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创作如何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坚持正确方向

陈筠泉 2015-01-25 浏览:

文艺创作如何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坚持正确方向

    在改革开放实践向纵深发展的今天,我国的文化事业无疑也有进一步深化体制改革的问题。因为经济改革走市场化的道路,并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提出建立和完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有人就断定文化事业也要市场化,“要引导文化艺术生产单位逐步走向市场”,“通过商品交换来实现文化产品的价值”。这究竟有没有理论根据、在实践上是否切实可行,能否带来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繁荣,是一件需要认真地研究和讨论的、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子孙后代命运的大事。

    我们知道,高雅的文艺作品,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之作为文化产品,只能是凝结、体现并发展着真、善、美价值的东西。否则,就不成其为文化产品。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从理论的高度精辟地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我们要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价值观”。“只要中华民族一代接着一代追求真善美的道德境界,我们的民族就永远健康向上、永远充满希望。”

    但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精神文化产品的价值就变得复杂起来了。因为市场经济按其本性来说,有一种不可遏止的趋势;力图把自己的原则扩展到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使各种东西都带上商品的性质,以致各种精神文化产品也不能幸免。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文艺作品、学术成果完全可能、并且实际已在成为买和卖的对象。但这是否意味着,各种事物的自身价值只能通过商品价值来实现呢?

    实际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文化产品不得不带上商品的属性,只是意味着:文化产品被赋予了多重复杂的特性。在这里,根本的问题是在于,当这些文化产品在市场上被作为商品而交换时,实现的究竟是哪一种价值——是它们作为商品的交换价值,抑或是某种特定的使用价值,还是它们真正的文化价值。对这种复杂情况不作科学分析,简单地宣称“通过商品交换来实现文化产品的价值”,势必导致思想混乱。难道真、善、美也是可以用金钱来购买的东西,谁有足够的钱,谁就可以占有和享用真、善、美的价值?

    马克思十分明确地说过:在商品交换关系本身中,商品的交换价值表现为同它们的使用价值(即满足什么样的需要)完全无关的东西。因此,精神文化产品一旦作为商品出现在市场上时,它们的交换价值(表现为“票房价值”或是否畅销)也未必真实地反映它们满足人民大众的内在精神文化需要的程度。这种精神文化价值,即真、善、美的价值,既不能用交换价值来衡量,更无法用金钱的尺度来度量。

    毛泽东文艺思想中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以人民群众的审美标准作为文艺创作的价值取向。他认为“人类的社会生活虽是文学艺术的唯一源泉,虽是较之后者有不可比拟的生动丰富的内容,但是人民还是不满足于前者而要求后者”。“因为虽然两者都是美,但是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他向文艺工作者提出要“深入生活”的要求,并希望他们能够真正了解老百姓“喜闻”什么,“乐见”什么,懂得和熟悉人民大众基本的和变化着的审美要求。

    但是,现在有人却提出文化管理部门“要按照市场需求来安排文化艺术产品生产”,其理由是:“对文艺作品的市场需求直接就是人民群众对精神文化食粮的实际需要”。这一类见解似是而非,容易引起思想混乱,不利于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真正了解人民大众的实际文化需要,因此有必要对它作点理论分析。

     我们知道,在精神生产引入市场机制的场合,不但精神生产的要素会转化为商品,而且精神劳动者(演员、歌手、画师、作家等等)都能成为经营者牟取暴利的手段。在这样的条件下,精神生产和人民大众的精神文化消费之间会插进越来越多的中介环节,如出版商、广告商、“包装”商、形形色色的经纪人、大众传媒的“股东”等等。这样,所谓的“市场需求”不过是交易市场上代表着不同利益的不同角色进行竞争而产生的综合效应。从而,“市场需求”对于人民大众的实际文化需要的反映,由于多重中介的折射而变得扭曲、模糊不清,甚至是完全被颠倒了。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阐明了新时代文艺工作的地位和作用。他指出,“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文艺工作者要“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查看全文
陈筠泉
陈筠泉
0
0
0
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