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官员、教授是互联网低俗之风的罪魁祸首

徐亮 2013-05-02 浏览:

无良官员、教授是互联网低俗之风的罪魁祸首

 2009-2-11 

   

2008年春节的一件互联网色情事件就是香港的艳照门事件,2009年春节出现了一个政府主导的反色情事件,就是打击互联网低俗之风。迄今整顿了数千家网站、博客,其举动不可谓不大。

不料风未歇,雨未停,就传出兰州几个学生家长要上告央视,说是动画电影诱导小学生谈恋爱。诱导小学生谈恋爱,不可不谓低俗。想起来2008年有个教授叫李银河的表演,又是另外一番市侩色情景象。

一、官员起了标秆、榜样作用

互联网低俗之风,简单就是说淫秽色情内容了。请问谁是当今中国最大色情淫窝,当然是政府官员。多少官员,都栽在“色”这个字上。普通民众上网能够看看的,就是点色情图片,或是下载点色情的AV,可是官员与大款就不一样了,他们公然可以找情妇、包二奶、在网上找高级妓女、伴游、公关,一个有权一个有钱,真是各取所需呵。

因此,对互联网之低俗,作为父母官的官员起了标秆、榜样的作用,所谓公共领域的主体对民间的色情需求起到了引导性的作用。不正是这些官员主管下的网站随意地刊登、转载淫秽内容而不得治吗?那些百度等网站的上级主管到底是谁呢?打击互联网低俗之风,你们逃脱的了干系吗?

权力、金钱交换色情,自由流动,真是符合新自由主义的精神呵。

    二、以利益追逐为核心起到了互联网低俗之风的驱动力作用

将性作为政治如果只是西方理论家的一种进步,那么以性为交换手段达到利益的追逐则是资本主义逻辑的必然结果。

这是以钱为中心发展经济的必然结果,当互联网事业发展起来后,除了那些健康的内容外,在网站上有色情内容无疑大大提高了网页的点击率,这种非公益的本性导致了色情内容即使有暴风骤雨式的打击,也将死灰复燃。

最大的互联网低俗之风的根源,虽然起源于人的动物性需求,但是其社会的原因,则是政府的经济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目标。打击互联网之风,最需要检讨的则是政府的不顾社会效益只管经济为中心的发展定位。

三、无良的教授、精英们起到了理论的铺垫,“性自由的思想解放”效果

还记得一些自由主义的网站和刊物上鼓吹学习西方社会,使妓女合法化的建议,这都是典型的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些披着学术讨论外衣的教授观念,依靠着公共媒介成为影响力巨大的色情解放宣言。

牛是喂出来的,奶是挤出来的,偏偏有些人是吹出来的。自古文人相轻,而有些自由主义者恰恰是“英雄”相惜,彼此抬举,互相吹皮,封妻荫子,呼朋唤友。笔者读余杰等人的著作,他吹嘘的是刘小波,而刘小波的文章吹嘘的是他的老婆 李银河 女士。

李银河,一位当代“最为杰出的性学家”,著名的自由派人士,目前也许正在为政府打击打击互联网低俗之风郁闷万分(也许没有,姑且让我这么说说罢)。上网发布点色情图片,传播点淫秽玩意,理所当然属于李银河的性“自由”范畴了。如果说,看看色情的东西对于成人来说还情有可原,那么公然主张什么“换妻合理”,“是纯粹的个人事务”,则干脆是公开与人类的道德相对抗了。老牌的西方性解放国家,尚且不敢继续主张什么性自由,正在回归家庭的观念, 李银河 女士居然要追随西方已经证明破坏社会生活的生活方式,看来是绝对自由的理念已经冲晕了头脑,毒火攻心,企图以惊天之论保持影响力。

如果李银河仅仅是在自己家里说说,或者她心里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也就算了,至少符合自由主义的精神罢了。可是这番话是一个教授说的,而且是公开说的,在大众网络上如搜狐、新浪、网易等,都有她的声音流传,不仅如此,一些人还大声叫好,巴不得把个中国变成古罗马帝国那样的淫荡之风盛行的国度,自己好从中捞点色,打点野味,争取早点买色市场化,强奸、嫖妓、吸毒、抢劫“个人自由化”,成为纯粹的个人事务,如此不更好?更为可悲的是,还有人以此称赞她的胆量、诚实。

现在这个时代,只要无耻就可以获得很多人的一致赞扬。至于对社会的危害,她们是不需要考虑的,因为她的专业就是性学,术业有专攻,我那里还管得着社会道德领域的事情呢?

