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石:为什么说西路军失败原因是“国焘路线”

双石 2019-10-31 浏览:

 双石:为什么说西路军失败原因是“国焘路线”

  中共中央政治局1937331日《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中,对西路军的失败作出了结论: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80多年来,这个结论经过质疑与反质疑、批判与反批判的冶炼、锻打,愈加放射出真理的光芒。

一、渡河西进的确是出自张国焘的意图和策划,而且不止一次

有人曾以西路军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止,都经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150天苦战中,张国焘只有两封电报,告诫陈昌浩、徐向前严遵中央指示,不得心存异议,不许重犯过去错误。西路军失败,与张国焘路线毫无关系。

这个置疑是很难成立的!理由如下:

其一路线的问题是一个根本性纲领性的问题,其作用体现为对有关当事人在思想上认识上行动上所产生的影响力,而不能仅仅是看主导这个路线者是否在有关部署文电上署名!比如,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的军事行动中,博古、李德都没有在军事部署电报上署过名——署名者多为时任中革军委主席、红军总司令的朱德,更遑论远在莫斯科的王明,难不成这些失败不应该由这些人主导的路线负责?反而是该由根据博古、李德等三人团决策和指令作出的有关部署文电上单独署名的朱总司令负责了?

其二,这个时期以朱张联署的有关部署文电,至少有一部分是有被署名代署名之嫌的,而张国焘在这个问题上是有难以掩盖的前科的!其三,且不说张国焘在破坏宁夏战役海打战役和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西进问题上的直接责任,就说他向偏僻地域退却以逃避民族革命斗争的大方向、不相信阶级力量有变动和重组的可能、不相信统一战线有成功的可能等等机会主义思想和路线,不是继续对西路军的抉择和行动发生着重要影响么?从1935年夏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北进期间,他企图从齐哈玛渡河西进,到19369月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北进期间他制造甘南风波,企图从临夏、循化渡河西进,他可是不止一次要把他的意图付诸实施啊!

关于这一点,他在海外撰写的回忆文字中,也是毫不讳言的:

……四方面军的同志,也觉得河西走廊将是未来西北抗日局面的交通要道,正是我们可以大显身手的地方,而且因此也不致与一方面军挤在一块,再发生磨擦。

……

关于解决党内争端问题。多数(人)认为我此时不能去陕北,应该集中力量,先执行西进的军事计划,然后再谈党内问题……我也说到共产国际已知道我们赞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策略,又批准了我们的西进计划.两个中央对立的形势也已解除了,四方面军如果能在河西走廊立住脚,莫斯科仍会照原议支持我们,并不会将我们视作是反共产国际的分子。[2]

在张的蛊惑之下,在没有完全领会党中央的战略意图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不少领导人是有意或无意受到了这种思想影响的。比如渡河时欲渡而不欲战,不愿执行党中央先南后北打击南敌的计划;渡河急欲西进而不是北进等。对此,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本人也并没有讳言,他在晚年谈到党中央还没有明令终止宁夏战役计划的情况下自己的选择时称:

过河后,中央决定打定远营。我们调查一下,定远营在阿拉善旗,是沙漠上的绿洲,地方那么小,这么多部队到定远营,吃、住都很困难,无法解决,那里四面都是沙漠,往哪里走啊!所以打定远营是不行的。我那时是积极主张西进的。[3]

渡河后的一系列的西进行动,都是西路军首长根据这个意图而实施的。党中央反复询问东返是否可能时,西路军首长要么是不回答,要么是力陈西进之利。西安事变爆发后,党中央要求西路军可否东返时,他们提出的是有条件东返,仍然坚持西进。

这都是有大量往来文电为证的。

所以,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的确应该是西路军覆灭的主要原因”:张国焘路线的主要实质是逃避斗争寻求偏安之局,凭手中枪杆子的多少与党中央闹独立性,而西路军从西渡黄河到最后失败的过程中,这种路线的影响始终是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的。西渡之初,置中央三令五申的先南后北于不顾,只想渡河不愿打仗,甚至要红四方面军全军渡河,致使海打战役计划流产,给河东河西都造成了相当被动的局面;渡河之后,又孜孜于西进,执意独立自创局面,企图在另一方敌人薄弱的地区,保存或展开他的实力,还向中央索要独立行动的名义,却对中央东返之询不作只字答复;西安事变后,对党的统一战线是没有胜利信心,对和平局面的争取和实现是悲观地,不愿意参与他们认为败北性大的剧烈战斗算定东渡的牺牲必大于继续西进的牺牲”[4],对中央东返之议预设难以企及之条件而仍然执意西进,待到发现西进困难时又将责任归咎于中央,而中央再度指示西路军东返并给予行动方向自决之权后,却又游疑徘徊乞求于外力相助,直至全军覆没之时仍然孜孜于斯……

查看全文
双石
双石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者
22
1
0
1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