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鹿 野 2019-08-07 浏览: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鹿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笔者近日看到一种观点,认为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在西安事变时没有杀掉蒋介石是一次重大的失误,如果杀了蒋介石中国革命的进程会顺利很多。其实,这种观点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左派和民主人士当中很多人便持这种观点,最出名的便是国民党元老柳亚子。笔者想在此介绍一下相关情况,并对其做一点辨析。

柳亚子是著名的国民党元老,南社发起人之一,辛亥革命时期文坛的领袖。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主席与他唱和的一些诗词也被广泛流传。像《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从50年代到80年代一直是语文课本的必修内容,“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也非常有名,还曾经被作为《人民日报》谈论中美贸易战的题目。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柳亚子虽然是和毛泽东主席有着良好的个人友谊,但是也曾经在解放战争发生转折时期的1947年针对郭沫若提出当前“民主人士和国民党左派应该做共产党的尾巴”进行了尖锐的批评。

其强调,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也犯有严重的错误,即如果说在1926年中山舰事件时有机会杀蒋介石而没有杀是陈独秀的责任,那么在西安事变再度放过蒋介石则是毛泽东主席无法推脱的责任。这种做法不仅导致了日本侵华屡屡得手,而且最终导致抗日战争之后,蒋介石通过《中美商约》中国彻底沦为了美国的殖民地,还远不如汪伪政权统治的时代:

【对于中共呢?做他的朋友,我举双手赞成,但要我做他的尾巴,我是不来的。老实讲,我是中国第一流政治家,毛先生也不见得比我高明多少,何况其他?举一个例吧: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的那一年五月,我到了广州,那时候中山舰案已经发生,高语罕走了,老汪不知躲在哪儿?老胡则新从苏联还来,在中央党部慷慨激昂演说了一番以后,明天就不见,据说是又被遣送出国去了。我见夫己氏(当时他还不配称独裁者呢!所以我宁用《左传》上的成语)逆谋渐露,认为此獠必反无疑,非用紧急手段处置不兴。
……
后来,果然不幸而言中,从“四·一二”而“五·三”,从“五·三”而“九·一八”,以至于“一·二八”“七·七”“八·一三”,来了一连串的悲痛纪念日。
……
当然,当时中共的领导者是亡友陈仲甫,他应该负错误的责任,不能把它写在毛先生的帐上。然而,“缚虎容易放虎难”,连秦桧的老婆都懂得的事情,而毛先生却不懂,那末,西安事变,养痈贻患的,又是哪一位呢?毛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并非存心攻击他,“人非圣人,谁能无过?”他只是太忠厚一点吧了。
……
独裁者把中国领土领海出卖给美国,使中国永久沦为美国殖民地来换取他变相帝皇的地位,这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汪兆铭的卖国条约,还要无耻地超过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呢!
中国革命博物馆,上海人民出版社编,磨剑室文录  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12,第1543页】

这固然仅仅是柳亚子的一家之言,但是当时国民党左派和民主人士也没什么人反驳,特别是没有一个认为西安事变不该杀蒋介石的,应该说也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中间势力”的看法。

应该如何看待柳亚子的这种看法呢?

笔者个人认为,这种看法本身首先就暴露了共产党与国民党二者之间眼光的差距。国民党总是崇尚英雄史观,鼓吹个人英雄主义,认为国家搞坏了的责任只在一两个人身上,只要通过暗杀等手段把这一两个人解决,国家与社会自然而然也就变好了。即使在国民党最进步的时代,如辛亥革命当中;以及国民党后期不愿意与蒋介石反动集团同流合污的左派人士,如柳亚子一类,同样免不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局限性。

而毛泽东主席与中国共产党人则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和群众史观,认为旧中国之所以搞得一塌糊涂,并不是蒋介石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三个阶级的责任,因此应该用革命的手段推翻这三座大山在中国的统治,而不是简单的通过暗杀,干掉某一个人来解决问题。如果不推翻三座大山,即使干掉了一个蒋介石,还会出来其他的人。

这两种看法究竟谁高谁下,我想不需要太高的政治水平也是可以一目了然的。

更为重要的是,柳亚子的这种看法暴露了国民党喜欢推脱责任,自己干不了的事却希望别人去干的作风,包括像他这样进步的国民党左派人士也未能免俗。比如说,柳亚子先生强调自己两次建议中国共产党杀掉蒋介石都没有被中国共产党接受。问题是,既然你认为蒋介石是中国陷入一切灾难的根源,那么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杀呢?如果要是你真的杀了蒋介石,让中国变好了,那么就不仅不用做中共的尾巴了,完全可以让中国共产党做自己的尾巴,服从国民党左派领袖柳亚子的领导嘛!

查看全文
8
0
1
4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