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性和当代价值

陈先达 2020-02-05 浏览:

  有些资产阶级理论家,以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性和阶级性为借口,而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其实阶级性和科学性是不同的。阶级性是就它的社会功能说的,即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为绝大多数人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而科学性是指它的认识价值,即它对现实反映的正确程度。在阶级社会中,不管自觉与否,一种社会理论都从属于特定的阶级。如果科学性和阶级性相互排斥,阶级社会中全部关于社会的理论都只能是谬误。即使是剥削阶级,当它处于革命时期,它的理论代表可以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进行比较客观的探讨,因为这符合他们的阶级利益;相反,当它上升为统治阶级以后,它的阶级利益和对社会问题的科学探讨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当英国和法国的资产阶级夺取了政权,无产阶级的斗争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时,才“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其实,当代资产阶级理论最具阶级性,由于它的阶级性与人民性相违背,因而往往掩饰自己的阶级性,标榜所谓客观、公正、纯学术、价值中立。

  马克思主义是最具实践性的学说。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就是为改造旧世界的实践而产生的。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何谓改变世界作了明确的阐述:“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实践不仅是改变世界的行动,也是推动理论发展的动力。实践本性决定马克思主义必然是具有发展开放性的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从而保持它具有当代价值,不会因僵化而过时。早在1843年,马克思在致卢格的一封信中,就公开声明反对树立任何教条主义的旗帜,嘲笑那种认为一切谜语的答案都在哲学家们的写字台里,愚昧的凡俗世界只需张开嘴来接受绝对科学的烤松鸡的看法。后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企图创造最终真理体系的德国大学生们,尤其是对杜林,进行过猛烈的批判。在恩格斯看来,如果人类在某个时候达到只需运用永恒真理,而不必再发现新的真理的地步,那就意味着历史和认识已经停止在一点上,这是非常荒谬的。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具有发展开放性,如同张开着的口袋,随时通过概括新的经验使它得到发展和充实,因而它永远具有当代性。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自己理论从来持开放态度,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地总结新经验,以与时俱进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理论。

  历史上不少学派,随着缔造者的逝世而逐步走向没落。马克思主义不会这样。因为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一种学说,而且是一种运动。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性,它的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和发展开放性,使得即使马克思和恩格斯虽已经离世,但世界上千千万万马克思主义的追随者、信仰者、实践者以面对自己时代问题为导向,推进马克思主义,永远保持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在中国,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性,与时俱进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鲜活体现。

  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价值和现实价值

  一种理论的当代价值决定于它的真理性含量,决定于它是否蕴涵与时俱进的理论张力,特别是决定于它的本质特性和内容是否符合时代的需要。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中国共产党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热情洋溢全面深刻地总结了马克思的伟大贡献,不仅是表达中国共产党人对作为伟大历史人物马克思的敬意,而且重申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两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为什么?就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具有当代价值的科学的、人民的、实践的、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

  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不是一个抽象的命题,而是有事实为证。它的本质特性和当代价值就存在于当代中国现实之中,中国的巨大成就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性迸发的理论力量。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立党之本,中国民主革命胜利之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之源,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之罗盘。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进程中,贯穿一条理论红线,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革命、建设、改革所取得的胜利,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胜利。今天,我们处在最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最需要具有创造性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人才的时代,也是马克思主义者能够充分展现才华的时代。可是我们有些人,包括有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目光短浅,缺乏理论自信和理论自觉,往往丢掉真经沉醉于向西方取经。西方先进的东西,包括思想和文化,我们应该学习,但贵“洋”轻“马”,贵西轻中,逃离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绝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应有的态度。

查看全文
陈先达
陈先达
0
0
1
3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