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圈地:土地流转结局大预言的第一声春雷

徐亮 2013-05-02 浏览:

昌平圈地:土地流转结局大预言的第一声春雷

新闻背景联结: 10月12日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中涉及土地使用权流转内容。根据这个决定,昌平区南流村的村民认为,只要在村内占下一处地方,将来就是自己的。昌平区流村镇南流村村东的预留宅基地处陆续被盖起羊圈,空地处也被乱石填占。

   

看到这则新闻,如果只是相信记者陈述的表象,那么很容易把它作为群众的一种对土地政策的误解而晒笑不已。

当土地流转政策在全民一致声讨面前不得不偷偷地避开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敏感时刻时,我们可以看到,一项事关国计民生乃至未来社会安定安全的政策是如何被统治意志绝对强奸的。

一、土地流转是违背全球潮流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中国国内的继续和毒液发酵。

1、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使土地流转政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为什么一项政策在遭到了民众的一致反对面前,仍然以《决定》的形式去引导未来中国社会的三十年土地政策?是什么使他们一意孤行,肆意妄为?在这里,流氓的主流学者、在自由化改革中获利的资本集团和获得特殊利益的官僚群体无疑是最主要的三大推手。在全球的新自由主义在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英国、德国、日本都遭遇顽强阻击,全球转圜的时期,我国的政府和学者却仍然在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上固执刻守,令哈耶克、伯林也为他们的贤子贤孙们而汗颜。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的那句“资本敢冒杀头的危险”,可真是绝妙之论。

2、这个时代的领导者真的比中国土地三千年的探索更英明神武吗?时代特殊性不过是个圈套。

历史上,那些土地改革总是在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认为自己的特殊性能够战胜历史的铁的规律。很遗憾的是,他们总是逃脱不了经济规律的惩罚。土地流转,总是有一些学者说不会象过去一样导致土地的集中和新地主的产生,因为时代不同了。那么就大胆地实行吧,不要再忧虑可恶的历史,那些都是沉重的负担。这就跟以前有人劝没早点买房子是一样的道理,连普通北京当地居民都坚定地认为北京的房价不会掉,因为“北京地位特殊论”,还有专家的鼓噪。但是规律是无情的,北京的房价现在如何?我们现在是终于看到了“北京地位特殊论”、“上海地位特殊论”的破产了。为什么每个改革或革命的过程中,总是有人愿意“特殊一下”,强调自己可以脱离经济规律而存在?为什么总是有人愿意接受这种欺骗?难道王安石的改革时期,就没有劝他?为什么总有人给他们吃定心丸?很简单,改革总有人从中获利,尤其是那那些掌握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的群体。

这颗定心丸不过是毒品,是迷幻药。谁吃了谁就傻了,谁吃了国家将在未来陷入动乱。但是仍然有人吃,而且还是一个决策层整个地在吃。为什么?

外部买办利益集团、内部官僚利益集团和资本、知识集团勾结起来,形成了强大的利益同盟,从而能够在历史规律面前胡作非为,一意孤行。而且最主要的是,在改革面前他们可以利用手上的各种资源,抢占已经在全会上商议好的属于他们的领地。不会产生竞争者,也不会产生新的利益集团,这不过是一场瓜分而已。在垄断体制下,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农民无产者化了,发动革命了。又能怎么样?我有绿卡,我有钱,脚一蹬开溜了。什么民众、国家的福址,都与我如烟云。

当国家以利益驱动经济增长,衡量民众的劳动,那么这个国家的结局只能是这样。

3、决策层真的傻吗?不,是爱国知识分子的傻。

难道他们真的傻吗?真的需要我们一再为他们拨开迷雾,澄清事实真相,擦亮他们决策之前的眼睛?这根本就是一些爱国知识分子的一相情愿。那么难道真的相信某高官去美国谈判的时真的带着中国股民的意见?就如以前某位爱国知识分子呼吁的那样:要抵制网络假民意?防止他们影响政府的谈判?

这都是幼稚之论。是根本不懂得中国之政治的局面,目前乃是市场经济和官僚体制发展之必然逻辑。中国目前政治之局面,乃是利益的平衡结果,是市场经济分化了官僚体系和官僚体系以外的大众社会,并且反映在拥有绝对权力的官僚集团内部的结果。

4、土地流转政策执意而行,暴露了政府决策根本上是抛弃人民群众,在在强势集团之间的利益博弈

历史合力的“平行四边形”理论,更适合于拥有各种资源的利益集团。国家政策发展的走向,更多地抛弃了人民群众的意志。在市场经济和官僚垄断体系的结合体下,他们变成了一种分解为多元利益面前强势集团之间的利益博弈。

在这种结构平衡的状态下,什么民众的呼声,只限于极其狭小的利益调整范围内,即只剪掉利益集团的一片指甲,从而抛弃那些对利益集团而言已经无法平息民愤的部分上来。而对政治的根本走向,则无任何的影响。

5、土地流转不会产生竞争者,也不会产生新的利益集团,这不过是一场瓜分而已。在垄断体制下,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你是否见过反腐败大规模铺开与大张旗鼓已经使腐败减少万一之一?你是否见到即使是目前的遭遇逮捕的最高级别官员导致过腐败的有明显迹象的减少?

