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永不放弃并坚持用自己的风格改变世界的人的代表”

徐亮 2013-05-02 浏览:

毛泽东是“永不放弃并坚持用自己的风格改变世界的人的代表”  

——谈《美媒攻击白宫高官赞扬毛泽东 称其"可悲"》

徐亮

2009.10.21

背景联结: 2009年10月21日  07:16   来源:环球时报   由于公开承认自己是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的粉丝,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安妮塔·邓恩最近卷入了一场口水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竟然称其言论“可悲”。   

据美国CNS新闻网19日报道,安妮塔·邓恩今年5月在对一些美国高中生演讲时说,她最欣赏的政治思想家之一就是毛泽东。美国福克斯电视台 10月15日 在“格林·贝克”节目中播出了这段演讲录像。邓恩在演讲中对学生们说,毛泽东和特蕾莎修女是“永不放弃并坚持用自己的风格改变世界的人的代表”。她说,毛泽东和特蕾莎修女提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你要自己做决定,要去迎战,要敢问‘为什么不’,你想出前所未有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录像播出后立即引发争议。不仅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格林·贝克对邓恩发起攻击,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拉特里夫也对美国CNS新闻网说,邓恩的言论令人“吃惊”,并且很“可悲”。   

一位中国学者20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美国高官中有人崇敬并赞扬毛泽东是完全正常的。美媒对此反应强烈,说明了它们在意识形态上的偏激。它们在构筑思想上的铁幕。(责任编辑:郭彩萍)  

这条新闻不无夸张之处,因为奥巴马政府和福克斯电视台关系的恶化是其中的大背景,而福克斯电视台攻击任安妮塔·邓恩的言论只是其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  

    但是我相信安妮塔·邓恩的一番话是真诚的,邓恩在演讲中对学生们说,毛泽东和特蕾莎修女是“永不放弃并坚持用自己的风格改变世界的人的代表”。须知,安妮塔·邓恩面对的是一群学生,而不是面向掩盖自己真实行为的媒体,她在这样的场合不需要进行政客式的掩饰。  

    长期以来,我一直奇怪于一个奇特的现象:毛泽东越来越世界化,而中国国内却一直对毛泽东进行排斥化。这是一个成反比例的现象,在世界上毛泽东粉丝越来越多,但是在中国国内的主流精英内部,毛泽东的粉丝越来越少。  

    一、毛泽东恢复了属于民众的本来性质  

非毛化以来,毛泽东被请下神坛,注意,这只是被请下了官方的神坛。在民间,毛泽东却以暴风骤雨一般的速度重新成为民众的忠诚信仰。非毛化的一个最大成果,就是使毛泽东恢复了原貌,避免了和马克思一样被欧美政府和社会党绑架的命运。  

2009年3月份的《南风窗》写道:“数据显示,中国人在家中供奉祖宗牌位的是12.1%,供奉毛主席塑像的是11.5%,供奉佛教塑像的是9.9%,供奉财神和土地爷的则分别是9.3%和8.8%。” 这说明,当代中国人在普遍追求物质享受的同时,从来也没放弃过对信仰问题的探寻。在这些探寻之中,祖宗崇拜与圣人信仰,占据了非常突出的地位。虽然这两大信仰,乃自古迄今中国人的传统信仰,但在历经了30年改革开放之后,它们无疑是具有了新时期精神生活的新内涵。特别是其中的“毛泽东信仰”现象,可说是事关中国变迁、权力民主、民族强大、精神关怀、社会正义,甚至涉及对改革开放的价值评价诸问题,使每一个中国人不得不正襟危坐。不可讳言,在这种信仰方式之中,深藏着中国人对于毛泽东一代伟人的敬重和怀念。然而,在毛泽东信仰之中,人们烧香、上供、叩头、跪拜、行礼,各种崇信方式,无不表达了人们对当下社会生活的理想要求和正义批评。特别是在触及、事关人们对社会变迁、贫富分化、生活中的不稳定现象的各种议论之时,毛泽东信仰几乎就是一种正义和批评的化身,似乎成为了一个价值标准,再次成为社会舆论中象征着正义、公平、贫富均等的精神符号。(“毛泽东信仰”的现象解读 2009-03-21 《南风窗》作者:李向平)  

