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下)

龚忠武 2013-11-07 浏览:

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1878-81)(下)

  (初稿)

  目录

  章次

  四、战争边缘、庙堂论和战

  1、主和派反扑

  2、抗俄派回击

  注释

  参考资料

  五、清议成了唇枪舌剑的挡箭牌

  注释

  参考资料

  六、熊口夺食、收回伊犁

  注释

  参考资料

  七、结论: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

  注释

  参考资料

  八、后提示性假设

  注释

  参考资料

  附录:

  一、张之洞伊犁危机奏折一览表

  二、地图:

  1、中亚全图

  2、清初疆域图

  补充图:清初在中亚开疆拓土,1600-1770

  3、19世纪沙俄帝国版图

  补充图:19世纪沙俄在中亚之扩张图

  4、中俄西北边界图·伊犁九城位置图

  5、晚清西北失地图

  四、战争边缘、庙堂论和战

  1、主和派反扑

  然而,沙俄却朝着张之洞设想的相反方向推动伊犁危机的进程,也就是李鸿章所担忧的俄国对中国发动战争,逼迫中国屈服,接受崇约。

  所以,沙俄对中国惩处崇厚,极端不满,1880年1月4日俄国驻京代公使凯阳德Koiander(参赞charge d’affaires,布策奉命返国参加谈判)亲往总署,当场‚咆哮‛,提出强烈抗议,甚至表示要下旗回国。(1)因为在俄国看来,这显然是中国向它明确表态,拒绝批准条约。所以,沙俄自6月初开始,从海陆两路调兵遣将:据传一面派遣军舰23 艘封锁辽海,一面增援军队一万多人,集结于伊犁附近。一时在中国的东西两线,西陲的陆疆和东边的海疆,战云密布,两国逼近战争边缘,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势。(2)这可是自秦汉汉匈两大帝国碰撞以来,中华帝国同另一个沙俄大帝国两大板块在中亚最严峻的一次碰撞了,而且还涉及当时的海霸大英帝国,以及没落的奥托曼帝国。这是中华帝国在西疆、在中亚面临的一个崭新的国际形势,继在东南海疆之后,现在又在西北陆疆被迫走上世界历史的轨道。

  同时,6月4日 英、法、德、美四国驻华使臣,也乘机浑水摸鱼,乱上加乱,对中国重治崇厚之罪,施加压力,表示强烈反对;他们抗言治崇厚之罪,伤及外国公众之感情,将引起欧洲各国之反感。(3)不止是口头抗议,他们还付之行动,英、法、德、美等国还调派军舰巡弋上海,另派军舰驰往天津。(4)其目的,一方面在向中国的主战派和朝廷施加压力,不要轻启战端,另方面在压制清廷中强硬派的声势,以免危及他们在华的地位和利益。列强的这种干涉中国内政的联合行动,尽管对中国各怀鬼胎,可以视为1900年庚子八国联军侵华的前奏曲。

  形势万分紧急,清廷现在不止要防范俄国开战,还要阻止英、法、德、美的军事介入。甚至6月初,外交界谣传俄国为避免战争之危险,竟与德相俾斯麦,密议推翻满清政府,以打倒主战派,并怂恿主和派之李鸿章取而代之。(5)德国公使巴兰特与英使威妥玛同至天津,秘密劝说李鸿章,李不为所动。总署得知沙俄的阴谋后,深恐变起仓促,乃密令总税务司赫德电召时在印度的戈登(Charles Gordon,1833-1885)来华以防李。(6)戈登将此事告李,李则托其劝说总署王大臣不要与俄国决裂,以及向主战派证明同俄国开战之不可行,是下策。(7)

  在俄国和欧美各国的强大压力下,清廷陷于四面楚歌,形势万分危急,乃于6月26日,被迫不顾清议和清流派的压力,赦免崇厚死罪,但仍予监禁。8月12日,更进而释放崇厚。(8)因为不如此,俄国一再以中国将崇厚治罪为借口,不与曾纪泽复谈。这是清廷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不得不作了原则性的大让步。(9)

  沙俄和列强密集强大的军事和外交压力,必然激化和战两派之间的矛盾。6月之后的形势发展,似乎开始反过来沿着李鸿章的思路发展,证明他的主和立场是正确的,是有远见的。在主战派的声势高涨时,李保持沉默,现在形势对其有利乃开始反扑,频频写信给他的同僚和朋友,阐述他主和的观点,严厉驳斥清议和清流的主战立场,甚至对左宗棠和张之洞进行尖刻的人身攻击。

  他将沙俄重兵压境,英法海上耀兵造成的危局,归咎于主战派的激烈言论。1880年4 月9日,他在给四川总督丁宝桢的信函中,愤怒地严斥主战派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左帅主战,率一班书生腐吏,大言高论,不顾国家安危。」(10)8月21日,李致函两江总督刘坤一,点名指摘清流党党人张之洞(香涛)、宝廷(竹坡)、陈宝琛(伯潜)等,不该劾诋曾纪泽;(11)他还于1880年5月13日致电曾纪泽暗批朝廷处置失当,为沈桂芬因力荐崇厚而遭众谤,懊恼成疾休假打抱不平,指责代沈桂芳「秉笔洋务」的清流后台李鸿藻,对洋务甚为隔膜,才把时局弄得一团糟。(12)他还进而悲观地预言,条约经廷臣驳改太多,而朝廷又令曾纪泽照办,俄方恐难应允,必另遣使来华,以战争要挟。果然,不出李之所料,俄国避开曾纪泽,于9月初派布策来华直接与北京谈判。 (13)

  这使李鸿章更加理直气壮了,9月10日和10月16日两次向同他有世交之谊、且为清流党中坚之一的张佩纶自辩说,他为人办事,惟求实求是,明理克己;现在人人谈兵,皆不知有兵无器,与无兵同(14)。现今中国之器与与俄国相差远甚,战事一开,优绌立见 。所以,他才不轻言战。并且暗讽某些枢臣平日不于武备上着力,一旦有事却空言浪战,视国事如儿戏;也暗示同不知兵的清流书生谈兵,是无法分清是非对错的,(15)这不是指桑骂槐,讥刺张之洞等清流党人嚒。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