现在突然明白了郎咸平为什么总是掌握真理,但是总是被决策部门置若罔闻。这里面有一层深刻、不被别人道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原因:那就是实行郎咸平的监管政策,只会损害官僚垄断资产阶级、资本获利集团、外国主子和知识精英的根本利益。

6、知识阶层的“鹦鹉现象”根本上经过了利害的计算

我并不认为,知识精英们是丝毫没有头脑的人,他们并不只是会传达美国主子的鹦鹉。这中间对新自由主义的选择,是经过的精密的利害计算。潜规则和血酬定律的衡量,现在丝毫不比在明清时期差。因此,象在政府机构内研究马列毛和在政治经济文化利益面前对劳动价值、普通劳动者的关注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而只有这样的脱离利益制约,才变得多一些客观性,少一些谬论。对毛泽东的著作辑录工作,应当感谢那些有利害计算的学者,是他们蜂拥而奔向三代表、科发观,给我们留出了空间。

二、农民懂得土地流转权实质就是私有化,昌平农民的利害计算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最佳说明

昌平农民圈地了,象一声北京上空的春雷,打响了维护自身利益觉醒的第一炮。记者说什么是农民误读党的政策,根本就是把农民当儿童的欺人和自欺之谈。

1、农民懂得土地就是利益

农民是我们最伟大的导师,他们以行动告诉我们:土地是我们的利益所在,只有占有这些土地我们才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利益。

开发商曾经在政府公有土地可以调度的支配下,对农民欺骗、隐瞒,肆意侵占和侵犯农民的土地权益。在城市,各级政府利用所谓的土地公有驱赶居民,拆毁他们的房屋,出卖土地收益权然后中饱私囊。在工厂,各位领导利用工厂的决策权侵占资产,实现领导者的家工厂和个人私有企业。

2、农民懂得土地流转权实质就是私有化

现在农民不傻了。什么流转权?不就是想廉价购买农民的土地然后集中起来发大财,或是以农业用地的价格购买农民的土地然后以住宅用的天价地销售给开发商然后再卖给进城的农民吗?

在这场利害计算面前,农民自发去圈占土地,和意大利在20世纪初期工人占据工厂、农民抢夺土地是一个意思。

城里的资本家和外国的资本家要来分我家里(集体所有)的羹,这种等分的权利我也有,那我们就先分吧。

流转权就是自由化,在农民眼睛里多明显的常识。但是一些知识分子却把这些这个概念弄的面目全非,貌似深奥无比,高深无比。什么使用权、所有权的划分,都是学者吃饱了撑的。它就是私有化。

3、国家的基本性质决定于土地的使用方向,而不是所有权的分割

有人说,值得安慰的是,土地还是集体所有的。事实和历史都证明,这不过是一种欺骗群众的伎俩而已。

欧洲的近代资本主义时期,地主和贵族占有土地,出租(自己参与工商业)土地给资本家盖工厂,发展工商业。

土地归地主和贵族,但是地主和贵族却只是收益者。而资本家却取得了土地使用方向的权利,使国家的经济模式资本主义化。

这和目前一些中亚国家的宪法是一样的,在那里规定,土地、矿藏、森林等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或全民所有,或人民所有。

国家所有,或全民所有,或人民所有,当然也包括资产阶级。尤其是当人民中包括资产阶级时,这层意思就转化为以资产阶级为核心占有和使用了。

把土地的权益分割为“所有、占有、使用、收益”等一系列高深莫测的名词,不过是经济学的一个伪装的欺骗而已。

三、我的一个口号:请不要将农民当傻子。

1、流动的土地使用权将使农村恢复到前资本主义时期,从而促使“完全小农”的产生,为资本的吃进打下基础。

70年产权,中国三千年社会中,地主也是这样赋予农民权利的。当土地不仅可以承包三十年,并且可以使用权转让时,那跟三千年以来中国农民有什么区别?

丝毫没有任何区别。

农民说,革命了六十年(1949-2008),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现在提出一个口号:请不要将农民当傻子。

农民被欺骗惯了,现在他们觉醒了,赶紧去抢夺残留的最后一点革命成果。不要让平反了的黄世仁和胡汉三回乡来先占了。

那么占了后呢?农民成了真正的、拥有基本完整权利的私有农民,他们继续分散为“马铃薯”,从而为资本的任意宰割打下基础。

2、宁愿开历史倒车也不实行农业集体化、合作社化,足以表明右翼官僚势力的穷凶极恶

新型的农业合作组织,已经大量地出现在中国的农村社会。这种不同于毛时代的合作社往往以个体利益的结合为主导。但这种农业合作组织恰恰在内部隐藏了对抗资本的力量。

有人说,你这是废话。资本创造了工人,工人起来推翻资本,当然隐藏了对抗资本的力量。

新型农业合作社并非如此的简单。农业合作社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其中的每个家庭都是平等的。这种组织起来的生产的农民恰恰是对抗外部资本力量的有利武器。