主流精英对毛泽东的放弃,恰恰拯救了毛主义的群众属性与灵魂。它属于创造未来者。  

在以往的三十年中,精英试图消磨毛主义的革命锋芒和人民性质,也试图将毛主义纳入到官僚资产阶级能够接受的范围。    

但是他们发现,毛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完全不同。如果一个资产阶级下流学者,如考茨基、某些台上的领导之流还可以自命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它绝对无法从毛主义的框架里找出资产阶级能够为其统治利用的东西。    

列宁曾经说过:“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在他们逝世以后,便企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即所谓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灭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列宁全集》第3卷165页)。    

毛主义是这样一个彻底的学说,甚至连剥削者“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都要付出阉割一切学术逻辑和真相的代价来,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是抛弃这个道具。    

根本吃不掉,只好吐出来扔掉,还给群众。    

著名的沈汉奸不是说了吗?“朝鲜战争是毛泽东最大的败笔”。    

就象苍蝇一样,苍蝇怎么能看懂地球仪。    

极端右翼民族主义的臭虫,怎么能理解毛泽东过去对阿尔巴尼亚的支援在那个时代的欧洲楔立了一个对付欧洲、美国和苏联的钉子?    

他们只认得钱。    

外国、买办资本家和官僚权力对他们说,给你项目资助,你写的书我给你出版,你写的文章我来找关系发表,只要你帮我说话,房子、车子、绿卡、报纸出名等等全有了;为了钱,可以卖国,岂止毛泽东。而我们的国家就是希望这些包含祸心的人帮助他们继续解放思想、继续改革开放的。    

他们辱骂毛、周,只因为他们不向日本人民索要战争赔偿。    

他们的乐于翻案,只是为了出名和轰动效应。    

黄世仁的抬头是资本浸染政治的标志。这一点几乎无法否定的铁版事实。    

……    

通过这些反动,他们将毛泽东还给了民众。    

毛泽东的思想,“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同小草。炎热的夏日,它并没有屈服,也没有被吓倒,反而它却更加茂盛的生长着、生长着。无情的秋风飒飒的吹来,冰冷的秋霜打在它的身上,它一度看似枯萎了,可是它并没有失去生命,它要把自己的生命留住。漫天的大雪,冰寒的地冻,大地失去了昔日的风采,水凝固了,地冻结了,花谢了,小草知道,寒冬已经到来,那是说明最艰难的时刻,我尽管没有了碧绿的身影,但是我的脚已深深的扎进泥土中,生的希望永远是存在的(它 山 居士《小草礼赞》)。    

毛泽东是我们民族的精魂。我们试图用钱去收买台湾,但是台湾根本不买账;我们试图用经济去收买国际和平与国内和谐,后来发现不过是制造了更大的不和谐;我们试图用钱去收买法国、德国总统总理的良心,收买美国的仁慈,后来发现根本就是白送了脸让人抽。    

中国失去了毛泽东在中国主流政治的地位和作用,就失去了灵魂,成了懦夫和汉奸表现的舞台。    

   

二、主流精英如此致力于非毛化,恰恰是恐惧和报复心理的作用。  

一个爱国者,应以国家的根本利益为重,不应以个人、家庭的私利或恩怨来对待开国领袖和开国元勋们。但是恰恰相反,那些文革之后残留的资改派主导了目前的政治、经济、文化全面领域,造成了一切历史都经过他们意志的过滤,从而扭曲了关于毛泽东本相。更为可怜的是,一些攻击毛泽东的人的著作中处处透露着一个小秘密:本人很自私,从来不考虑国家,所以毛泽东只要影响了我,他就是罪人。因为毛泽东影响了我本人(资改派),所以他是民族的罪人。  