可以知道,那些无良的知识分子,教授做的禽兽之论,正是从思想上瓦解了中国民间社会、中上层社会以及网民的道德底线。

四、色情在博弈状态下只能处于公共严格限制下

弗罗伊德的将人类的一切行为均解释为性的本能,这种泛性论的荒谬之处在于把性的作用扩大了。而某些知识分子也是同样的毛病,好象人类事务除了性的需求以外再没有其他的社会职责了。如果人类只剩下动物的本能,那么当然可以不管人类的其他社会效应。

还有一部分人,把性的本能作为私人的事务,其实是瓦解了社会的道德。有些东西虽然知道它本身处于不可能断绝的境地,但是却不能纵容之,只能遏制之。

诸如和平过渡,难道列宁就不知道存在和平过渡的可能吗?毛泽东不知道吗?但是他们恰恰认为“宁可讲得苦一点”,“如果过多地强调和平过渡的可能,特别是如果过多地强调经过争取议会多数取得政权的可能,容易松懈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和共产党的革命意志,在扫帚星上解除自己武装”( 1957年11月10日 《关于和平过渡问题的意见提纲》)。

也就是说,有些思想和行为是自发的,甚至是以暗流的形式顽强自主发展的,如果不以社会的形式加以限制,就会危害社会的生存。正如唯心主义,个人往往是无法拒绝唯心主义的自然发生、发展的,因为从其个人的领域来说,唯心主义更符合其经验。而唯物主义和获得社会性更需要后天的培养。因此,必须使那些有害的动物性处于防御性的地位,否则必然戕害人类社会本身。

人类和色情斗争了几千年,其成果只是把性压缩在了私人空间而已;它象弹簧一样,你硬它就软,你松它就强。如果看到了色情的不可消灭性,从而来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那么必然是任其发展,这就是狭隘现实主义“实事求是”的荒谬逻辑结论。

博弈论中有一条,就是求其次法。当学生把自己学习成绩的目标定在A级目标上,最后即使成绩考得不好,可能达到的是比A级稍差B级;但是如果开始定位就是B级,那么其可选择的就只有B级和C级。

下面是个概率比较表:

   

A级

B级

C级

D级

定位为A

25%

50%

25%

0

定位为B

0

25%

50%

25%

这里我们把一个学生努力程度与其所能够达到的学习效果看成是一个正比关系,而把D级看成是不及格,从这个表我们可以看出,如果一个学生把自己定位在A级,那么其B级的概率最大,AC级处于同等的概率。但是如果学生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在B级,那么其达到C级的概率最大,达到A级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色情正是处于这样的一个博弈地位。当政府把自己的目标定位在严厉限制公共领域的色情、不去主动引导色情朝私人事务的发展时,色情顽强地试图在公共领域占据万分之一的位置,其主要的发展将朝私人领域流通。但是如果现在国家却把色情主动去引导到色情领域时,在公共领域,官员和资本引导色情时,色情就无处不在,随意肆虐了。

顺便说一下教育,当国家把自己的教育目标只是定位在介绍世界的情况,而不传递任何世界观,那么其结果就是上海教科书;而如果教育的目标是社会主义新人,那么就会真正地去教育人。教育政策必须高于人在市侩中的自发需求,而不能搞娱乐杂志化。

经济也是如此,人类追逐经济发展即使在文革时期也处于严重的自发时期,这个时候发展经济,剥削别人在舆论上是可耻的。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作为商业都处于地位的末流。即使是这样的舆论、主流精神处于消极发展、积极抵制的环境下,中国古代的商业仍然大规模地发展和流动。但是如果把发展经济作为国家的中心,满足剥削别人的需求,使国家丧失道义(意识形态)的制高点,那么国家的礼崩乐坏之后,类似战国、军阀混战、苏联解体的社会动荡也就为期不远了。国家可以贫穷,但是精神的瓦解却使民族黏合剂丧失,从而使军阀各自分裂建国、民族各自独立。既然经济利益是最高目的,那么只要外国主子给足利益,就可以卖国了。

以经济为国家利益的最高目标,是亡国亡种之路。以色情引导民众转移对政治的注意力和纵容禽兽们以学术研究之名在公共场合的大放厥词,是类似罗马帝国亡国之兆。处于私人领域的公民个人色情无罪,而国家和公共人物纵容色情有罪!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