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迷信民国教育神话?

孙锡良 2020-08-14 浏览:

你还在迷信民国教育神话?

孙锡良

你还在迷信民国教育神话?

中华民国,是中国历史进程中的一段存在,无论好还是不好,并没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对中国历史的正面影响实在太过微弱,甚至可以认为是中华民族最屈辱的经历之一。

然而,时隔几十年以后,中国社会又泛起了一股逆流——怀念亡国时代

一个被侵略者打得无法自救的国难时段被怀念,一个靠美苏拯救过来的中华民国政权被怀念,一个没有独自培养一位影响世界科技进程的民国教育被怀念,一个不能为国家存亡和经济发展提供任何支持的知识分子群体被怀念。

这,是一股逆流;这,是一种变态。

掀起这股逆流的人需要被揭穿,迷惑大众思维的画皮需要被揭开。

公知们带动知识分子群体神化民国教育最主要的手法是借助 “民国名人”,尤其是借助他们在新中国取得的成功。这具有非常强烈的迷惑性,也最容易让人感到无法反驳。不过,他们眼中神一般的存在不能是孤立的存在,只要能给出对比数据,只要能剖析清楚同时代人类进步的速度,所谓“西南联大超越世界任何名校”的说法就会不攻自破。

如何对比?如何保证客观?

本文不想把时间跨度拉得过远,就定位在公知引以为自豪的民国阶段1911年-1949年),就对比那个时间段的中外差距,就对比中国知识分子创造的成就与国外的差距。我可以保证,我的对比资料,但凡有一点文化素养的人都能看懂,只要有高中毕业学历的人都能看懂,并且这些成果全举世公认。

具体来讲,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对比:

一,1911年-1949年间世界基础理论突破简述;

二,1911年-1949年间教育与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简述;

三,中华民国时期“教育神话”和“大师”简析;

四,新旧中国成就对比及总结论。

对比,是得出客观结论的最好办法。没有对比,就没有科学认知;没有对比,就不知道中外差距;没有对比,就会让更多人成为井底之蛙,“西南联大超越哈佛、耶鲁”的笑话就会愚弄更多人;只有对比,你才能知道同期的世界在发生什么。我不希望“无知的怀旧毒药”继续毒害国人。

  19111949年间世界基础理论突破简述

物理学黄金时代

1911年,索迪发现放射元素的衰变关系,同位素概念提出,后被进一步证实。

1911年,卢瑟福发现原子内部有一个核。

1912年,J..汤姆逊利用磁场作用测量氖气离子荷质比,第一次发现稳定同位素。他的学生阿斯顿于1919年发明质谱仪。

1912年,德国物理学家冯.劳厄发现X射线对晶体的衍射现象。

1912年,玻尔指出,放射性变化发生在原子核内部。

1912年,英国物理学家W..布拉格制造X射线衍射仪,1913年,W..布拉格开始晶体结构测定,固体物理学开始作为一门分支学科。

1912年-1915年,美国物理学家密立根利用复杂、精密的仪器和高真空的样品,检验了爱因斯坦的光电效应。

1913年,富兰克-赫兹合作,对电子与气体原子和分子间的碰撞进行了非常精确的研究,这个实验是“玻尔假设”的量子化能级的第一个决定性证据。

19151125日,爱因斯坦最后构建完广义相对论,提出了对于任何坐标变换都是协变(即广义协变)的引力方程。

1916年,爱因斯坦写了一篇总结性论文《广义相对论的基础》,同年六月,爱因斯坦在研究引力场方程的近似积分时,发现一个力学体系变化时必然发射出光束传播的引力波,从而提出引力波理论,同年底,爱因斯坦又写了一本小册子《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浅说》。

1919年,美国科学家赫斯发现了“超级辐射(宇宙辐射)”。

1919年,威尔逊用云室拍摄了α粒子的径迹,设想原子核人工嬗变。

1920年,美国科学家康普顿发现“康普顿效应”。

1923年至1932年,量子力学构建时代,也是物理学革命的黄金十年,爱因斯坦,玻尔,海森伯,玻恩,狄拉克,普朗克,康普顿等,大量科学家把物理学推向快速前进轨道。

1923年,法国物理学家德.布罗意提出实物粒子也具有波粒二象性,认为与正弦粒子相应的还有一正弦波,两者总保持相同的相位,他的物质波理论成为许多科学家专攻的课题,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波动力学”。

1924年,英国物理学家布莱克特证实了其老师威尔逊的原子核人工嬗变,是人类历史第一次实现把一种元素变成另一种元素。

1925年,德国科学家海森伯建立了“矩阵力学”,并提出了“测不准原理”。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7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