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军史作家对西路军的错误认知

铁 流 2021-01-10 浏览:

刘统对西路军的错误认知

铁  流

战史报告文学作家刘统,最近有一则关于红军西路军的聊天记录,其中的许多结论非常轻率,缺乏必要的史实依据,甚至迹近传言。而刘统本人则以这些轻率的结论甚至传言为出发点,对红军西路军这段历史做出了许多错误的、违背历史真实的论述。

刘统说:“我们开学术会的时候外国学者问我们,你们长征为了什么呀?我说,为了北上抗日。外国人问,宁夏有日本人吗,你们干吗去啊?我一下答不出来了。”

刘统所说的所谓“外国学者”的询问,很明显是在用诡辩逻辑进行挑衅,把并不是长征组成部分的宁夏战役,与长征捆绑在一起,言下之意是指红军长征北上抗日的战略目标位子虚乌有。如果依照这个诡辩逻辑,那么红军长征到陕北后一切行为,都可以用这个诡辩来加以否定了。

众所周知,中央红军长征的初期阶段,是为了打破国民党的围剿,与红二、六军团会师,的确还没有提出北上抗日的战略目标,那是甚至还没有“长征”这个词汇,而是用“西征”的名义。但长征的战略目标随着长征的进程不断在进行修订和完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早在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共中央就多次用全国通电和宣言的方式,表达了北上抗日的政治战略目标。长征开始前,中共中央还先后派出了两支北上抗日先遣队(红6军团、红7军团和后来红10军团)先期北上就在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实现会师前夕上海临时中央局还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发表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反对日本并吞华北与蒋介石卖国宣言[[1]],重申了北上抗日的政治战略目标。从上述历史事实可知,用红军因受到国民党军的围堵而未能直接到达抗日的最前线这一点,来非难红军长征没有抗日的政治战略目标,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这个宣言的起草者为时任上海临时中央局秘书长兼宣传部长王养三[2]],长征中的中共中央并不知晓。但这个通电与他们的意图是吻合的——一四方面军会师后的1935629,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常委会议,会议主要研究了“目前时局问题”。在会上,博古报告了从北平无线电收听到的消息说明,日本帝国主义准备向北平发动进攻,向北平永定门打了炮,但不能断定日本帝国主义是否像过去侵占东北一样攻占北平,但迟早是要企图占领北平。所以应当加强反对日本帝国主叉的宣传工作,特别是在红军中间。[3]毛泽东发言指出:日军进攻北平,明显地要侵占华北。现在各帝国主义国家的冲突在中国表现为军阀间的矛盾。日本帝国主义想把蒋介石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下。党对时局应有表示,应发表文件。要在部队中宣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放弃华北,这最能动员群众。会议决定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宣言或通电,写文章,准备向国民党军派工作人员。[4]

中央红军刚完成长征后的瓦窑堡会议上,毛泽东在为会议起草的军事战略问题的决议上明确提出:“一九三六年主力红军作战的主要目标还应该是汉奸卖国贼的军队,但在日本占领区域及自治区,应尽量组织、扩大及联合一切的抗日武装力量──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等,同日本军队进行直接的有力的游击战争。同时还应估计到,在一九三六年下半年,第一方面军有可能和有必要同日本军队发生部分的战斗(晋绥察方面)。[[5]]

至于刘统说的“外国人问,宁夏有日本人吗,你们干吗去啊?”,那是个很笑话的问题,红军从中国南部、西南部乃至西北部去抗日斗争的热点和焦点地区,不“以迂为直”绕着弯儿去,难不成能飞过去么?别说他们有没有这个条件,就算有,蒋介石能让他们去么?中共中央在图取宁夏之前不是有过著名的东征战役么?那不正是落实瓦窑堡会议通过的军事战略方针,朝抗日斗争的方向而去的么?蒋介石和阎锡山难道没拦住他们去路么?

东征之后,中共中央选择图取宁夏,除了为改善生环境,创造抗日斗争的前进根据地,也是为了接近和走向“抗日斗争第一线”!那会儿宁夏的确没得日本军队,可绥远有!宁夏离绥远有几步路?绥远是不是抗日斗争的焦点和热点地区?

红军东征之后,就连密切关注着中国政情的日本情报机关,已经很在意且注意到了这支出现在中国北方的红军主力:

共产军之主力,现虽返还陕北(引者注:指红军东征西渡黄河), 然有袭入察绥向满洲联苏抗日之危虞, 此帝国不可忽视者也。此种红军,实力雄厚, 战斗力伟大, 其苦干精神, 为近代军队所难能, 其思想极能浸彻民心。以中国无大资本阶级, 仅有小的农工阶级, 即被煽惑, 竟由江西老巢绕华南华中华西趋华北, 转战数万里倍历艰辛, 物质上感受非常压迫, 精神反极度旺盛。此次侵入山西, 获得相当之物质,实力又行加强。彼等善能利用时势, 抓着华人心理, 鼓吹抗日, 故其将来实力, 不容忽视。

查看全文
19
0
0
2
9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