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上)

龚忠武 2013-10-28 浏览:

  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1878-81)

  --试论中华幽燕文化板块同欧俄文化板块(1)在中亚(2)伊犁之碰撞

  (初稿,2013年)

  总目录:

  章次

  一、序言

  1、破题—题旨

  注释

  参考资料

  2、前提示性假设

  注释

  参考资料

  二、置身中俄外交风暴漩涡

  1、域外飞来的灾星—阿古柏火上加油

  注释

  参考资料

  2、惊人预见、洞窥天机

  注释

  参考资料

  中

  章次

  三、决疑解惑、凝聚心志

  1、崇厚一诺,丧权、失地、辱国

  注释

  参考资料

  2、和战两难

  注释

  参考资料

  3、呼唤国士、临危应命

  注释

  参考资料

  4、人微不再言轻

  注释

  参考资料

  下

  章次

  四、战争边缘、廟堂論和戰

  1、主和派反扑

  2、抗俄派回击

  注释

  参考资料

  五、清议成了唇枪舌剑的挡箭牌

  注释

  参考资料

  六、熊口夺食、收回伊犁

  注释

  参考资料

  七、结论:伊犁危机出了個张之洞

  注释

  参考资料

  八、后提示性假设

  注释

  参考资料

  附錄:

  一、張之洞伊犁危机奏摺一覽表

  二、地图:

  1、清初疆域图

  补充图:清初开疆拓土图1600-1770

  2、19世纪沙俄帝国版图全图

  补充图1:17世纪沙俄并吞西伯利亚图

  补充图2:19世纪沙俄中亚扩张图

  3、中俄西北边界图·伊犁九城位置图

  4、沙俄侵占中国西北边疆领土图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缩写

  《纪泽外交》=李恩涵,《曽纪泽的外交》,台湾南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专刊(15),1982年。

  《李全集》= 《李文忠公全集》

  《李函稿》=《李文忠公朋僚函稿》或《李全集函稿》

  《外交史料》=《清季外交史料》

  《张全集》=《张文襄公全集》

  《左全集》=《左文襄公全集》

  HIC=Immanuel C.Y. Hsu, The Ili Crisis—A Study of Sino-Russian Diplomacy, 1871-1881,Oxford at the Clarendon Press, 1965.

  NCH = North China Herald

  上

  目录

  序言

  3、破题—题旨

  注释

  参考资料

  4、前提示性假设

  注释

  参考资料

  一、置身中俄外交风暴漩涡

  3、域外飞来的灾星—阿古柏火上加油

  注释

  参考资料

  4、惊人预见、洞窥天机

  注释

  参考资料

  附录:地图:

  一、清初疆域图

  补充图:清初开疆拓土图1600-1770

  二、19世纪沙俄帝国版图全图

  补充图1:17世纪沙俄并吞西伯利亚图

  补充图2:19世纪沙俄中亚扩张图

  三、中俄西北边界图·伊犁九城位置图

  四、沙俄侵占中国西北边疆领土图

 

 

  一、序言

  1、题旨

  本文为什么说1878年至1881年的中俄伊犁危机(3),出了个张之洞,而不说是出了个左宗棠(4)或曽纪泽?

  在这场长达三年之久、从中俄交涉激化为中俄伊犁危机中,中国之所以能够有惊无险、从沙俄手里和平收回伊犁,取得近代外交史上的一次「残胜」(5),原因当然不止一端。史家一般公认,应当主要归功于左宗棠的利剑兵威、曽纪泽的妙舌机变。然而,对于作出同样重要贡献的张之洞的健笔雄文在伊犁交涉中所起的作用,史家虽然也有所着墨,甚至有所美言,但一般远远不及对左宗棠和曽纪泽的浓墨重彩,至多也只是认为他不过起了对主角之一的曽纪泽的陪衬作用而已。甚至有的老一辈的清史专家如萧一山,更批评张之洞的抗俄言论过激,「虚憍以自张大,徒引起外人反感而已」(6),可能激起反外仇外情绪,反而帮了倒忙。

  本文却认为,左宗棠、曽纪泽、张之洞三位国士,对中国在伊犁交涉中赢得残胜,均作出了重大贡献;左宗棠的利剑兵威,曽纪泽的妙舌机变,张之洞的健笔雄文,三剑合璧,各展所长,方建奇功,缺一不可。所以,为了弥补伊犁交涉的研究中存在的这种重左、曾而轻张的缺憾和失误,本文特别突出了张之洞的作用,而说「中俄伊犁危机出了个张之洞」。但必须强调,本文丝毫没有厚此薄彼、将张之洞凌驾左宗棠、曽纪泽而上之的意思,而是要就事论事,给予当事的历史人物以恰如其分的适当评价;否则,就是矫枉过正,有失历史真相,走向了反面。(7)

  其次,因为在伊犁危机爆发时,左宗棠已经由于平定了大规模的西北回乱,收复了新疆,而建立了「功在当代、嘉惠后世」的不朽功勋,成为同曾国藩并列的中外同钦的一代名将功臣,即使没有伊犁危机,他的这个历史地位也丝毫不容动摇;至于曾纪泽,家世显赫,伊犁危机爆发时,拜他父亲的余蘟,已是世袭侯爵,先是在京候职,不久即受命为驻英法大使的二品大员,成为国内外熟知的曾侯了。

  所以,对左宗棠、曾纪泽而言,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多一个伊犁危机,少一个伊犁危机,对他们个人的历史定位和声望,基本上没有太大影响,只是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曽纪泽的貢獻,世多美言,但作為一個辯士,就是妙舌如簧,如果沒有左帥的利劍,張之洞的健筆,也將「不得言,亦不信」(8)而且世袭的光环,实难同经由军功科场正途获得的光环同样亮丽。

查看全文
龚忠武
龚忠武
美国华人学者,历史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