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报》连载《何方谈史忆人》的文章,颂扬洛甫贬低其他领导人。笔者认为洛甫同志就是一革命书生,怎么抬高也高不上去。

双石 2013-05-02 浏览:

  对此,方强老将军一直保持沉默,在《为祖国而战》中,对洛甫同志开展的这次针对自己的“斗争”,没有半个字的说道,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笔者虽然知道方强老将军在合江经历过这一段曲折,却怀疑他老是不是真有什么“错误”的把柄,被眼里不揉沙子的洛甫同志给逮了个正着。

  直到李范五、吕清等亲历此事的当事人的回忆文字问世。

  看来方强老将军,的确是个厚道人儿哈?

  程中原所著的官版《张闻天传》2006年再版后,除了褒扬洛甫同志到合江后的一系列英明决策外,对这场“斗争”的来龙去脉,仍然保持沉默。

  《何方谈史忆人》,对此还是保持沉默。

  笔者本来也想保持沉默——毕竟洛甫同志是在遵义会议乃至后来的革命斗争中有过大贡献的老一辈革命家,但如今这个世道就是个让人消停不了的世道,以至于象方强老将军那样甘于沉默的厚道人儿,都差点让俺这个晚生后辈产生误解,可见太甘于沉默也不是个事儿哈?

  那就大家都别沉默好了。

  说说何方老人笔下的洛甫同志

  整理者:双石

 

  

《北京青年报》连载《何方谈史忆人》的文章,颂扬洛甫贬低其他领导人。笔者认为洛甫同志就是一革命书生,怎么抬高也高不上去。

  据说《北京青年报》在连载《何方谈史忆人》的文章,笔者也没顾得上瞅。不过听读过的人说,作者在颂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洛甫同志同时,也稍带着黑了他人儿一把:黑了毛公黑周相,黑了周相又黑胖帅,……总而言之,但凡与洛甫同志有过工作合作关系滴老人儿们,差不多都被黑了。介笔者就不太感冒了:你何方大秘书1959年那会儿伤害过洛甫同志,你当着人刘英老大姐痛哭流涕认了错,要赎罪,俺们都能理解。可你横不能为了给自己个儿洗地,又再次伤害已经故去的洛甫同志吧?你自己个儿回头瞅瞅你那些文字,你为了表现你对洛甫同志忏悔的真诚,把洛甫同志他老给写成啥样儿了哩?

  得,先说说俺一位朋友读过何老文章后的感想。

  一、读过何方老人文章的一位朋友的看法

  俺有位朋友比较爱较真儿,对照着何方老人的文字,说道了如下几点“读书感受”:

 

  ⒈那本书中,何方大秘书这样说——

  住在张闻天家,实际上就是给他值夜班。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因为急事叫醒过他。

 

  据悉,在那个历史时期,不少领导干部都是玩儿了命的在工作,有些人甚至是“抱着电话机睡觉”,事必躬亲的周相自不必言,就连夜间工作白天睡觉的毛公也被叫醒或者吵醒过……

  ⒉在那本书中,何方大秘书在前文中称:

  张闻天历来认为,做领导工作必须深入下层、联系实际

 

  后文则说:

 

  张闻天正好相反,对外活动比较少(这既与他的地位职务有关,也是他不喜欢交际这个缺点的表现),而参加有关形势政策及外交业务的讨论会或找相关人员谈话则比较多。

 

  ⒊何方大秘书称,洛甫同志对周相的工作作风颇为不满:

  张闻天就一直认为总理有事务主义的毛病,事情管得太具体,对下面不放手。特别是他认为,总理对形势政策研究不够……

  同时还认为,胖帅什么事儿都不管:

 

  根据陈毅的性格和作风看,他的“意图”很清楚,就是只进行些大面上的活动,外交部的一切工作仍照以前那样由张闻天等几个副部长和各单位去办,他主要是承上启下,对重要文件​向上照转,再大一点的事情自有周总理以至毛主席抓。

 

  一方面,何方大秘书说洛甫同志“偏重研究和务虚”。

  另一方面,又称洛甫同志的绝大部分文章都是自己这位秘书在写:

 

  五年间为张闻天起草的讲话、报告和文章数量相当多。包括他在部内外的报告、视察驻外使馆和在使节会议上的讲话。以外交部或他的名义写给总理和中央的报告,他署名公开发表的​文章,以及当时没能用上的稿件,绝大部分都是我一个人起草的。例如收入《张闻天文集》(四)中的一些长文就有:《论和平共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政策》、《在布拉格使节会议上的最后发言》等。

 

  看来看去,在外交部工作的这段时间,张闻天既没有务虚搞多少研究(绝大部分都是秘书写的),又与上级格格不入。这是什么人啊?

 

  ⒋朋友的印象中,也认为洛甫同志是个好人。

  但是何方大秘书笔下的文字,用了许许多多的“可能”之说、让俺这位朋友读来读去,反而对自己原有的印象产生了怀疑。

  比如,何方大秘书写道,洛甫同志在东北工作期间——

 

  在辽东,省长刘澜波和宣传部长王铮就对他不满。

 

  而在驻苏使馆工作期间——

 

  在驻苏使馆,他得罪了政务参赞温宁(两人作风差别太大)、文化参赞戈宝权。

查看全文
双石
双石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者
0
0
0
0
0
0
0
0