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中)

龚忠武 2013-11-06 浏览:

  可以想象,谈判必然是异常艰苦的,因为俄方对于所提要求,软硬兼施,甚至威胁恫喝,不达目的决不终止。(14)而崇厚为人「谦和委婉,善结主国之欢」,俄方为了知彼知己,早就对他的性格有所了解;加以他在俄国时间太久,水土不服,不耐旷日持久的马拉松式的谈判,更加上急于回国探视他正在患病的夫人,归心似箭,终于使他中了俄人的圈套。更深一层的原因可能是像郭嵩焘所说的,崇厚名知洋务,实则只知道洋人船坚炮利的可畏而已,以及刘坤一所说的,崇厚「居官为人,畏洋人如虎」。这种性格使他多年来处理洋务,总是秉承他的满洲前辈琦善主和的精神,(15)一味退让,毫无担当;这样的性格,焉能在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激烈外交战场上,维护国家权益?(16)

  但令人不解的是,一个具有多年军政和外交多方面经验的崇厚,竟然眼光短浅到满脑子只想到他此行的主要和唯一的任务就是收回伊犁(17);只要能收回伊犁,他就可以行使“便宜行事”的全权,在界务、商务和偿款方面,对俄方作出重大让步;(18)至于有什么后果,他就顾不上了;甚至他可能心中暗想,以清朝当时疲敝的国力,相对于沙俄咄咄逼人的蛮横霸权行为,忍辱吞下这丧权辱国的苦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果如此,他则完全无视当时的中国东方(东南海疆)无战事,中外这时正处于芮玛丽所说的相对的和平合作时期,(19)更犯了忽视同光中兴、左宗棠的回疆胜利赢得的新的国际地位了。(20)

  有趣的是,俄方的谈判原则刚好相反,重商轻界,只要中方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俄方就愿意如约交还伊犁。所以,双方就这样殊途同归,做成了这笔天大的外交交易;崇厚即使明知是俄人布下的圈套,他却半推半就地跳了进去。

  所以1879 年10月 2 日,他竟然不顾三个月前总署电告他对俄国所提伊犁分界图「断不可行」的、绝无商量余地的死命令,(21)更没有在签署条约时向朝廷最后请示,就擅自行使他「便宜行事」的全权,用「约章定明,势难再议」敷衍搪塞,就在《里瓦几亚(利伐第亚)条约》,以及三项专约《瑷珲专条》、《陆路通商章程》和《兵费及恤款专》签上了他的大名。(22)

  说它是俄国的圈套,说它代价太高,是因为条约中的第七条规定中方虽然名为收回伊犁,实则须割让伊犁山南肥沃的特喀斯河流域的大片土地,包括特喀斯流域和天山通往南疆喀什噶尔的战略要地穆扎尔特山口(Muzart Pass)。这是界务上不容失误的的重大损失。(23)

  俄国又通过《瑷珲专条》和《陆路通商章程》,获准在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科布多、乌里雅苏台、古城和嘉峪关开设领事馆,俄国商人可以在蒙古和南北疆免税进行贸易;还可以经由西安、杭州、通州,来往于嘉峪关、张家口、天津和汉口,贩卖货物;并允许俄国人在松花江行船到伯都纳(吉林扶馀),沿途可以从事贸易。

  这是商务上和利权上的重大损失。

  不仅如此,在《兵费及恤款专条》中规定中国还须向俄国赔偿「代收代守兵费」500万卢布(280万两),并赦免伊犁东干回民无罪。但对于中国一再坚持要引渡的回乱要犯白彦虎却坚决拒绝交还。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丧权、失地、辱国、赔款,而中国所得的只不过是一座本来就属于自己的、现在按约收回后却无法防守的空城。

  沙俄凭什么强索这么高的代价?只是因为出于它自己所说的「友好睦邻」的善意,在中国忙于平定内乱、自顾不暇时,帮助中国代收、代守、代管伊犁吗?显然自欺欺人,无法自圆其说,简直就是一种强盗行为?像这样的条约,一个稍有良知、尊严的人,别说负有重任的使节,是断难接受的。

  然而,万方寄予厚望、身负朝廷重托的崇厚却处之泰然,他在路过巴黎时对纪泽说,「事已了结,十分周妥」,(24)自我感觉良好,自认为不辱所命,十分成功地完成了一次艰巨的外交任务。(25)所以,他就迫不及待地循原来的水路,匆匆踏上归途,回国复命。

  然而,在北京等待他的却是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暴,几乎让他丢掉了性命,甚至几乎把国家陷于一场可怕的战争灾难;本来是一件外交性质的伊犁交涉,结果演变为一场伊犁危机,将两国推向战争边缘。

  注释

  (1)除崇厚之外,还有头等参赞二品衔即选道邵友濂、同文馆教习俄人官M. Hagan、俄国驻北京使馆的职员 M. de Poggio(搭便船)、三等参赞知府用同知蒋斯彤、随员员外郎德明塔克什讷、郎中桂荣、九品官福建州同王锡赓、盐大使石汝钧、守备李永春、随员员外郎衔主事庆常、庆禧、纯锡、光禄寺署正奎文、中书陈允颐、八品官赓善、守备常有泰、把总齐树敬等30人。(参看《外交史料》,卷15,页5-6b,1878年10月23日; HIC, 页50;F.O. 418/I/1,Hugh Fraser to Salisbury, 23 Oct., 1878) 表面看来,是一只拼凑起来的、几乎毫无洋务经验的满汉杂牌军,对崇厚的此行任务肯定提供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甚至反而了累赘,帮了倒忙。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