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共情报员的成长历程

罗援 2017-08-24 浏览:

感谢中共党史出版社为我们奉献了《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让我感触到一位我所熟悉而又陌生的安娜阿姨。

说熟悉,是因为安娜阿姨是从小就是我崇拜的偶像,我曾无不自豪地对我的小伙伴们“炫耀”——在我爸爸的朋友们当中,有一位打入到蒋介石身边担任速记员的阿姨,她叫沈安娜,国民党核心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党的掌控之中。某某学院曾经编辑了一部内部影视资料片,片名叫《到目前为止尚不能公布的功勋》,说的就是安娜阿姨。我爸爸曾经赞许安娜阿姨是“我们情报战线可以引为自豪的无数无名英雄之一”。今天这本《丹心素裹》以口述的形式,还原了我所熟悉的安娜阿姨。文传心声,声声入耳,似乎又听到了安娜阿姨那吴侬软语,款款道来,娓娓动听;文若其人,栩栩如生,似乎又看到安娜阿姨朝我们走来,还是那么端庄美丽,气质非凡,和蔼慈祥,可亲可敬。我似乎感到一种神情恍惚,试图像童年时一样依偎在安娜阿姨的身旁,听她讲那过去的故事。但伸出双臂,竟是一场虚幻,阴阳两地,安娜阿姨已经离开我们六年半了,我的泪水滴洒在书页上,如同滴洒在安娜阿姨的脸庞上……

说陌生,是因为书中披露了许多闻所未闻、鲜为人知的细节故事,安娜阿姨的身世、追求、爱情、历险、磨难、愉悦……所有的家国情怀都全景式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肃然起敬。她不仅是让我仰视的英雄,而且是一位可以让我们平视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共产党人,给我们的人生树立了一个可以追循的榜样。

《丹心素裹》描绘了安娜阿姨的人生轨迹。它不同于所谓的谍战大片,充满着色情、血腥、暴力、荒诞、低俗,一律格式化的“手枪+美女”,“拳头+枕头”,它就是一部实实在在的信史,它真实地描写了一位中共情报员的成长历程,而就是这些看似小人物的中共情报员,出污泥而不染,处虎穴而不惊,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有气不说,有苦不叫,忠诚于党,任劳任怨,但他们却干出了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加速了一个腐朽政权的倒台。

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经悟出这么一番道理:古今之成大事业者,须经过三种境界。我认为,安娜阿姨的人生道路也经历了这三种境界,和封建士大夫的感悟不同,它造就的是一位赤胆忠心的共产党人。

第一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安娜阿姨出生在一个动乱的年代,虽然家世显赫,书香门第,但不幸少年丧父,家道中衰。她从小性格倔强,7岁就敢反抗封建的陋习,反对裹小脚,与姐姐沈珉为摆脱包办婚姻,走上了外出求学的道路。以后,在舒曰信、华明之、鲁自成、王学文和自己姐姐沈珉的引导下,加入了革命队伍,成为中共早期情报组织“特科”的一名成员,特别是她的领导人王学文一锤定音,派遣她打入到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担任速记员,开始了她具有传奇色彩的情报生涯。书中有两段细节描写十分感人。一段是沈安娜姊妹要离开家乡去上海求学,与母亲告别,“随着鸡公车吱吱呀呀的响声,我们看见母亲和沈家大宅门在浓雾中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看见母亲放下轻轻摇晃的右手,与左手交叉着垂在身前,像一尊雕像立在那里。”一段是八一三事变后,沈安娜为了能“轻装上阵”不得不与初生的儿子告别,“庆来才牙牙学语,就要离开妈妈,说来也奇怪,就在分别的时刻,儿子忽然清晰地叫了一声‘姆妈’,我立刻把小庆来紧紧抱在怀里。在儿子圆圆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泪珠儿不由得滴在了儿子的脸上……汽笛长鸣,列车徐徐开动,带走了庆来,仿佛也带走了我的心”。两次撕心裂肺的分别,都是母子相离。我突然想起了那句诗词,“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对于安娜阿姨来讲,那是一个义无反顾的革命之路。

第二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八一三事变”后,安娜阿姨和党组织的联系中断了,但她以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精神不离不弃,千里寻党。在当年兵荒马乱的岁月里,许多地下党员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意志不坚定者就此脱党,而沈安娜夫妇坚定地表示,“要抗日救国,就必须紧随共产党。因此我们决定不退缩、不沉沦,自觉地向前冲。”这个“自觉”在当时的条件下太不容易了,太难能可贵了。为了与党组织接上关系,安娜阿姨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武汉,终于找到了党组织。她接受了周恩来、董必武的派遣,利用与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的关系,进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担任速记员,从此打入到国民党核心机关,继续为党提供大量核心机密。随国民党迁都重庆后,安娜阿姨凭其娴熟的速记技艺、良好的人际关系和不卑不亢的人品很快获得了上级的赏识和信任,被批准“特别入党”,成为国民党特别党员,可以为国民党中常会等高层会议担任速记员,伴随在蒋介石、宋美龄等高官达贵左右。而与此同时,她的生活却陷于窘境。书中摘录了一段安娜阿姨的丈夫和战友华明之写给友人的一封信:“安娜失眠,半夜之后不能醒,一醒就得看天亮……产后已经是两个足月,仍然衰弱不堪,月前又发胃病、便血……奶水不够,母子俩的泪混流在一起……薪水已经借到三个月之后,大量的支出实在无法应付。”在这种情况下,安娜阿姨夫妇仍然不为国民党的高官厚禄所诱,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信念,无怨无悔地为党工作。每每读到这里,我的眼前就会闪现出那句诗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个“伊” 就是党,这个“伊”就是党的情报事业。

查看全文
罗援
罗援
少将,军事专家
0
7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