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捷:斯大林的家庭和日常生活

张捷 2014-05-28 浏览:

斯大林的家庭和日常生活

张 捷

首发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

  斯大林一家人口不多,除了远在格鲁吉亚的老母外,只有妻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可是亲戚不少。家庭生活总的说来不够和谐,发生过悲剧。斯大林全身心投入到革命工作之中,日常生活俭朴,不讲究物质享受,始终保持着一个革命者和普通劳动者的本色。下面将简略地讲一讲这些方面的情况。

  一

  斯大林原姓朱加施维里,生于格鲁吉亚的哥里。父亲维萨里昂是一个鞋匠,去世得较早,母亲叶卡捷琳娜·格奥尔吉耶夫娜是农奴的女儿,她生性宽厚,温顺,笃信宗教。除家务外,她还要给有钱人家洗衣缝衣以维持生计。她让自己的索索(斯大林的小名)上了教会学校,希望他长大后能当一个牧师。可是儿子没有像母亲希望的那样做,走上了从事革命斗争的道路。在这之后,斯大林只于1904年从流放地逃回后曾在哥里母亲身边待了几周,这是母子俩最后一次时间较长的会面。

  革命胜利后斯大林于1921年5月去外高加索纳尔奇克就医期间,曾去梯弗利斯,参加格鲁吉亚共产党的中央全会,没有抽时间去看望母亲,只请求格鲁吉亚党的领导人照料老人。有一种说法,说斯大林曾在1922年把母亲接到莫斯科来,但由于老人感到生活不习惯,语言又不通,便回到格鲁吉亚去了。这只是一种传说,没有材料可以证明。不过这时斯大林的第二个妻子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曾给老人写过信,并带只有一岁多的儿子瓦西里到格鲁吉亚去看望过她,这倒是事实。

  格鲁吉亚的领导人关心叶卡捷琳娜·格奥尔吉耶夫娜的生活,坚持要她从哥里搬到梯弗利斯来住,把她安置在市中心旧俄驻高加索总督公馆的一个不大的厢房里。当格鲁吉亚领导人因公去莫斯科时,老人口授了一封信给儿子,并给儿子带了一些土特产。斯大林也给母亲写信,有时给她寄一点钱。从1922年到1937年,斯大林总共给母亲写过十八封信。这些信都保存了下来。在十五六年的时间里,只写了十八封信,信写得确实不勤,这主要是由于斯大林公务繁忙,但是还有另外的原因。他给母亲写信,当然要用格鲁吉亚文,但是他用格鲁吉亚文书写已比较困难。据他的养子阿尔焦姆·谢尔盖耶夫的回忆,他曾在一个亲戚问到此事时回答道:“我现在给自己的母亲写封信都要花两个钟头,还算得上是什么格鲁吉亚人。每个词怎样写,都要好好回想才行。”他的十八封信都比较简短,最长的也就十多行字,最短的甚至只有三四行字。例如1923年1月1日的信就是这样的:

  我的妈妈!

  你好!

  祝你活一万岁。

  吻你。

  当地政府对斯大林的母亲比较关心。老人不仅生活有保障,而且还享受很好的医疗服务。不过她从来不提过分的要求,没有改变生活习惯,仍过着俭朴的生活,保持着虔诚的宗教信仰。

  到三十年代,斯大林的母亲随着年岁的增长变得体弱多病,几乎足不出户了。1935年6月,斯大林吩咐儿子瓦西里和女儿斯维特兰娜前去探望他们的老祖母。斯维特兰娜几十年后在《致友人的二十封信》里回忆了这次探望,为祖母生活过得这样贫寒而感到惊讶。

  1935年秋天,斯大林决定自己亲自前去看望母亲。10月18日格鲁吉亚《东方的曙光报》报导了这件事,说斯大林在母亲那里待了一整天,晚上才离开,但是没有透露细节。三天后塔斯社记者前去老人那里采访,写了题为《与斯大林同志的母亲的谈话》的报导,次日见报。根据报导,老人见到儿子非常高兴,谈话中回忆了过去,回忆了熟人和朋友。斯大林是带着警卫到母亲那里去的,母亲知道他是“大官”,但不知道实际情况如何,便问道:“约瑟夫,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人?”斯大林回答道:“联共(布)中央委员会书记。”他见母亲不明白中央委员会书记是什么样的人,便问她是否记得旧时的沙皇,母亲说记得。于是斯大林说,他就是类似沙皇的人。但是母亲并不因此而高兴,在分别时说道:“可惜你没成为一位牧师。”可见,多少年过去了,母亲对儿子的要求和希望没有发生变化。

  1937年5月底,叶卡捷琳娜·格奥尔吉耶夫娜得了肺炎,尽管当地医生精心治疗,但是病情恶化。6月4日老人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九岁。当时国内正掀起了大清洗的高潮,斯大林无暇顾及,没有前去格鲁吉亚奔丧。同时为了防止流言蜚语,他下令中央各报纸不刊登他的母亲逝世的消息。可是在格鲁吉亚当地为总书记的母亲举行了隆重的殡葬仪式,灵柩被安葬在俄罗斯著名文学家格里鲍耶陀夫的坟墓近旁。

  有人指责斯大林对自己的生身母亲缺乏感情,关心不够,把她扔在格鲁吉亚不管,母亲死后又不去送葬等等。说斯大林对母亲缺乏感情,恐怕不大符合事实,别的不说,只要读一读他给母亲的信,就可以看出他对母亲的感情是真挚的。至于说关心不够,这在一定程度上倒是事实。革命胜利前,他当然顾不了家,革命胜利后他是有更多的可能关心和爱护他的那位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母亲的。尽管他的母亲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和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不提什么要求,他还是可以给她提供较好的生活条件。同时他也不是忙到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可以用来看望母亲,以至于十多年的时间只见过一次面。他常到索契和其他一些地方休假或疗养,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去看望老人。总之,原因在于他作为一个政治家和领导人,整个身心主要放在政治斗争和革命工作上,对亲人的态度也就与常人不同。

查看全文
张捷
张捷
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
3
25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