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辛亥革命 己未革命,是革谁的命?(上)

龚忠武 2013-12-14 浏览:

  就本文的目的而言,沧江对资政院所起作用的评论,极具重要意义。

  (19)阙名,《正告国会议员》,《民国经世文编》,册1,页168:

  「吾国当革命以前,举国上下,翘首企望,深盼国会之成立,一若国会一开,则危亡之祸即可免除,富强之效即可立收。迨乎今岁,国会居然开幕矣,然数月以来,人民对国会之观念,较之从前适得其反。二三人士相聚语,苟有谈及国会之现象者,则强者必怒于言,弱者怒于色,谓国会之病国戾民,与腐败之政府无异;其尤甚者,至谓当仿从前请愿国会团之例,而创设请愿解散国会团,亦足见舆论之一般矣!」

  (20)是指1912年8月15日武昌首义英雄张振武、方维在北京被袁世凯令执法处枪决。消息传出,参议院大哗,质问无论张、方有罪无罪,怎可不经过法律程序杀人?立即要求大总统解释。袁世凯将事情推到黎元洪头上,黎元洪来电又说张、方罪大恶极,原因不便公开。议员们转而将矛头指向总理陆征祥、陆军总长段祺瑞。

  (21)《上大总统并致京外各机关》,《黎副总统政书》,卷12, 1912年7月22日,页6:「六部改组竟成泡影……遂使茫茫神州陷于无政府地位,国之不存,党于何丽?….推厥原因,皆由误解共和,漫无界说,党纲不振……参议院诸君为国民代表,即为国家命源。立法机关停席一日,即政府之危险增加一分,争议不决,延宕时日……识者谓前清之亡,既由立宪,后来之祸亦在共和。」

  (22)谢彬,《民国政党史》,页61:「(1913年)11月15日,由王家襄、汤化龙署名,正式通告停会,而后惟公民党仅获苟延残喘。其他政党,则全部同归于消灭。自是以后,政党之名,报章论坛,绝鲜有人称述。」

  (23)梁启超,《一年来之政象与国民程度之映射》,《庸言》,卷1,号10,1913年4月16日,页3:「此前借帝者之力设为种种制度,以维系之……今则荡然无存,人自为政。地自为城……于是而省、而府、而县、而乡,各自为界,豆剖瓜分,至于不可纪极,而各皆以排外为唯一之能事;遂以二千年大一统之国,几复返于土司政治….。」

  (24)《临时公报》,电报,1912年4月20日:「一省有数军政府,或数分府。姑就苏论,江苏一省有军政府三:苏州、上海、清江是也。有分府二:扬州、常州是也。留守府一:南京是也。论阶级,则以留守为至尊,然号令公行于军队,而不及于省外行政范围。论名位则以江苏都督为严正,然权限且不能及于分府所辖之各属,遑问清江、上海?」

  (25) 《宣统政纪》,卷5,光绪34年12月戊寅,页35:「谕内阁:……地方自治为立宪之根本,城镇乡又为自治之初基,诚非首先开办不可。」

  (26)章太炎,《革命之道德》,《民报》,1906年10月8日,頁10:「曩者胥吏尚習文法,知吏事,徒役虽横,犹必假借官符而后得志。收发委員作,而猖詐甚於门丁;地方警察兴,而拘逮由其自便。」;直督陈夔龍奏查明山东萊陽、海阳两县滋事情形,据实复陈摺,《国风报》,1912年,号21,宣統2年(1910)8月初1日,页90:「近来举办新政,假手乡绅,更不理于众口,积怨巳深……。」;《顺天时报》,辛亥年(1911)10月11日:「一切之進步,大抵惟事敷衍而巳,何也?一则曰無款,再則曰難办……」

  (27)《宣统政纪》,卷62,宣统3年(1911)9月9日,页7:「大学士陆润庠奏:军事孔棘,费用浩繁,财力枯竭,请将新政酌量停办。」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1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