这种无耻的逻辑恰恰说明在目前涉及毛泽东的历史研究中,是不存在客观性的。真正的客观性在哪里?在脱离了各种既得利益的掣肘以后。安妮塔·邓恩在谈论毛泽东的时候,不需要取悦于中国,因为中国主流精英不喜欢毛泽东;她也不需要取悦于美国媒体,因为美国媒体正在朝他们吐口水。这样的信仰,才是纯的信仰,才是脱离了利益的信仰。  

因此,结论是:在中国,你不信仰毛泽东,还能够信仰谁?美国《洛杉矶时报》 10月18日 文章,原题:中国城镇充分利用与毛的联系一股怀念毛泽东的风潮正迅速传遍中国,并在其出生地韶山冲达到顶峰。该文认为,“毛泽东潮流的复苏似乎也得到官方认可。今年9月,一部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影片将毛刻画为一个天性快乐的人,他的缺点让他更加可爱。一个匿名的北京社会学家说,宣传部门正将毛打造成神一样的人,以让年轻一代拥有信仰”。  

实际上,宣传部门没有这样的构思,他们的热心在于宣传儒家和孔子,宣传一种已经没落的文化。  

三、毛泽东和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 of Calcutta, 1910年8月27日 — 1997年9月5日 ,又称做德兰修女、泰瑞莎修女),是世界敬重的天主教慈善工作者,主要替印度加尔各答的穷人服务。于1979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并被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2003年10月列入了天主教宣福名单Beatification。目前德蕾莎修女的名称也变为真福德雷莎修女(Blessed Teresa)。 2009年10月4日 ,诺贝尔基金会评选“1979年和平奖得主特蕾莎修女”为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3位获奖者之一。(其他两位是1964年和平奖得主马丁路德金、1921年物理学奖得主爱因斯坦。)但是其人在历史上却受到各种非议,如英国作家 Christopher Hitchens. 他写了一本研究德雷莎修女的专书,书名叫做 “传教士体位: 德雷莎修女的理论与实作(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Practice)”。他讲了一句话: “你所知道的德雷莎修女, 不是部份是假的。而是全部都是假的。” * 德雷莎修女施展神迹,因而被天主教会封为圣人:所谓的神迹后来都被证实是伪造的。  

特蕾莎修女根本上是一个改良主义者,如果我们暂时相信特蕾莎修女的一些正面宣传,那么其社会良心是值得尊敬的。  

然而毛泽东却是和马克思一样,为全人类中的穷苦大众服务的,因为他们服务于多数人(因为多数人都是穷苦人,或者说无产阶级),因此他们才谈得上是为全人类无私地服务。  

这样一个伟大的人,被称为“佛”、“天使”、“国父”,是丝毫不夸张的。更为重要的是,毛泽东不仅是“国父”那么简单,而是世界的导师,其文革的实践走在了美欧民主的前头,还影响了世界的民主进程。从美国民主的一些实践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文革理念的影子。  

      

四、“永不放弃并坚持用自己的风格改变世界的人的代表”  

马克思说,“重要的问题在于改造世界”,毛泽东可以说真正去改造世界的典范。列宁改造了落后的帝国主义沙俄,而毛泽东改造的却是一个人类的管理秩序,或者说阶级意义上统治秩序,将这个延续了几千年以来的腐烂模式颠倒过来,建立“造反有理”的历史逻辑,并在现实中形成为一套“造反者治理国家”的模式。  

毛泽东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在他面前,一些小人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也都显得那么地委琐。至今,还有人把毛和一些人的斗争说成是权力之争,或者说个人的恩怨。这种以小人度他人之腹的行为正说明了当今文人精神的全面委琐化和市侩化。  

