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自家吃的与外卖的,是分开生产的。自家生产的,少打或者不打农药,少施或者不施各种激素与化肥。

郑风田 2013-05-02 浏览:

  “内蒙古的蒙牛、伊利两个厂子没有任何的毛病,问题出在源头”,这是一个内蒙代表的回答。虽然让人笑话,但的确揭示了一个大问题:食品安全的源头治理不能忽视。如何建立激励机制解决“农民一家两制”问题值得重视。

 

  据新华网北京11月12日报道,内蒙古自治区阿巴嘎旗萨如拉图雅嘎查党支部书记廷·巴特尔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现在目前中国乳业安全的问题,回答道“内蒙古的蒙牛、伊利两个厂子没有任何的毛病,问题出在源头”。

  蒙牛、伊利没任何毛病这个结论要让天下人笑话,但他的确讲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食品安全源头污染很严重,一定要重视源头污染的的治理。如果食品安全的源头生产食物已遭受污染,后来即使再加工处理,也难以保证质量。我国两起大的食品安全事件,三聚氰胺、瘦肉精案,都是源头乱添加造成的。这是我国目前半截子式的农业产业化造成的。遗憾的是,目前我国食品安全源头污染治理还基本上停留在放任其流状态,主要表现在:

  其一是农民的一家两制现象。

  少调查或者报道揭示,我国农民在蔬菜、养殖生产中存在所谓的“一家两制”现象,也即是农民自家吃的与外卖的,是分开生产的。自家生产的,少打或者不打农药,少施或者不施各种激素与化肥。随着食品安全知识的普及,可能连农民自已也意识到农作物生产中乱施各种化肥农药生产出来的东西是不安全的,自己不敢吃,专门拿来卖钱。

  其二是土壤污染不容忽视。

  近年来多次暴出我国部分地区土壤重金属污染但却还一直在进行着种植,这种土壤中生产出来的东西应该不宜食用,但消费者不知。我们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土地?据相关报道称我国目前重金属污染土壤达2000万公顷,农药污染1300万-1600万公顷。如何对这种污染的土地进行污染治理,目前还是一笔湖涂帐。还有一些水体污染,都应该进行详细的调查。土壤污染到了不能忽视地步,土壤污染最终会要植物链进入人体,从而危害人畜健康。如何防控土壤污染是个大问题。

 

  其三表现是过量的化肥施用。

  中国每亩化肥施用量目前在全球也属前列了。过量的化肥施用,一方面未被吸收的化肥残留在土壤中,污染地下水,另外一个方面,过量的化肥催起来的作物品质也难以保证。我国用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但实际上我们用掉了世界上35%的化肥和20%农药。我国耕地总量占世界的9%,但所耗用的化肥和农药的消费总量却分别占世界的35%。全国每年的化肥使用量为4637万吨,按播种面积计算达每平方公里40吨,远远超过发达国家为防止化肥对土壤和水体造成危害而设置的22.5吨的安全上限。自1981年至2008年,中国粮食年产量从3.25亿吨增长至5.29亿吨,增长约六成;氮肥消费量却从1118万吨增加到3292万吨,增长了近2倍。从农户角度来看,我国农民缺乏科学的营养配方施肥知识与习惯,单纯靠追施化肥获得产量的思想误区严重。过量施肥污染严重,浪费也很严重。

 

  其四是过密化养殖带来的问题。

  养殖场“过密化”饲养引发禽流感传播的重大安全隐患。低廉的价格导致许多养殖户只能通过数量取胜,许多养殖场普遍存在饲养密集度过高的现状,畜和禽类像囚犯般生活,成百上千的动物被关在狭小拥挤的围栏内,缺乏消毒清洁,恶劣的生长环境使许多家禽疫病抵抗力越来越差。容易暴发传染性疾病。20世纪几次世界性的大流感均起源于中国。随着文明的发展,病毒变异的速度越来越快,作为禽业大国和候鸟的主要集散地,中国的家禽养殖方式潜藏着巨大的风险,禽流感的爆发对中国的养殖方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其五物添加剂滥用日趋严重。

  各种速长剂、生长剂等植物生长素被冠之以“高效农业”滥用, 为了防病治病又使用大量的抗生素,这些抗生素最终又通过食物链团残留到人体内,对人类的健康造成侵害。美国70%的抗菌药物并非用于人类,而用在了动物身上,我国究竟有多少应该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

 

  如何才能加强源头污染治理、避免农民的“一家两制”现象,让农民少施化肥与农药,少用各种添加剂?目前的市场机制其实是难以解决该问题,会出现逆淘汰现象。农民分散经营,自己少施化肥农药,但从农产品的外表是看不出来的,甚至是刚好相反。不施或者少施化肥农药的农作物长相难堪,反倒被消费者看不起,卖不出价钱来。食品安全的这一属性,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最后会让那些老实的农民吃亏。比如大家卖西红柿,有青的可能卖不出去,于是乎,你可以到农贸市场看一看,西红柿基本上都是纯红,这显然不是正常的颜色,是用摧熟挤摧熟的结果。但遗憾的是大部分的消费者是不知道这些知识的,出现了无知者无畏。集体误选的结果,导致大家都利益受损。

 

  如何才能解决农民生产的“一家两制”现象?这个问题虽然很难解决,但必须要解决,否则中国的食品安全源头如果不安全,其他的环节再安全也基本上没有用了。农产品的源头污染如何治理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首先必须要工作转移过来,从单纯的食物安全过去的食品安全,在安全的基础上再追求产量。目前的考核指标基本上都是量的概念,导致不少地方只重视数量而忽视了质量。

  国家应该把源头污染治理列为重要的工作,对于 目前片面施用化肥等增产技术进行调节。

  其二必须让农民联合起来,通过做实做强行业协会与农协,允许鼓励农协直接进城开农贸市场与超市,改变目前的农超对接为农农对接,也就是让产地的农民专业协会与销地的农贸市场对接,减少中间环节,实行透明农业,让居民吃上环节少、透明度高、可追踪、便宜的水果蔬菜。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郑风田
郑风田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