有人指望这种合作社能够提供毛时代合作社所具备的一切优势。这恰恰是不可能的,这样的组织方式是市场经济逻辑的结果,而不是计划经济逻辑的表现。

恰恰是这种合作社是农民在新的条件下的历史性创造,能够发展出中小企业和农民自己的政治文化组织。

然而最终被采取的决策,却是令人大跌眼镜的土地流转政策,不禁让任何具有历史知识和农村知识者的震惊。

躲开农业发展的合作模式,这一时代的真正生产力需要,而采取了迎合利益集团的资本侵占农村生产力的需求,是建国以来较大的经济异常变动事件之一。

这种开历史倒车的方式足以使某些决策者成为历史的罪人,最终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最后还是提一下刚才那句口号:

经过官僚、资本、舆论的联合欺骗锻炼,农民已经不是傻子了。

昌平圈地,预言了土地流转结局的第一步,那就是农民首先自发划分土地,分散为拥有完整权利、以供那些拥有绝对资本权力资源集团吸血压榨的小私有者。

村民误读土地政策纷纷圈地

2008-11-15  来源: 京华时报


  10天前,昌平区流村镇南流村村东的预留宅基地处陆续被盖起羊圈,空地处也被乱石填占。

  这是南流村的村民在圈地。

  10月12日,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中涉及土地使用权流转内容。根据这个决定,南流村的村民认为,只要在村内占下一处地方,将来就是自己的。

  昨天,记者就村民占地一事进行了调查。

  建羊圈占预留宅基地

  南流村村民刘文(化名)10多天前发现,村东的预留宅基地上突然出现一个羊圈,宅基地周边也被大量的石头和干柴所占。同时,在村南泄洪渠附近,村民兴建房屋,放置石头和树木圈地。

  昨天,记者来到南流村,在刘文所说的村东预留宅基地上,记者看到近4亩地的宅基地全部被占,一个高1米多的羊圈被建在中间,周围堆着大量的石头和干柴。石头和干柴的成色很新,明显是近期堆放的。

  随后,记者来到村南的泄洪渠。在泄洪渠内,有一座砖房刚刚被盖起,在房前尚堆放着大量的砖和沙子。现场一名正在施工的工人说,房子半月前刚刚建成,房主说房前还要再盖几间大棚。

  在泄洪渠内其他几处空地上,也被人堆放着大量的石头和树木,围成一个半圆形状。刘文说,这些都是村民为占地而用石头圈起来的,明年就要动工盖房子。

  村民为获利纷纷占地

  刘文说,之前村中也有占地的情况,但此次占地却不一样。

  “这次占地是出现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刘文说,那时,村民每天都看电视,尤其关注农村土地流转政策。当村民发现,农村土地流转出现松动之后,便开始占地。占地村民认为,现在占地,等政策出台后占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并可借此获利。

  在预留宅基地上盖羊圈的是村民陈得春家,他的爱人杨金芹说,羊圈是几天前刚建成的,建羊圈是为养羊,因家里没有空余的地方,才占了预留宅基地。杨金芹称,刚开始时她也不敢占地,当看到很多村民都往外扩建、占宅基地没人管时,就跟着占了一块地。杨金芹认为,占下这块土地,以后就是自己家的地方了。

  在预留宅基地上堆石头的杨长河不承认自己占地。杨长河说,他是为卖石头,暂时放在预留宅基地上。

  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村民误解政策,开始占地,怕下手晚抢不到地,便开始纷纷圈地,但最后会是什么结果谁也不知道。

  大部分已经占地的村民表示,现在审批宅基地太难了,很多村民家中有三四个孩子,结婚时想审批宅基地都批不下来,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占地。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南流村村主任和主管副书记时,两人以不在村中为由拒绝采访,并表示村中没有占地行为。

  镇政府称村民误读政策

  在流村镇政府,负责宣传的时桂荣给记者出示了两份材料。这两份材料是在土地流转新政出台后,镇政府为保护耕地而专门制定的规定。

  一份是2008年流村镇人民政府关于国土资源保护管理的责任书,其中规定,村委会要对村内、村外私搭乱建占用集体土地行为进行整治。另一份则是国土资源考核办法的讨论书,其中称,各村委会要对本村集体土地进行保护,防止非法占地、侵占街道、私搭乱建的行为。

  时桂荣说,“这两份材料是中央土地流转新政出台后,镇政府结合镇里实际情况而制定的规定,并将下发各村。”

  对于南流村占地一事,时桂荣称镇里并不知情。时桂荣认为,是村民误解土地流转政策,才去占的地。

  时桂荣说,她们会立即派人调查此事,并将就新政策为村民做正确的解读,让农民真正理解新的土地流转政策。而对于宅基地问题,他们会想办法尽快解决。

  本报记者肖岳实习生张淑玲

  链接

  土地流转是指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不得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性质,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不得损害农民土地承包权益。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