李克勤认为,美国有两个大“通用”公司,一个是不久前濒临倒闭的通用汽车,另一个就是通用电气。这两家公司命运截然不同,前者因为管理不善,而导致破产倒闭,最后由政府采取社会主义的办法(国有化)来解决;而后者却保持着活力四射。如果从内部找原因,我们会发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通用汽车官僚主义严重,由来已久,一直没有办法解决;通用电气却早在28年前通过一场文化革命,彻底从企业文化、组织结构解决问题,至今依然分享当年的“恩典”。韦尔奇领导通用电气的文化革命,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美国评论界称誉“这是自中国‘文化大革命’以来,意图改造人类行为的最大计划。”历史不是在开玩笑,美国最著名的大企业的确和社会主义,和我们的伟大导师马克思、毛泽东有着特别的联系。  

有些人把毛泽东说成是帝王。关于这一点,我引用了一个网友的文章《人间佛——毛泽东》来说明:  

毛和历代帝王的最大区别在于毛是彻底主张平等,反对压迫,反对弱肉强食的,而帝王们无意去改变社会的弱肉强食的本质,最少不曾对这样的社会秩序提出过质疑。而毛正是一个追求平等,反对压迫,反对弱肉强食的斗士。可以说毛究其一生都是在反对这样的一种逻辑,从年轻时的立志革命,到延安整风,到四清,到文革,到死。   

毛在逝世前评价自己,说他一生就干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还有一件事是就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毛觉得文革那么重要呢?甚至比建立新中国更重要呢?   

为什么毛要肃清非无产阶级思想呢?因为毛觉得在一个理想的国度里是容不得非无产阶级的思想的,这种思想就是我理解的“反对弱肉强食”的思想。只不过他没有用这样的词汇来表达罢了。只不过他用的马克思主义的话语罢了。   

为什么毛要写出《为人民服务》这样的文章出来呢?因为毛觉得他的所谓的革命队伍里头的思想太混乱了。什么思想都有,需要有一个思想来统一认识,以利于革命的胜利。换言之,需要一个标准来处理革命队伍内部的矛盾。需要确立一种革命的政治正确性。谁要不是为人民服务,谁就不是革命的,谁就有被剔出革命队伍的危险。这就好像今天,赞成改革开放是共产党员的政治正确性一样。而这个革命的政治正确性其实也是反对弱肉强食的逻辑。   

为什么毛要发动同苏联的十年论战呢?因为他发现苏联已经成为一个官僚主义的国家了。苏联党已经不反对弱肉强食的逻辑了。为什么会有官僚呢,还不是因为官僚可以吃别人,官僚的社会地位更高?   

为什么毛要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参加与工农群众接触呢?因为他发现新中国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仍然未能摆脱弱肉强食的逻辑。他们还在想着出人头地,还在想着成名成家,还在想着向上爬。据说,有的学生因为学习成绩差而自杀,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向上的路已经被堵死了。   

为什么毛最后觉得必须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呢,因为毛觉得他一生反对弱肉强食,到头来,却发现他的社会里头还是充斥着弱肉强食的行为和意识。   

毛为什么老跟精英过不去?因为社会精英,包括官僚和知识分子是最有可能替弱肉强食的逻辑辩护的,也是这种逻辑的最有力的支持者。据说知识分子们已经找到人类自私的基因了。而一大堆赞成或不反对弱肉强食的知识分子是最让毛很头疼的了,官僚集团还在其次。因为官僚集团还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决,但是知识分子就不同了,你不能删除他们的思想呀!而且只要他们还存在着,他们就会想方设法传播他们的思想,跟你对着干。知识分子最爱记仇,而且能量很大,秦始皇给骂了两千多年,毛也被骂了几十年。毛不在乎,他早就预料到自己会给打得粉碎,他说,那又有什么,无非是打得粉碎而已。  

http://www.gialen.com/ed/131417.htm)  

“美国农场主比尔.辛顿说,将毛邓相比,就好象把上帝和魔鬼去作比较差不多。上帝对魔鬼说,你是个没有思想的人,所以什么东西也创造不出来。而魔鬼对上帝说,但是我可以确保将你创造的东西完全破坏掉。”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