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民骐:什么是所谓的“宪政民主”?

李民骐 2013-05-02 浏览:

什么是所谓的“宪政民主”?

李民骐

       在最近一个时期的左派论坛讨论中,经常有人提出左派的任务就是首先争取所谓“宪政民主”,还有人说什么中国要建立“无产阶级宪政民主”、“社会主义宪政民主”。对于了解所谓宪政思想及其渊源的人来说,听到这种说法,未免啼笑皆非。

       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宪政民主”,而只讲过无产阶级专政。

       那么所谓宪政民主的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呢?下面的说明来自维基百科,还是比较准确地说明了所谓“宪政主义”的思想:

宪政主义(constitutionalism)又称立宪主义,是西方政治思想史上一种主张以宪法体系约束国家权力、规定公民权利学说理念,也是目前西方民主国家的现状。這種理念要求政府所有權力的行使都納入憲法的軌道,並受憲法的制約,使政治運作進入法律化理想狀態。宪法强调法律具有凌駕于包括政府在内的一切的法治(rule of law)的必要性。

憲政的根本作用在於防止政府(包括民主政府)權力的濫用(即有限政府),維護公民普遍的自由和權利;传统上,宪政本身并不直接涉及到政府是否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但现代宪政理论往往与民主的概念密不可分。

       可见,所谓“宪政”的关键,是以宪法来约束国家权力,请注意,也包括“民主政府权力”的滥用。也就是说,在本质上,所谓“宪政民主”的说法指的是用“宪政”来约束民主。   

对有些不明就里,人云亦云喊什么“宪政民主”的左派“积极分子”,有必要普及一下宪法和政治学方面的常识。虽然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都有宪法,但是对于宪法的理解是根本不一样的。我国宪法在历史上是由社会主义宪法演变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仍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据我所知,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法一般都没有这样一条。

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国家宪法由于奉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的原则,认为人民权力高于一切,而宪法是派生的。人民民主高于宪法。在人民民主前面再加个什么“宪政”,不仅画蛇添足,而且是根本违反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民主基本精神的。

那么,资产阶级民主为什么都要把他们自己的民主叫成是什么“宪政民主”?既然已经“民主”了,还要“宪政”约束干什么?

中文维基百科对于这个问题还算是做了比较准确的解释:

宪政主义体现了对人类自由选择和深思熟虑的充分自信,它根源于西方政治文化中的自然法传统、基督教传统以及契约论传统,汲取了西方法治理论、自然权利说、社会契约论等理论的精华,形成了“权利”与“权力”两个重要的维度。

哈耶克在《自由宪章》中指出宪政的实质有两个方面:其一是限权,即限制政府及立法机构的专属权力;限权的一个精巧的技术性手段是分权。二是保障,即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特别是洛克主张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

人类能否在自我管理的同时实现自我约束一直是困扰着宪政主义的一个难题。由于突出了对权力的限制,尤其是对民主权力的限制,宪政主义倾向于保守,造成了宪政主义与民主之间关系的持续紧张。这种紧张突出反映在人民主权与限权宪法之间的冲突、个人权利与公共权力之间的界限、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分离、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的区别等方面。

宪政本身并不涉及民主,宪政的根本目的是保障自由权;而民主则关注政府的产生方式和权力来源。宪政可以让政府受到约束从而保障公民自由权;民主则可以让政府执政为民,从而保障或增加公民受益权。因此民主国 家未必是宪政国家(例如古希腊),宪政国家也未必是民主国家(例如大宪章时代的英国)。宪政的关键词是“自由”,民主的关键词是“平等”。

       这就是说,在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思想传统中,宪法高于政府,因而也高于民主。民主只不过是产生政府的一种形式。宪法是第一位的,而民主是派生的,所以才叫做“宪政民主”。

       那么,宪法本身的来源是什么呢?这就是宪政主义所说的所谓“自然法理论”。所谓自然法理论说的是,有那么一些上帝所赋予的、人们与生俱来的,“自然的”法则;这些法则高于一切人间的法律,一切人间的法律都必须服从自然法。(请读者注意,在欧洲启蒙时代,“自然”不是指的大自然,而是指的上帝赋予的,用中国话说就是老天注定的。)

       那么,根据所谓的“自然法”,人有“天赋人权”(现在叫“普世价值”),包括生命、自由和财产权。那么,财产明明是后天得来的,为什么财产权也算天赋人权呢?同志们要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可别笑掉大牙。根据洛克的理论,财产是劳动创造的,而劳动是人的身体的产物,因此财产可以看作是人的身体的自然延伸。

查看全文
李民骐
李民骐
美国尤他大学副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