引一点掌声,却不免在真相大白后为人所唾弃。社改派被资改派“人质劫持”,拉到了共和国历史终结的危险边缘。2009年,很可能成为官僚资本的建国元年;与之共生的,则是毛泽东是魂魄归来。  

三十年以来,意识形态领域的自由主义发展到顶点。主流的文化流氓获得了北宋、南宋小朝廷式的权利,为所欲为,肆意污蔑共和国和共产党的历史、侮辱革命烈士、漫骂革命领袖。  

即便是按照西方自由主义的政治设置,也绝对不能允许疯子攻击人类的共同存在基础。而毛泽东以来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我们今天所有人生存、存在、讨论一切问题的基础。在颠覆的基础上谈论国家、政治与人群,要么不是中国人,要么是彻头彻尾的汉奸卖国贼。  

因此,国家必须建立革命烈士保护法,保护烈士的声誉、清白、历史遗迹,保护共产党的历史和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  

六、人民英雄纪念碑为外国元首献花以及向重大节庆日开放  

西方国家尊崇烈士,在欧洲国家普遍设立有无名烈士纪念碑。恰恰是中国自由主义精英推崇的西方社会,流行着最为浓烈的爱国主义情绪。这些国家在接待外国元首时,都有来访元首到烈士纪念碑前献花的传统。  

这样的传统对那些盲目崇拜西方的人是一个极其大的讽刺。西方的好东西恰好在我们这里成了糟粕,而西方已经成为细支末流的东西,在中国反而成了香饽饽,被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和政府机关供奉在关二爷的位置上,每天一柱香,生怕不够“接轨”,不够“普世”。  

因此,呼吁人民英雄纪念碑从2009年9月30开始,为外国元首和普通群众开放,使为人民英雄献花成为传统,并且向重大节庆日开放。  

七、国家祭奠  

年复一年的各类普通纪念活动,既无新意,并且对于普通民众已经成为过场仪式;况且黄金周等措施的推行,已经抛弃了理想的精神内涵,而成了资本向理想的纪念日揩油,将其作为拉动消费,推动资本增殖的主旋律。各种纪念日已然退步、褪色、质变若斯,不过只对某一集团有益,所以逐年袭仍,年年照办,此种纪念符号背后的政治文化已成为政权肯定自身历史、宣传其执政合法性的现代祭祀。资本、政府的品位和价值,同时在这里得到了张扬,其中唯一忘记的,就是我们的工农子弟的革命烈士,我们的民族英雄们。在唯GDP的畸形生产目的下,节日也发生了异变。表现传统文化存在的、表现西方文化存在的,肯定执政集团历史功绩的,利用节日集中旅游和度假经济的,成为强化社会地位与神圣观念的现代祭祀和资本拥有者迅速凝聚财富、加快资本积累的投机活动。而人民英雄们,长眠在地下,灵魂控诉着这种政治冷漠。  

同时,我们看到了儒家的死灰复燃。官员以甚高的规格祭奠黄帝和孔子,沿袭着精英价值的传统。这是满清政府的老路,也是死路。不以自身的合法性来源为最大祭奠对象,而遥尊已经消逝了根本影响力的老二孔哲学,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冒。  

我们提倡将人民英雄的纪念设置为国家祭奠,不但能够提高人民群众争当“人民英雄”的热情和积极性,也能够为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开创一条崭新的道路。  

人民英雄万岁,人民革命万岁!  

   

附注:我的QQ是 35171585,邮件是 35171585@qq.com 。祝愿人民的共和国青春永驻。作者徐亮谨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