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石:中央命令西路军在高台建立根据地的?

双石 2019-11-02 浏览:

 双石:中央命令西路军在高台建立根据地的?

  这个问题也是一些历史当事人纠结于心的问题,做出解读需要以原始文献为依据。

一、西路军继续西进占领高台后,徐向前、陈昌浩三天内报告了迥然相异的情况

1937年1月1日,西路军前锋相继占领抚彝(今临泽县蓼泉镇)、高台。

1月2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军委,报告中呈现的是一派乐观情绪:“连日西路军全部已行军通过沙漠滩地,且战且行,虽极艰苦,各军圆满达其任务,均无伤亡”,“如敌无大力压迫,即以大部留高、抚休整;如被敌迫时,即准备部署肃州,以一部诱敌进展”[1]。

按这个报告,形势一片大好啊!

然而两天后的1月4日,他们的口气却为之一变:“高台以下人粮极富,以上则甚荒凉,据点少且远,正值天寒,如主力控制高、抚,如进则齐(进),道路、粮、房、敌骑均不许可,打则齐打,亦只有坐待消耗,灭敌不易,驱敌不易,此方六千骑兵,决非番骑或陕骑兵可比”,“西路抱最大决心□?空前困难,不怕牺牲,从战役政治打敌上,求得最大进步,当自照前电完成任务,但如何以外力帮助我,或以外交武力扼阻二马,或令三十一军、四军过河配合,则我损失必少任务更易完成,或则我们即均在高台战敌,远方资物用外力送下,亦属必要,望采纳下见,情报消息多,有供给,任务多指示,问题多有答复,只是(说)占领甘、肃二州并取安西是不够的”[2]。

高台以西的情况,其实中央在年前的11月18日就已经向他们通报过了:“肃州到安西有八天坏路,人烟稀少,安西亦荒僻,将来只能去一部[3]”——这与年前12月9日西路军上报的“安西风大,沿途有人、房、树林及煤[4]”有微妙出入,西路军首长却仍然是一派乐观,现在却又突然报告了“西进”不利的消息,又提出了“以外交武力扼阻二马”、“令三十一军、四军过河配合”及“远方资物用外力送下”这样难以实现的要求,还抱怨“只是(说)占领甘、肃二州并取安西是不够的”。

实际上,西路军在高台、临泽停止前进的原因,是因为西路军首长发现再往前已经走不动了:前面是河西走廊的“穷十八站”,而且越往西越荒凉!更严重问题是:马家军追堵上来了!——1月3日,已进至甘浚堡的西路军总部已经遭到了围攻!

二、中央电令根据徐、陈报告的情况令西路军“暂勿西进”

1月5日20时,军委主席团致电徐向前、陈昌浩:“西路军即在高台、临泽地区集结,暂时勿再西进”,“全靠你们自己团结奋斗,取得胜利,不要靠任何外面的援助”[5]。

徐、陈于1月6日电复中央,提出意见和要求:“近来各方情况此间甚不明,究竟整个战略企图如何,西路军基本任务怎样,据历次来电变更很大,致西路军遭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损失、并影响到今后行动”,“究竟前电所称远方货物到达时间是否属实”,“既不能希望任何外力援助,则建议四、三十一军归还建制”[6]。

军委主席团在年前(1936年)的12月27日,已经给了他们“开始西进的时机及如何作战,由你们依情况决定[7]”的自主之权,他们也选择了继续西进,现在却反过头提出意见。西路军的基本任务原来就是他们年前信心满满打包票要来的,其间中央要他们在河西走廊建立根据地本来也是为西路军在远方物资到达之前求得生存着想,怎么现在反到成了中央的不对?四军、三十一军远在数千里之外,正在准备应付“西安事变”后内战再起的危局,远水又怎么能来解他们的近渴?况且,路途阻隔敌军重重,就不怕这支援军再陷危局?

值得注意的是,徐、陈此间对中央的要求,并不是继续西进(这是他们自己感觉西进困难了),而是要求外援。

三、中央回电说明情况,徐向前、陈昌浩坚持要求河东四、三十一军驰援

1月7日,军委主席复电徐向前、陈昌浩:“军委并没有变更你们的基本任务,也没有要你们久停不进,仅要你们暂勿西进,暂在原地休整,这是根据你们四日来电所述的情况而指定的。二马根本反对西安事变,希望同二马成立统一战线是不可靠的。远方物资只送至安西,送致肃州是不可能的。四军、三十一军已集中长安附近,也不可能策应你们。因此,目前你们只能依靠自己团结奋斗,不要依赖任何外力”[8]。

8日,徐向前、陈昌浩再电中央:“再请求将三十一军、四军向凉州进,以便彻底夹击此敌。不然,单靠西路军恐难完成其任务。但此地有其特点,不可忽视”。与此前不同的是:他们不再坚持西进,而认为“单靠西路军恐难完成其任务”[9]。

查看全文
双石
双石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者
18
0
0
2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