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期的“中革军委”

双石 2019-09-09 浏览: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期的“中革军委”

双石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中革军委全称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中革军委既是党的军事领导机构,也是中华苏维埃政权的军事领导机构。受中共中央、苏区中央局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领导。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期的“中革军委”

  一、长征开始~红一、四方面军会师时期的中革军委

  长征开始时,中革军委主席为朱德,副主席为周恩来、王稼祥、项英,周恩来是党内委托下最后决心者。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增补张国焘为中革军委副主席,陈昌浩为中革军委常委。为达成两军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目的,中革军委于1935年7月18日还发布了命令:“一、四方面军会合后,一切军队均由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总政委直接统率指挥。仍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同志兼总司令,并任张国焘同志任总政治委员。”[1]

二、“草地分裂”后,张国焘成立第二“中央”和第二“军委”

  张国焘制造草地分裂后另立中央,同时也成立了“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周纯全为常务委员”的第二“军委”,张国焘自任主席。[2]

  1936年12月5日,张国焘以“党团中央”名义致电彭德怀、毛泽东:“此间已用党中央、少共中央、中央政府、中革军委、总司令部等名义对外发表文件,并和你发生关系”,“你们应以党北方局、陕甘政府和北路军,不得再冒用党中央名义”,“你们应将北方局、北路军的政权组织状况报告前来,以便批准”。[3]

三、为对外一致,免生歧义,到达陕北的党中央对外称“西北中央局”,并成立了以毛泽东为首的“西北军委”

  此前的11月3日,已到达陕北的党中央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张闻天提议成立新的中革军委。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对外公开用“西北中央局”名义,并成立西北革命军委员会(简称西北军委),以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4]

 四、红四方面军南下碰壁后,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的张国焘取消了第二“中央”和第二“军委”,但仍把党中央称作“陕北同志”

  因南下碰壁,红四方面军遭受严重挫折,被迫西进康北。在共产国际七大对中共中央及其领导的长征的肯定,红二、六军团即将前来会师,以及红四方面军日益增长的“北进”呼声,感受到了极大压力的张国焘被迫于1936年6月3日宣布“军委、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等组织仍恢复一、四方面军会合时的旧制,仍以朱德任军委主席、张国涛[焘]、周恩来、王稼蔷为副主席,朱德兼任总司令,张国涛[焘]为总政委,陈昌浩任总政主任兼四方面军政委,刘伯承为总参谋长兼红大校长”[5];6日,宣布取消第二“中央”,但仍然把真正的党中央称作“陕北同志”。[6]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革军委的组成及组织变动,决定权在党中央,不在张国焘。张国焘成立第二“军委”和“恢复会师时的旧制”,都不具合法性

五、首次西渡不果,张国焘被迫承认党中央,与朱德一起以中革军委正副主席的名义下达了《通庄静会战役计划》

  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后共同北上,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党和红军的行为面临着被清算的可能,所以他竭力阻挠三军会师,企图率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进取河西走廊。因受气候所制,以及党中央和红二方面军领导人的反复规劝,被迫折返,继续北上。

  其间的1936年9月19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致电朱德、张国焘、林育英、张闻天、周恩来等:“建议马上以军委主席团集中指挥三个方面军作战,岷县朱、张,陕北周、王,应迅速亲临前线会合工作。”[7]

  9月21日,中共中央领导人致电红二、四方面军领导人,同意红二方面军领导人的建议:“统一指挥十分必要,我们完全同意任、贺、刘、关四同志之意见,以六人组织军委主席团指挥三个方面军。恩来因准备去南京谈判,此间军委以毛、彭、王三同志赴前线与朱、张、陈三同志一起工作。”[8]

  9月28日,张国焘被迫率红四方面军掉头北进后,开始放下身段,与朱德等联名致电党中央,表示“已遵照党中央指示停止西渡转向北进”[9]——头一次把“陕北同志”的称谓换成了“党中央”),同时遵照党中央指示精神,下达《通庄精会战役计划》——这也是张国焘最后一使使用中革军委副主席身份与中革军委主席联署的电报。[10]  

查看全文
双石
双石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者
4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