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民骐:世界体系视野中的中国社会结构(2)

李民骐 2013-05-02 浏览:

视界第11辑

六.     中国的兴起(“现代化”)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没落

       中国是当前世界经济长波的下降阶段中中心地区资本向外围、半外围地区转移的主要受益者。据报道:“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已连续9年位居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吸收外资的首位,并曾连续5年居全球第二位。截至目前,全球最大的500家跨国公司已有400多家来华投资。”[1]

 当中国以“改革开放”的姿态全面加深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联系的时候,中国的阶级结构和工资水平基本上是一个外围国家的阶级结构和工资水平。另一方面,由于历史的原因(毛泽东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工业化),中国的产业结构类似于一个半外围国家的产业结构。中国拥有生产从低工资到高工资的各种产品的广泛的技术能力。因此,中国一开始“开放”,就在世界市场上与半外围国家展开全面的竞争。由于中国的低工资、低成本的优势,中国在这场竞争中处于十分有利的地位,成为来自中心地区的资本的主要吸收者,并广泛地被认为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出口中心。

       那么,在二十一世界上半叶,中国的“发展”和“现代化”的前景是怎样的呢?中国的阶级结构将发生怎样的变化?中国的“发展”和“现代化”对于世界历史意味着什么呢?可以预期,随着中国经济的“现代化”,中国的社会将进一步无产阶级化。在未来一至两代人的时间里,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占全部人口的比重将大大上升,农民的分额将显著缩小。如果届时,中国的无产阶级化的程度达到现在拉丁美洲、东南亚半外围国家的水平,中国的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必然要求得到半外围国家的工资水平,或者说,与中心国家工资水平的差距由现在的约50:1缩小到约10:1至5:1。至少是城市无产阶级,将要求拥有与半外围国家工资水平相配套的政治权利和福利国家。

       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的要求将对中国的资本积累体制构成强大的压力。要承受这样的压力,中国必须在世界体系中确立作为一个成熟的、稳定的半外围国家的地位。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内在运动规律以及世界历史的目前阶段来说,这有没有可能呢?为此,我们可以设想三种前景。

       对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来说,中国的主要问题是,它的规模特别巨大,它的劳动力资源超过所有中心国家现有劳动力资源的总和,也超过所有半外围国家现有劳动力资源的总和。中国要成为一个完全的半外围国家,要在现有的半外围国家专门从事的各个商品链或商品链的环节与半外围国家展开全面的竞争,这种竞争,最终必然导致中国与其它半外围国家在工资率与利润率方面趋同。

       所以,第一种前景就是,由于中国的巨大的劳动力资源,其与半外围国家竞争的结果,完全破坏了现在的半外围国家在若干商品链上的相对垄断优势。一旦相对垄断为激烈竞争所代替,传统的半外围商品链或商品链环节所包含的附加价值将受到极大的挤压,迫使半外围国家普遍接受较低的、接近于中国的工资水平。[2]

       这一前景的实质是半外围国家的外围化。但是这一前景对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半外围国家在世界体系中发挥着类似于中间阶级在各个民族国家内部所发挥的作用。它为广大的外围国家向上流动、实现“发展”和“现代化”提供了希望。一旦半外围国家消失了,沦落为与外围国家一样了,一个失去了“中间阶层”和失去了“发展”希望的世界体系将在政治上变得极为不稳定。

       半外围国家的外围化还将使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失去一个重要的有效需求来源,并使中心国家在长波的下降阶段失去倾销过剩产品的对象。[3]

       更主要的问题是,所有外围化的半外围国家都将面临高度爆炸性的国内政治形势。一方面,是有相当程度无产阶级化的阶级结构要求有半外围的工资水平和政治经济权利。另一方面,已经外围化的半外围国家无法同时提供比较高的工资水平并在世界市场上与其它外围国家竞争。整个的半外围国家集团将陷于革命与动荡之中。

       第二种前景是,中国成功地加入了半外围国家的行列,并实现了基本的“现代化”。同时,半外围国家集团成功地保持住了自己所从事的商品链的相对垄断地位。从而,中国的工资水平向半外围国家靠拢。这样一种前景,对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同样是十分危险的。

查看全文
李民骐
李民骐
美国尤他大学副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