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终于等到了你这一刻!

孙锡良 2020-03-21 浏览:

  方方的新日记里,“那时的我们,就是今天的你们”用得非常精妙,前一句,针对的对象很清楚,后一句,深刻的内涵也很清楚,我就不多言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能够有限地理解方方的心境,不是完全不能包容。但我很想讲,我不喜欢夹杂私货,在讨论任何问题时,喜欢就事论事,不喜欢灌输仇恨。方方很懂“那时的我们,就是今天的你们”,明面上讲,是想劝青少年有独立的思想。但可否知道,你同时又在灌输另一种思想——仇恨?你不要以为你只是谈疫情,你内心的那点小九九,谁看不出来?

  大作家,你以为你自己的思想又可以让所有人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吗?不会。我们能看出来,这一次疫情,你利用得很好,迎合了大众的感情,又恰到好处地报了被封杀的一箭之仇,更借此否定了你曾经想否定却又没有机会否定的新中国历史。对于疫情,大家还可以大胆批评,也可以给予赞扬,基于客观事实和科学认知,不要刻意借今讽古,不要盲目跟随美国仇视自己。

  方方很聪明,提出了独立思考的命题。在这一个点上,我仍支持她,每个人都应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要求,不应该随波逐流,不应该人云亦云。

  但是,方方犯了两个借误,一是不该认定那个给她写信的16岁孩子不是独立思考,人家的想法获得了认同,就不独立思考了?你说不想跟他讨论,那你怎么就能判断他不独立了?二是不该借此全盘否定新中国的教育主体,我不认为新中国的教育都是压制独立思考的教育。难道西方国家的教育就一定是独立思考的教育?意大利年轻人面对疫情,还满大街集会要自由,那就算独立思考了?前不久,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文明的背面》,我认为,不管什么教育,不管哪个国家,都有洗脑的文明负面要求。外国人总批评中国灌输共产主义理想是给一代代人洗脑,那什么样的教育不是洗脑呢?这个教,那个教,这个教派,那个教派,这个主,那个神,这个佛,那个帝,不是洗脑吗?用教洗,用神洗,用主义洗,谁来判定优越?照我看,共产主义即使不能实现,至少还能看到一点点希望,其它的东西,那就真是虚无缥缈了。

  实话实说,前一时期,尽管我不认同方方,但对她在疫情事件上的态度还是给予了很大的理解,毕竟她的文章中含有基本的人文关怀。但是,我一直未给她点赞,网友让我写有关她的评论,我也不想写,因为我知道她的真实内心未全部表露。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利用疫情否定新中国的前几十年,一定会利用疫情否定毛泽东。在她的内心世界,有一个永远的箭靶子——新中国,还有一个永远的雕像——中华民国,打什么,信什么,都有严格固有的定位,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无法改变她。

  方方,你也许有一定的思想,但你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高度。虽然中国人还不具备全面独立思考的能力,但大多数人正在积累独立思考的基础,有相当多的人已经在独立思考。你身在疫区,你的日记有相当强的传染力,但并不表明你的独立性优于一般社会大众。

  方方女士,你对16岁少年的不屑一顾,正是对年轻人独立思考权利的漠视。

  方方女士,你对新中国前时代疯狂的全盘否定,也是试图干扰并模糊其他人独立思考的视觉凭借,你的一生,不代表中国人的一生,你家庭的经历,不代表中国所有家庭的经历。

  方方女士,你对现实不满的原因,也正是你25年身为代表不作为的结果,也许你认为自己一个人改变不了社会,但人人都持有你这样的想法,所以也就有了今天。其实,你自己就是那些“不独立者”中的一员。

  方方大作家,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请也允许我有批评你的自由。

  最后,我还想给方方一个简单的提醒:你的思想里面没有辩证法,你挖空心思地给年轻人灌输仇恨,客观上是在延续中国社会的扭曲,你不是让人用正确的立场独立思考,而是试图树立一种“打倒一面,神化另一面”的极端化思考。

  自我,自私,自恋,都不等于是独立。

    写于2020年3月19日星期四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37
0
0
28
1
0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