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中)

龚忠武 2013-11-06 浏览:

  龚忠武: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1878-81)(中)——决疑解惑、凝聚心志

  目录

  三 、决疑解惑、凝聚心志

  1、崇厚一诺,丧权、失地、辱国

  注释

  参考资料

  2、和战两难

  注释

  参考资料

  3、呼唤国士、临危应命

  注释

  参考资料

  4、人微不再言轻

  注释

  参考资料

  三、决疑解惑、凝聚心志

  1、崇厚一诺,丧权、失地、辱国

  1978 年11月 8 日崇厚率领副使邵友濂(参赞)和一支由30人组成的庞大使团,(1)浩浩荡荡地从上海登船,11月17日到达法国巴黎,然后乘火车前往俄国。12月31 日,抵达俄京圣彼得堡。

  崇厚对其达成艰巨的使俄使命似乎胸有成竹,行前好整以暇,(2)而从俄方接待崇厚的过程如此井然有序来判断,对即将展开的谈判,必定作了沙盘推演,周密部署,为远道而来的贵客精心预设了个圈套,只等他跳进去。(3)

  先是心理战,先冷后热,一开头就质疑崇厚的全权资格,(4)然后热情接待,视为国宾,让崇厚飘飘然,(5)软化他的意志。继而采取拖延战术,消磨他的耐心;等到他被折腾得差不多了,才于1879年3月8日正式进入谈判,这时距离崇厚抵达圣彼得堡已经两个多月了,距离他于1879年1月20日向沙皇呈递国书已经一个半月了。俄国之所以采用这种麻痹、疲劳的拖延战术,意在使其焦躁不安,迷乱其心智和判断力。

  这个偏处东北欧内陆的东道主,对于接待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贵客,真是用尽了心机!

  不仅如此,俄方还组成了由外交精英担纲的豪华阵容,成员包括俄国外交部东方事务部负责人热梅尼(A. G. Jomini (Zhomini))、助理外交大臣格尔斯(N. K. Giers,实际上的外务大臣),都是沙俄老谋

  深算、阴险诡诈的外交家、擅长外交谈判一时之选的高手,还从北京召回俄国驻华公使布策(E. K. Butzow)助阵。(6)敌我双方阵容的强弱适成鲜明的对比,除了人和的优势之外,俄方还占尽了地利的优势,所以这场谈判从一开始中方就处于十分不利的被动地位。真是难为了崇厚这个钦差大使了!

  格尔斯正陪同沙皇亚力山大二世在黑海的里瓦几亚度假。表面上像是个偶然,实则也可能是精心的安排,因为外交大臣和沙皇远在数千里之外,当然请示需要时间,这就为俄方的拖延策略提供了很好的借口。

  双方谈判的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即交收伊犁、界务、商务和偿款。首先是交收伊犁。当然,俄国内部对于是否交还伊犁,也有不同意见。鉴于曾经向中国承诺,一旦中国收复乌鲁木齐和玛纳斯,即归还伊犁,所以俄皇和外交部,为了维护大国的尊严和外交信誉,倾向于如约交还。(7)然而,代表俄国军方的国防大臣米柳京(D. A. Miliutin),鉴于伊犁的地略有助于俄国控制刚收入版图不久的中亚各回教汗国(布哈尔、希瓦、浩罕),而且深恐俄方慷慨归还伊犁,可能会在国际上予人一种示弱的印象,误认为俄国无力固守伊犁而不得不归还,所以反对交还伊犁; (8)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身处第一线的俄国土耳其斯坦总督考夫曼K. P. von Kaufman和他的亲信,库罗帕提金上校A.N. Kuropatikin,以及七河省省长、沙俄伊犁驻军司令科尔帕科夫斯基G. A. Kolpakovskii,却鉴于考虑到中、俄、土三大板块互动碰撞的复杂性和不测的后果,例如部分沙俄官兵被调往俄土战争前线,兵力严重削弱,中国在新疆的平回军威正盛,不容轻敌等,所以严峻的军事形势迫使首当其冲的第一线沙俄将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早先永久占据伊犁的初衷,转而同意沙皇和外务部的意见,履行俄国的责任和义务,如约交还伊犁;(9) 但需在界务、商务和偿款上向中国要索高价(10),而俄国外交部和财政部却认为此举不妥。尽管俄国内部意见不一,但对外却是一致的,那就是不择手段,尽量刁难中方使臣,为俄国不战而在谈判桌上捞取最大利益。

  我们有理由认为,崇厚对于俄国内部的这种复杂情况似乎并无觉察,或知之不详;似此,既不知己,又不知彼,怎么能在外交战场上克敌制胜?

  崇厚虽然深知此行使命主要在收回伊犁,起初也不敢事事应允,照单全收。据他事后报告,他曾经逐款与布策商谈,「每议一事,动阅兼旬,并与格尔斯前后会商十余次,计前后唔商数十余次,辩论不下数万言,半年之久,始订定条约十八条。」(11)他举例说,俄方起初要求交还伊犁后,让俄兵继续驻守绥定城,以保护东干回民,但被他拒绝。这虽然是他的自辩,不过还是相当可信的,不像获罪后清流党人将他指责的完全玩忽职守,一无是处;就是从常识而言,俄方开的单子,他也不会笨到完全照单全收。

  至于商务、偿款问题,崇厚自辩说也都曾向总署请示过,也并非像清流党人指控的「完全擅作主张」的那样,真的是事事自作主张。但是对于至关紧要的界务问题,他却不顾上谕要他「利害轻重之间,亦须通盘筹划,庶免流弊滋多」,「利害相权,得不偿失,自应另筹办法」,「未可因急于索还伊犁,转贻后患」等耳提面命的训示指令了,(12)竟然真的行使「便宜行事」的全权,擅自应允俄方的无理要求了, (13) 张之洞早先的预言,竟然一语成谶,铸成了他所担心的大错了!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